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我的火车情结(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心的句子

儿时家住海边不远,天天面对大海,耳边尽是海浪拍打沙滩的声响。但偶尔也能听到一点机械碰撞的声音,那些“咚咚、咚咚”富有节奏感的声音,来自距离家里几公里远的火车道上。听父亲说,那是辆绿皮的火车经过时发出的声响。对于那个不经常看到的绿皮大家伙,我那时形容它为“绿虫子”,即害怕它又觉得它很新奇。

村里人的旱地,基本上都在火车道的另一面。每天人们去地里劳作,都要翻过那条高高的铁道口。儿时喜欢跟大人去地里,他们干活时我就在旁边玩耍。每次去的时候,都是坐牛车去的。水牛慢悠悠的时候,常常挨爷爷的鞭子,而我就爱扯着水牛的尾巴,不让它左右摇摆,估计是它生气了,会走得越来越快。

快到铁道口时,我总是心惊肉跳。铁道口的坡度很高,水牛拉着我们往上走时,爷爷要用力压住牛车的套杆,水牛费很大劲才爬了上去。每每这时,我都要时不时遥望着铁道的左右两边,害怕那个绿色的家伙突然又来了。尽管如此,但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大虫子”并没有与我相遇过,继续保持着它的神秘,听闻其声不见其人。

在火车道与我们的村子之间,还有一条国道,通往村子右边的镇里和左边东方市。国道与铁道之间,是绿油油的稻田。初中时到镇里上学,每天上学放学都骑车来回走在那条国道上。

记得有一次放学,正当我骑车回家时,隐隐约约的听到几声“咚咚”的响声,我立刻停了下来,站在路边向远处的火车道遥望。功夫不负有心人,火车道上竟然出现一辆短短的“火车”,看不清有几节,不过颜色倒是像父亲说的绿色。由于它很短,跑得也很快,一晃它就已经走远了,并不像我印象中的绿“虫子”火车,绿虫子爬行是很慢的,最起码能让我看得清楚。

带着有些遗憾的心情,我继续踏上回家的路。到家后,我急忙问父亲,为啥火车道上出现一辆很短火车,白天从来没有见过有车经过。父亲说估计是火车的“头”,因为火车只有在凌晨才会经过这里,并且会带有很多节车厢。听父亲这样一说,我白天看见火车的机会是很渺茫了,也就没有再去理会那辆“绿虫子”火车。心中对于绿皮火车的印象,一直就停留在那辆绿皮火车头上。偶尔模糊之中,也总能听到绿皮火车“咚咚”的声响。

真正看见并与绿皮火车接触,那是在我第一次出远门上大学的时候。那年接到录取通知书后,父亲就开始计划我的上学路程,怕我第一次出远门迷路。可怜天下父母亲,不管儿女有多大,永远都有他们操不尽的心。老家附近这里没有火车站,父亲计划让我从离家最近的三亚市坐车。后来经他托人打听,三亚并没有火车到广西南宁,只能到广东的湛江市坐车。父亲又托人让远在湛江工作的熟人帮忙买了火车票。这样几经周折,我上学的火车票终于尘埃落定。

时间在我迫不及待的上学心情中一晃而过。到了我出门上学的日子,父亲忙地里的活,母亲送我去汽车站坐车去湛江。母亲很少出门,没坐过几次车,有晕车的毛病。她一顿嘱咐我注意这注意那,直到我上车。由于到湛江有熟人接我,这让她放心不少。但车子驰离车站时,我隐约看见她微红着双眼,一直遥望着车子,这一幕令我终生难忘。

晃晃荡荡的路途,十个小时的车程。在一片昏黄的路灯下,那辆载着我的大客车抵达广东湛江。来接我的人是五叔的同学,是他帮我买的火车票,五叔让他把我送去火车站坐车。拿到行李后,五叔的同学就带着我直奔湛江火车站。路上他还给我介绍了湛江火车站的情况。湛江火车站分为湛江站和湛江西站。湛江西站主要是去往海南的火车站,而湛江站才是去往全国各地的站点。

到达湛江站后,五叔的同学把票给了我,并教我如何进站坐车,然后就离开了车站。此时,距离开车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是第一次坐火车,我那好奇的劲又犯了,站在站前的广场上,借着广场上昏黄的灯光,观察了一会火车站的情况。车站这栋楼还真气派,前面大部分都镶着深蓝色的玻璃,楼顶还立着两个亮光的“湛江”大字。此时,湛江站的人流不是很多。我紧了紧身子,拉起行李箱,走进站里去。

进站后我边问边看,几经周折,才来到候车大厅。在候车室里等待检票上车,我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欣喜。火车在我的脑海里,它并不陌生。但我还没真正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更别说坐过它了。

夜晚的车站,如白昼般亮堂。就在我吃完一碗泡面,上了一次厕所以后。车站的广播就开始播音,“各位尊敬的旅客,你所乘坐的K20496次列车,由湛江站首发,终到南宁站的旅客列车现在开始检票”。我一听是我乘坐的火车检票了,急忙拉起行李箱就往检票口跑去。

就在我起身跑过去时,检票口前就坐了很多旅客,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跟在队伍后面,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大伙大包小包又拿又提又背,就像一条逃难的队伍,渐渐被检票口吞没。

走下十几米的台阶,我很快就来到站台。我的眼前是一辆绿皮的火车,果真是绿皮的火车,是我心中一直记得的“绿虫子”。我看着长长火车,真长啊!有二十多节吧!我感叹的愣立在站台,没有再挪动步子。

在列车员的催促下,我急忙回过神来,拔腿就往我乘坐的12车厢跑。当我气喘吁吁的踏进车厢时,里面的环境令我感到意外。车厢不但有些陈旧,连座位也是有些破旧。车厢里的乘客将大包小包塞在行李架上,塞不进的就塞在座位底下,一幅乱哄哄的场景。这并不是我想象中火车的模样,有点不可思议。

找到座位后,我也把行李规矩的放上行李架。坐在座位上时,感觉座位很硬,座位的垫布也有些脏了。就在我坐定不久,火车就缓缓启动了。那一阵阵“咚咚、咚咚”而富有节奏的声响,是我最熟悉的声音。只是坐在车上,声音比以往听到的要大,车的震动也不小。最难受的就属车厢里的几个小风扇,来回转动也不能将车厢里的温度降低,不一会我就直冒汗。

第一次坐绿皮火车的经历,印象中留下了嘈杂、陈旧、闷热和慢。此后的几次上学来回家都得坐这样的绿皮火车。对于我原先最期待的“绿虫子”火车,已经没有最初的那份新鲜感,反而还开始害怕坐这样的绿皮火车。

对于火车的印象,原来于旅途。说来也怪,怕什么就总能遇到什么。九十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回家乡就业,而是孤身一人到广州谋生。记得那时从学校去广州的时候,我也是选择坐火车。火车经济实惠,对于还没有工作的我,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但是那次坐火车去广州,让我又重新认识绿皮火车。广州市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具有较高的经济发展速度,进出广州的火车自然也会有些不一样。那趟载着我从南宁去往广州的绿皮火车,车厢比较干净整洁,座位也很柔软舒适。最大的不一样,是车厢里已经开始安装空调。虽然行车的速度还是很慢,噪音还是很大。但较比起之前的火车,已经有很大的改观。那趟旅途,让我对绿皮火车的认识,开始改变。我也渐渐的开始注意起,每次出门旅行时,关于火车的变化情况。

二00九年七月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家我都选择坐火车。广州的流动人口很多,火车站每到节假日也总是人满为患。特别是春运时期,买火车票难的问题非常突出。这也打消不了我坐火车回家的念头。那年春节回家,我很幸运的买到火车票,这让我高兴不已。

那次坐火车的经历,让我一改以前对火车的印象。还是像往常一样,安检、候车、检票上车,这样的流程我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早就熟悉了。令我惊讶的是,当我提着行李来到站台时,我看到的不是一辆绿皮的火车,而是一辆红皮的火车。我反复的核对车票上的信息,一点没错,我所乘坐的火车,就是我眼前的这辆红皮火车。

我找到我乘坐的车厢后,急忙上车,想要看看这换了层皮的火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来到车厢后,车厢的装饰使我的眼前一亮。行李架上方的灯饰装饰得很漂亮,座位也很干净整洁,坐在上面很舒适。车厢的灯光很明亮也很温馨,车厢地面的地板也很干净和亮堂。最不一样的地方是,车厢里竟然播放起悠扬的乐曲,一解旅客的劳累。最重要的是这红皮火车不但快,行车还挺稳当。

说到红皮火车与绿皮火车的不同,我也是后面查找资料才知道。绿皮车是非空调列车(普快、快速、普慢) ,而红皮车是空调列车(空调普快、空调快速)据说还有蓝皮车,是空调特快列车。还有白皮车,是直达特快列车。还有少量双层空调快速列车是橙色车皮,进藏列车是深绿色列车。

就在我坐着红皮火车回家过春节之前,就听到“关于世界上一次建成最长、工程类型最复杂的武广高速铁路开通运营”的新闻消息。高铁对于我来说更加陌生。恰恰是这份对火车的特殊情缘,让我把注意力又从红皮火车移到高速动车上。

二0一二年五月,受单位外派,我来到遥远的大东北。在吉林省的一个企业里工作。东北是老工业基地,这里的重工业气息浓厚,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相对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也差不了多少。特别是高速铁路的发展,就在我来东北工作之前,沈阳到长春、沈阳到北京的高速铁路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而后的一三年年初就开通运营。

一直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外出。但高速铁路的发展新闻,时常在电视里播放。全国正在或已经开通运营的高速铁路越来越多,呈现出一派繁荣发展的景象。电视里介绍说,高速列车是指最高行车速度每小时达到或超过200公里的铁路列车。世界上最早的高速列车为日本的新干线列车,1964年10月1日开通,最高时速每小时443公里,运营速度可达每小时270公里或300公里。

二0一三年三月,单位派我去北京出差。这个外出的机会,让第一次我目睹高速列车的风采,满足我长时间以来对高速列车的好奇心。

记得出发时,我特意选择从沈阳出发。沈阳到北京刚刚开通了高速列车。当我风尘仆仆从吉林赶到沈阳北站时,沈阳北站已经装修完毕投入使用。焕然一新而富有现代气息的车站及广场,让我感到新颖和高兴。心里想着,一定不枉此行。

经过安检,我乘坐电梯来到候车室。这么多年的出行,坐过无数次火车。这次是最新鲜,也最富有现代科技气息的一次。自动取票、安检、电梯甚至候车室的座椅都很现代化,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来回踱步在宽广明亮的候车室里,眼睛时不时蹬着检票口的电子显示屏。电子显示屏上用红色显示着,“D20次列车沈阳至北京”的字样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恨不得马上就飞过检票口,直奔我未曾谋面的动车组,真是让人心急如焚。

随着时间的推移,车站广播里传来播音,到了我们开始检票的时间。我飞奔一样直奔检票口。大伙都将车票塞进检票口的一个自动电子桩上,然后等车票弹出来后,检票口的闸门就自动打开,这过程用不上几秒钟,这让我惊叹不已。我也模仿着人家的样子检票进站台去。

来到站台后,映入眼眶的是一辆崭新的白色动车组。动车的头尖尖的样子,动车的车身圆溜溜的,上面印染着“和谐号”几个字。动车乘务员穿着很干净整洁,像空姐的模样。乘务员礼貌而富有磁性的问候,让我有些不太习惯,急忙走进车厢里去。多年以来乘坐火车,那种乱哄哄的场面,确实让人对于眼前的这种变化,还不太适应。

动车的车厢里,无论从座椅,还是装饰及电子信息,都非常的现代化,让人体验一种特别舒适的旅行感受。宽敞的座椅,可以斜躺着,动车的速度很快,窗外的景物几乎一闪而过。而车厢里几乎感受不到多大动静。车厢里的空气很新鲜,没有以往那种绿皮或红皮火车的那种浑浊感。果真是不白坐一趟动车,这种体验在我乘火车的历程中,绝对堪称独具特色。我为能有这么一次乘车,而高兴不已。

从八十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纪,垮了三个长长的年代。我从对绿皮火车的渴望,再到真正乘坐绿皮火车,再到乘坐红皮火车,现如今乘坐高铁动车已是常事。在我二十几年的人生历程中,我不断的上车和下车,不断的体验火车给我带来的便捷与快乐。我与火车的情结,在不断的变化发展中递进,这让我很惊喜。

我惊喜于国家列车的发展变化,更惊喜于国家不断前进的现代化建设成就。

如何治疗癫痫病治疗青少年癫痫病怎么做癫痫新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