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东北】路上(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学大赛

宝宝啊/爷爷今天是先去看望老娘老爹,后去看望你哟。现在呀,爷爷正忙着朝怀远门赶呢,天挺热、爷爷走得慢,千万莫急哟。哎/这最大的“有理无钱莫进来”地儿的大门口前又是怎么了?又闹哄哄的乱成了一锅粥。不好/有几伙生猛壮汉正连抬带拖的将几个老农样的老头老太太往专车里塞呢。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哀嚎一片;彰显着,光天化日猖獗霸凌。欲上前理论:朗朗乾坤公然玷污、同同主人肆意欺负,凭何,如此妄为?未等爷爷呵斥,如疯狗般极度凶恶的“不准停留观看”狂吠蜂拥传来。无奈,爷爷只得回敬:俺是看着走着这条大街活了七十来年的,小鼻子歹不歹、浩劫时残不残,俺都随意呢,你算个几?怒目与凶光对视。爷爷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个吹灯拔蜡呗。壮汉驶离、爷爷继续怀远门。

爷爷边走边叹:世道变喽、“六月雪”真的下喽。随想,也不知被拉到哪儿才能给扔下车的,打凌海赶奔州衙讨说法的那十几个年近六十面色灰暗又惊恐的男女老农们真是够可怜的,欢天喜地信心满满到省城来讨补偿款说法的弘愿瞬间地就破灭了。可悲的,还破灭在了距州衙大门口的百米之遥处。化作了一声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哀嚎、胜过了比杀猪多少倍的哀嚎。多拔凉、多凄惨、多可笑呀。庆幸哟/爷爷没被一锅炖喽。虽也跟着惹了一肚子气,虽也跟着哀嚎。但,总比那几个难兄难弟难姐难妹的哀嚎多少的要好听一点儿,都夸俺的音道好么。只俺音道再好却狗屁不顶,世道若好那该多好。忽的想去了曹刿。曹刿赶上了好世道,可以坦言“食肉者鄙”、可以随意出入大内、可以质询首相工作、可以指导庄公在“三而歇”下取得长勺胜利。唉/一言难尽喽、一去难返喽。

爷爷到太奶奶家了。宝宝你猜太奶奶在干什么呢?太奶奶呀,正在给你做布兜兜呢。说:这几天太热,要给宝宝做一件小布兜兜穿。又凉快又纯棉。俺说:还又滑稽呢。可眼神儿还够用吗?“把那个‘吗’字给我去了,等一会儿就让你傻眼。”太奶奶滑稽不?“当当当”有人敲门了。“这是哪位姑奶奶来了”,爷爷边说边去开门。噢/原来是宝宝的二姑奶兴冲冲地赶来。二姑奶奶见天儿太热,才特意去商业城给宝宝挑了两件小跨栏后过来的。原只想瞧一眼老娘老爹,赶巧爷爷也在。二姑奶奶力阻太奶奶不要再做什么布兜兜了,吭哧瘪肚地的,还以为是“穿红布兜兜的大胖小子骑在大鲤鱼身上”的喜庆时代呢。一通的开导,太奶奶吧嗒吧嗒嘴儿,不情愿地摘下了顶针。宝宝啊/莫急哟,爷爷这就给你送去......     

南京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治疗癫痫卡马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