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做一个灵魂的朝圣者(散文)

    今天,在这样一个信仰缺失和文化贫瘠的国度,无论是肉身的跪拜,还是灵魂的匍匐,都值得我们敬重和仰视。——题记每年的麦加朝觐,常发生踩踏事故,死伤者有时多至千人,朝圣者依然蜂拥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九品】携手金秋,从菡萏香消处驶出(散文)

    你说,你的蜕变,得从那一场的雨说起。还记得,是一场萧萧的暮雨,打落了这一夏,最后的蝉鸣,那一声的“知了”连同着雨水,一起跌落地上,归寂于尘土中。飘飘的风穿行在,千条万条的雨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村庄:非物质构成(散文)

    一、婚姻相对于院落、树木、牲畜、鸟雀、庄稼、炊烟这些村庄的物质构成,婚姻应该是维系村庄兴而不衰、生生不息的主要元素,并且是村庄存在的真正灵魂。在村庄,我永远相信,在乡亲们的眼...[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光】寻找我的出生地(散文)_1

    自打我记事起,一直生活在额济纳旗乡下一个叫永红队的小村子里。在那个不足百人的生产队里,常听村人说起一个叫“老公社”的地方。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之前我们的居住地,也是我的出生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拾梨花开云水暖(散文)

    三月,是个咋暖还寒的时节,初春的烟雨,在竭力地褪去寒冬的萧瑟,静谧了一冬的溪水开始了春的吟唱;几许暖阳,几缕春风,小草从枯黄的草地上探出微颤颤的嫩芽,初绿的柳丝,摇曳在碧水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老屋(散文)

    我们家老屋已经离开我快二十年,它陪伴我长大的童年。我上高中那年我们搬到离老屋不远的新房子。九十年代初新农村规划,老屋彻底消失。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下班的傍晚步行在钢筋水泥的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祝英台(散文)

    我从前看过一个希腊神话故事,是关于俄狄浦斯王的。据说俄狄浦斯长相俊美,智力达到了人类的极限,然而与此极不和谐的是,拥有这样优越天赋的他,同时负担称为“人类中最悲惨的命运”。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花约半生缘(散文)

    佛说: 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 前世一千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遇。 前世一千次的相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识。我想,你我应该前世一定已历过了千次的回眸、千...[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那些年的露天电影(散文)

    自电视走进家家户户后,看一场电影,似乎已成为一件很奢侈的事。如果走进电影院,你看到的也许都是一对对情侣,似乎这里成了情侣的二人世界。但如果说起当年的露天电影,带给你的感受也许...[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乡】“土豪”哥哥(散文)

    “轰隆——”“轰!”一声接一声的炮响,唤来了一队雄纠纠气昂昂的巨无霸——挖掘机、装载机,在尘土飞扬中骄傲地前进。一座不知道葱茏了多少岁月的山头,被换上了新妆。这是一个新的开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