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半路夫妻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春的裤子在托儿所坐滑梯时撕了个口子,孩子一跑,那口子就跟着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淘气的小朋友会时不时趁机再撕扯一下。春的屁股裸露在阳光下,幸亏有花裤衩罩着,春的不在乎惹疼了方方老师的心,方方老师一把拽住奔跑的春,拿起针线在缝着,陆离来接孩子,看在眼里,心莫名的动了一下,要是可以为孩子找到这样的后妈,也算是春的运气了。陆离这样想着嘴上向方方老师道谢。方方老师大胆的盯着陆离,陆离赶紧抱起春出了大门。   春天是个让人思绪飞扬的季节,柳絮漫天惹人眯眼,春趴在陆离肩膀上还没睡醒,但陆离可不能晚点,那样会扣工资,加紧脚步,抬头看到了方方老师,她接过孩子叮嘱一句:“快走吧,注意安全。”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陆离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情愫蔓延滋生。家里没个女人不行,日子都过岔劈了,陆离既当爹又当妈。头脑昏昏,好希望有个女人知冷知热,晚上可以说说话,冬天暖暖脚。不知会不会是方方老师。   夏天车间里气温高达四十几度,电风扇吹出的风好像是开水锅里的热气,一丝凉意也没有,陆离中暑了,被工友们送回家,不能接孩子了,再说吧,先过了这一关,春窜进屋子,手里的冰棒吃得只剩棍了,还不舍得扔掉,方方老师拎着一个绿油油的大西瓜进了门,看看躺着的陆离,没说话走了。陆离心里有一丝失落,随之而来的是期盼,盼着方方的再次出现。   一个小女孩的动静打破了沉寂:“妈妈放哪里?好重啊。”   “放厨房,添水熬着。”   “奥。”陆离探头看见了想要看到的,方方在做饭,女孩拉起春跑出去玩耍了。陆离感到了家的温暖,他好想过这种有人气的日子。方方老师做好饭,理理头发,解下围裙,高声叫着两个孩子,吃饭了。有绿豆汤,四个小菜,俩凉俩热,荤素搭配,红绿相间的直叫人流口水,春也不洗手抓起饭菜就往嘴里放,方方笑着拉起春带他去洗手:“一会让你吃个饱。”春调皮的笑着,四个人欢欢喜喜吃晚饭,方方收拾停当告别陆离,春拉着老师的手不松开   “老师再来,还做好吃的饭菜,”“方方笑笑拿眼瞟着陆离。陆离不知说啥好,但满含期待的眼神火辣辣的盯着方方。方方对春说:”好,只要你听话。我还带姐姐一起来,”春使劲点着小脑袋,依依不舍的看着老师走了。   陆离心里说不出的高兴:“陆春。方老师好不?”“好,在托儿所她对我最好,还多分吃的给我。”   “奥。那让她做你妈妈吧,”“好啊。”陆离搂着孩子美美的睡着了。      秋天,云高风清,田野里的庄稼金灿灿,又是一年好收成,陆离和方方结婚了,虽说方方比陆离大三岁,陆离没觉出来,喜欢她持家有方,小日子过的井井有条,像蜜一样的甜,女儿雪比春大五岁,很懂事,处处让着春,陆离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才是一家人,因此陆离要求在场子里只上夜班,白天倒出时间做买卖,方方,陆离两人咬牙买下了一套三居室,要了俩个车库,当作库房,他们做品牌鞋子的总代理,每天陆离开着他的二手面包车到处送货,苦中带甜,他觉得是幸福的。   孩子们也快乐的成长着,看不出两样,只是雪的学习,方方上心的很,每天作业反复检查,唯恐雪会落入人后,至于春聪明的孩子,调皮得很,陆离也管不上,成绩一阵好,一阵坏,姐弟俩在一个学校,雪是老师眼中的楷模,春却是捣蛋鬼,到了三年级,方方和陆离商量让春转学,转到武术学校,不要瞎了春的活泼好动,再长大些胳膊,腿的骨头就定型了,不好练武了。陆离看着春,看着自己的孩子,心底里打翻了五味瓶,要是春的妈妈活着,孩子会是这样吗?会到武校去学习吗?一切都是未知,拽过春,陆离伤感的看着孩子。询问春的想法,春说:“去吧,反正在家你也顾不上我,”听到春说出这样的话,陆离心都碎了,没办法啊。:“孩子到了武校好好学习,好好练武。长大了自实其力,做个有用的人,”春抬手擦去陆离脸上的泪水,使劲的点头。   春去了武校,家里安静极了,雪只知道学习,方方照顾的陆离和雪妥妥帖帖,只有在夜深人静睡不着觉的时候,陆离望着高高挂在天上的月亮,会想起春还有前妻,那时感到心是痛痛的,空空的。到了白天一切的痛都被忙碌的生活撵到了九霄云外,所以,陆离很少想到春。只有阴天下雨休息时才有可能想到。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十年转瞬即逝,雪要考大学了。高考的三天是家长的磨难日,总算是平安度过了,正好赶上端午节,方方接到春的电话,希望爸爸去看看他,方方就决定一家人都去看春,陆离很高兴,看到方方为春买了一大包好吃的,心里就高兴。感激方方的好。也就勤快许多。多送了几趟货。回家方方和雪在厨房忙着。陆离听到雪问方方:“放五天假为啥不让春回家?”方方“傻孩子,让他回来不打扰你高考啊。”陆离的心里感到些许凉意。仿佛春在用他儿时的小手抓挠陆离的心脏,陆离护住心脏不让春抓到,以免痛疼,吃过晚饭,方方絮叨着,摆弄着为春买的东西,炫耀着。陆离斜靠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玩着手机。      陆离忽然收到一个漂流瓶,瓶子里写着要找一个证人,说自己如果死了,希望收到瓶子的人为她作证,是被害死的,陆离赶紧回复了。并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希望对方安全,如果有事可以告诉他,会帮她的,对方感激陆离,希望会平安的活下去,   端午节,阳光早早的透过似烟的雾气射进人心了。陆离,方方。雪,起了个大早,一家人要去看陆春,陆春所在的武校依山而建,面临大海,环境优美处处显示着英气,蓬勃。但假期里看到的是学校的静谧,只有很少因为离家远无法往返的几个孩子留在学校里,陆春高了,瘦了,一些淡淡的哀愁使春看上去不是很快乐,虽然陆离他们来了,并看不出啥高兴的劲头,这是第几次在学校里过节,陆春记不清了,只是觉得自己仿佛是没有亲人的孩子,孤单单的感觉不到快乐。陆离搂着春打量着,问长问短,方方背着包,离春几步之遥,笑眯眯的看着爷俩说话。雪环顾着学校,看着春的生活环境有些失落,,碰巧看到了另位同学的家长也来看孩子,他们抱在一起欢天喜地的大声呼喊着,发自内心的亲切之感表现得淋漓尽致。雪心里泛起波澜,这如果是自己的一奶同胞见面会是如此的情形吗?   一家人坐在学校甬道树荫下的石凳上,气氛有些尴尬,方方拉起雪说看看学校娘俩走远了,只剩陆离爷俩。陆离紧紧抓住春的手,那双手如果在自己身边应该是白皙柔软的,可是现在却给他的感觉是硬如干柴,满手老茧。陆离心疼。春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没事的,在这里的孩子都这样,我练好了,长大了,争取当兵,做一个有用的男人。”   午饭一家四口来到校外的餐馆,要了几个陆春爱吃的菜,那娘俩静静的吃着饭。陆离不停手的为春夹菜,春看着自己眼前高高堆起的菜,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怕陆离看到会伤心。思念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好像故意放慢了脚步,而家人团聚一起时,它又故意跑快了,太阳偏西了,气温不再让人感到烦躁,陆离要离开学校回家了。春告诉他,快放暑假了,到时就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了。方方叮嘱陆春要好好学习,争取放假回家可以看到他的奖状证书,陆春回答:“会的,你们要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照顾好爸爸。”   陆离又回到了平常日子里。晚上上夜班,白天忙着送货。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发漂流瓶的女人,不知她现在怎样了?还好吗?抽空把瓶子扔回去询问一下,很快得到回复,对方为了孩子在凑合。生命没有危险了,只是心情变了,想到要给自己的心找个可以依靠的港湾,彼此不伤害家人,像蓝颜知己的朋友。   对面的女人觉得陆离在自己困难时帮了一把,非要见见他。陆离拒绝了,认为那样不好。觉得谁见到那样的瓶子,都会帮一把,虽然是互不相识,是陌生人。女方坚持要见,随着一天天的了解的积累,他也有烦闷的时候,也有苦不堪言的时候。也有想找到倾诉的时候。他有些动心了。接受了要见面的请求。告诉方方吗?他举棋不定,左右为难,说吧,光明磊落些,方方回答:”不行,主动要求见面的女人不会是好人,坚决不可以。”   陆离心里有些失落。人与人之间都是假的吗?难道,他当时看到方方为春缝裤子,也是假的,有目的的,有时候。一个念头的滋生,你越压抑它,抵制它,它反而会越聚越浓,浓到你无法控制被它掩埋俘获。见面成了陆离生活的支撑,每天数着日子,原来想儿子,现在又多加了一个女人,陆离有时觉得自己好可笑,对前妻的思念换成了这个女人,春和这个女人同时占有了他的思想。哪怕每天一个笑脸。一声问好,都会给他带来无比的力量,觉得活得有滋有味的。   他没有想到,更有滋味的日子在等着他。处理好了前途是一片光明,处理不好,掉进漩涡。他会落入深渊。   暑假不期而至。春回家了,拿回好几本红红的证书,雪高考成绩不算理想,方方和雪整天阴沉着脸,陆离和春也被影响,情绪低落,春找不到回家后高兴的感觉。漩涡,就像龙卷风毫无征兆,突如其来。这时,陆离接到通知,那个女人要来了,日夜的盼望终于要实现了。陆离特意打扮了一番,让自己看起来尽量帅气,干练,少些生活的沧桑,磨砺的烙印。   那个女人,胖胖的看上去与实际年龄有些不符,气质优雅,举止大方得体与在漂流瓶里描述的截然不同。陆离一下就喜欢了,在他们约定的饭店,那个女人请客,为了表达她的谢意,点了丰盛的饭菜,许多陆离都没见过,他沉浸在快乐里。忘了春。忘了方方和雪。   就在他心花怒放的高谈阔论时,方方站在了他的身后,雪老远的看着,那个女人奇怪陆离身后怎会站着个女人气势汹汹的,她冲陆离点点头示意要看身后。陆离回头看到了怒不可遏的方方,转瞬的惊愕后冲方方介绍这就是要见面的女网友,方方强压怒火咬着后槽牙挤出一句:“好啊,终于见面了,恭喜啊。”然后甩手愤然离去,那个女人面含微笑的注视着陆离“还要继续吗?你还是回?”陆离想想还是坐下了“你来见我一趟不易,我陪你,”“可你的媳妇怎麽办?”“没事,会好的,”陆离虽然怀揣着心事也还是尽心尽意的陪了那个女人。同时知道了自己对今后的打算。   华灯初上,清凉的晚风吹醒了陆离的酒意,陆离赶回家了,家里已经硝烟弥漫,火药充斥了,雪和春被方方支出去了,“说吧,给个合适的理由,这个家还要不要?”陆离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方方在咆哮,“你原来的善心哪去了,你咋会变成这样呐,你的老妈病了,你依然打麻将。为了你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送出去。我每天不辞辛苦为了什么。春在学校苦不苦,如果春是你亲生的,会是这样吗?”方方哑口无言了。   回想结婚后他们的交流是越来越少了。生活水平的提高,离不开陆离的辛劳。因为方方觉得陆离踏实,后来也就忽视了他们父子,只觉得日子挺舒心。陆离为了让家的安定所做出的退让她视而不见,春的董事她视而不见,只想到自己和雪,难怪陆离离他远了,原来是自己忽略了陆离,方方不再多说,知道了结症在哪。他紧紧靠着陆离里坐下,把头依偎在炉陆离的肩上轻轻地说:“陆离,说我错了,是我忽视了对你的温柔,也忽视了对春的关爱……   陆离的心随着方方的态度放下了,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那个女人只是过眼云烟。早晚都会被风吹散,飘远,化为乌有。   十堰治癫痫病最好的办法癫痫患者口语不清湖北癫痫治疗最佳医院是哪家?武汉癫痫怎么能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