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忆老冯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写作素材
破坏: 阅读:1204发表时间:2017-11-27 15:12:04
武汉小儿羊角风如何治疗
摘要:谨以几段浅薄的文字追忆老冯——我的同事,我的前辈。

今天听到老冯走了,心里很是一惊。老冯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前辈,刚退休两年怎么突然走了呢?
   我第一次见老冯,是2002年春季刚开学,我在坳底中学去找我的同学,见了老冯,他瘦削脸黑,但是眼睛特别有神,见了我笑了笑,示意我房子里坐,再没有过多的言语。同学告诉我,这是教务处冯主任,人没架子,待人热情。
   后来坳底中学撤掉了,老冯他们也并入了我们的学校,其实两个学校都在一个镇上。老冯和我也是土生土长的小丘人,不过不在一个村子,离得较远相互不认识罢了。
   老冯来学校后,在教务处主管教师考勤等工作,他极其负责,几乎节节课都在教学楼前或者逐层检查教师上课。有时我在上课,偶尔瞅见了,他朝我一笑点点头就拿着文件夹走了。每周一准时把上周考勤公示,很少出错。即使出错了,他也要查一下他的考勤记录,核实后才予以更改。和老冯一块工作过的老同志开玩笑说:“老冯是老牌共产党员,工作扎实!”老冯听了也是低头一笑,摆摆手表示否认。
   由于学校基建,老冯搬到了我住的旁边,就隔了三间房子。他经常来我房子,要么聊天,要么咨询表格文档方面的事情。老冯说自己要学学制表统计什么的,他经常考勤要用到,不能老麻烦别人,还说我们老了,许多东西都不会,不过人要活到老学到老,我笑着说:“老冯,你学表格也就一两个小时,到退休你就能做详细的质量分析了!”
   2013年五一假我刚到学校,老冯就来到我房子,对我说:“吴老师,你看我是不是瘦了?我的皮带往里扎了一个眼还松,这周又扎了一个。”老冯说着就让我看他的皮带眼,我知道他的胃不好,一直在看病,就安慰他说:“我也是胃病,治疗需要一个过程,只要饮食上注意,慢慢就好了。”老冯点了点头,我分明看到他眼里有一丝的忧虑,只不过被他惯有的微笑掩饰过去了。
   此后老冯不论刮风下雨,都坚持早晚外出锻炼,有时还去学校南面村委会广场跳舞。
   老冯一直工作到退休的那一天,他收拾好自己的被子衣服等物品,也就一个大包袱,两个纸箱子东西。他和自己工作过多年的同事打了招呼,我也和老冯聊了几句:“吉林到哪里治羊角风小发作冯老师,你可以休息了,好好享享福,有时间出去逛逛。”老冯笑笑仍就习惯地摆摆手,说:“哎,逛啥哩,儿子房子还没买……”后面的话被打招呼的同事打断了。
   那天正好是周五,老冯爬在了我的车窗前,说:“吴老师,能捎上我不?我东西在张老师小车座位上,坐不下了。”那天我的车算上小孩都超员了,实在拉不上了,本打算专门送老冯一程,可几个同事等着回城里接孩子,我只好作罢,为此我愧疚了好长时间。老冯告别学校最后一次让我拉他,我却没拉,如果老冯早点说,我会专门提前送他一趟的。
   老冯退休后,听说依旧坚持锻炼,每天下午在村委会广场跳广场舞,我们很多同事回家路过还目睹了老冯飘逸的舞姿。一次周五下午放假,我路过村委会广场,看见老冯在人群中舞动,我把车停下来,看了许久,他六十岁了,舞姿还是那样轻盈优美,在人群中扭来转去,猜想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病痛和烦恼,所以我就没打扰他。
   就在这学期开学不久,老冯来学校一次,我上课正好撞见了。他步履轻盈,看起来精神状态比在学校还好。打招呼后,老冯找他的搭档赵主任去了。下课我去找老冯,他已回家了。没想到这竟成了永别。老冯退休后还不闲着,去他们村子落户的公司打工,搭建帐篷时发生倒塌,老冯和另一位工友永远地走了。人生无常,我们经常说活在当下,珍惜所拥有的,可有几个人能在当下活得洒洒脱脱?都在拼,都在为儿女谋福祉。
   老冯和老伴闹了一辈子别扭。退休后,听说也是各做各的饭,各管各的事儿,俩人很少言语。想必老冯去村里公司打工,一半是为了儿女多挣点钱,一半也是为了呼吸自由新鲜的空气,待在家里或长春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在哪里?许空气要沉闷多了。
   天堂的路儿平又平,天堂的生活美又美,愿辛苦节俭一辈子的老冯,在天堂过得开心舒适!
   谨以几段浅薄的文字追忆老冯——我的同事、我的前辈!

共 15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