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草木摇落正悲秋(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心的句子

夏尽,秋来。

老大,倒下了,病况日笃,捱了两天,终撒手人寰。

前几日晚上,生性爱洁净的老大,如平日一般,一定是要洗漱干净才肯入睡。这,从现场翻倒的脸盆和到处倾溢的水可以看得出。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晓。也许,是突发脑溢血而晕倒,抑或,是因滑到而导致脑溢血。但,这些,已变得不再重要,我们只知道,老大倒下了,倒在了地上,倒在了尘埃,倒在了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过的老院落。

兄弟姐妹八个,最不幸的,当属老大。幼年,曾患白内障,以致双目失明。那时,家贫,医疗条件落后,自然无力救治。因了这个缘故,老大终身都未成家,一直跟着爹娘过活。对于这一点,娘,始终心有愧疚。

娘活着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莫过于照顾残疾的老大,照顾老大每日的生活起居。从早晨到晚上,从吃饭到穿衣,样样都让娘操碎了心。可,这是娘的使命,也是娘的宿命。为此,娘整整花去了65年的光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三顿饭,每每饭出锅,盛出的第一碗,一定是端给老大的,而且,娘一直坚持着,定要亲手把饭送到老大手里,似乎,唯有如此,才能让她久存的愧疚之情稍稍得以平复。

可,娘终究是要走的,而且,肯定会走在老大之前。她看得很清楚,心里也很担忧。她担心,担心自己百年之后,没人愿意照顾老大;她怕,怕她走后,老大会受什么委屈。在娘心里,是多么希望自己能长命百岁啊,这样,她就能一直看着老大;这样,她就能亲自把老大送走。

然而,世事又怎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呢?就在六年前,娘,我的娘,终无法抵御病魔的侵袭,无奈地倒下了。与老大一样,娘,当年所患的,也是脑血管疾病。失语的娘再也无法反反复复叮嘱我们姐妹,可她,一只手臂还能动。无论是谁,只要有儿女在身边,娘总是高高举起手臂,将大拇指直直立起,眼睛里,几近带着一种哀求的神情。我们知道,那大拇指,代表的是老大。我含泪点头,我的兄弟姐妹们都含泪点头,答应娘,答应娘照顾老大,答应娘照料好她最放心不下的大儿子……

娘走后,本来,应该由我们兄弟姐妹将老大接回家照顾,可是老大天生倔强,不愿意叨扰任何一个弟弟妹妹的生活,非得坚持一个人独自看护老院落。其实,在他心里,恐怕也是难以割舍那座老院落吧?因为,在老院落里,有爹娘曾经的欢声笑语,有爹娘的影子,也有他与爹娘一起生活了65年的种种回忆。他,舍不下。

出于尊重老大的意愿,我们兄妹商量,将他安置在了老院落,每天由弟弟妹妹送饭过去,并定期为他洗衣、为他清理房间卫生。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深夜,夏末的一个深夜,老大摔倒在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多么令人揪心的一个夜啊!一位老人,一位孤独的老人,摔倒于尘埃,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凄凉地躺在冰冷的地上,苦苦挣扎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上午。

妻子听闻噩耗,表情黯然。几天前,我曾与妻儿一同去看望老大。听说侄儿回来了,老大说不出有多高兴,一把将侄儿拽在身边,问长问短,说个没完没了。临行前,执意要将一千块钱送给侄儿,说是为明年参加高考的侄儿准备的贺礼。我不肯要,老大显得很不愉快,非得让侄儿把钱装进兜里才肯让我们走。事实上,已愈古稀之年的老大哪有什么经济来源啊!这些钱,无非是我们兄弟姐妹接济给他的罢了。只不过,在他心目中,子侄辈是一个家族的希望,是一个家庭的未来。作为长辈,他鼓励子侄们都能有出息,期望子侄都能拥有美好的生活,为此,他不惜节衣缩食,不惜克扣自己。

事后,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就在今年,老大非要急着将钱送给他疼爱的侄儿,也许,对死亡,人是有预感的吧?

妻说,孩子他大伯是好人。好人,应该长寿,可……可老天爷瞎了眼!

发现老大摔倒后,我们紧急将他送到了医院。环视一周,我的哥哥姐姐们都老了,老得一个个皱了脸、白了发,老得种种病痛都上了身。岁月就是一把无情的刀,削去青春,削去年华,又将我们兄弟姐妹纷纷送进了人生之秋一一草木摇落的秋!

可秋天也有爱,也有温暖!这温暖,是娘留下的。不知在什么时候,我的娘,早已为老大存下了三万元现金,专为处理老大后事而准备的一笔钱!我苦命的娘,我最无私的娘,一生克勤克俭,没有过几天好日子,可她,临走之前,还是远远地想到了老大的身后事,这件她无法再操劳的身后事!

夜深露重。躺在老家的大炕上,久久难以入眠。尘归尘,土归土,老大走了,大地母亲养育了他,也养育了我的爹娘,最终,他们还是要将肉体与灵魂一并交还给大地母亲。对于他而言,这,或许也是一件幸事。恐怕,在那边,他已经见着了日夜思念的爹娘;在那边,应该没有黑暗,没有病痛,没有孤独,没有忧伤,有的,只是父与子、母与子再次团聚的欢乐!

再过几日,祖坟里,新坟一座,老大,将长眠于那里,再续前缘,承欢膝下,继续陪伴我的爹娘,永远,永远……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费用郑州都有哪些癫痫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