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墨舞】山村轶事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心的句子
“上学时带两个苹果,给你两毛钱,中午就在学校吃吧,大老远的就别回家了,挺累的”学校离家里有十多里路,萍的母亲总是心疼女儿瘦弱的体格,不忍心让她中午多走这一个来回的路,因为家里穷,买不起新自行车,只能走路上学,十多里的路单趟萍每天要走一个多小时,那时候的条件也只能如此了,至少不能让孩子们做个文盲,母亲总是这么说。家里有辆破旧的自行车,萍有两个哥哥,间隔都是两岁,所以她上初一的时候,二哥上初三,本来是可以带着她上学的,可是二哥欺负萍小,放学回家的路上总是在上坡时让萍下车,然后自己骑上坡丢下萍扬长而去,气的萍哭着回家,尤其有次雨天也是如此,所以萍决定自己走路上学,她知道家里不可能买两辆自行车。而且母亲也不是天天都给她钱买午饭,萍二哥中午也懒得带萍回家吃饭,有时候就给萍带午饭:两个白薯,一根黄瓜,就这有时候还要被他在半路吃掉半根黄瓜。萍每天看着那些骑自行车上学的伙伴们,总是流露出羡慕的眼神“我啥时候能骑车上学呀”就在这样有快乐又有忧伤的日子里度过了她的初中生活,学习不错,毕业后没有继续读书,家里没钱在供她,因为她还有两个哥哥,农村有些重男轻女,给儿子盖房说媳妇可是大事。   初中毕业的萍已经16岁了,虽说在山里长大,可是天生清秀端庄,标准的美人胚子,那时懵懵懂懂的男孩子们可是对萍青睐有加,暗送秋波的大有人在,经常时不时的有事没事就以找她哥玩为名,借机和她说说话,拉近些距离,没准儿将来能娶进家做媳妇呢。谁能娶这么个美人,走路头都得比人高出几公分。   那是六年前   “萍,你哥说让你送几个片子(小孩子自制的玩具)去,”说话的是隔壁的二叔,比她大八岁,和他哥哥们很要好,经常一起玩。   “在哪呢”萍丝毫没有犹豫   “跟我走,我带你去”   二叔带他就往山里走,一开始萍是有些不解的问“怎么来山里玩片子呀”   “他们说素静,我们和伙赢别人呢,快走吧”于是萍也就没在怀疑,二叔把她带到了离家很远的山沟里,忽然二叔问   “萍,听说你和狗蛋玩过家家扮夫妻来着”   “没有呀”萍不解的回答   “那他们和我说了,我们这么好,我也要和你扮夫妻”   说着二叔一把把萍搂在怀里,接着一阵狂吻   “别”萍不知所措,推脱着   “我们就是玩玩,叔可喜欢你了”说着把萍按倒在地,开始亲她的脖子   “别,我没和狗蛋没扮过夫妻”萍吓坏了   “听叔的,今天和叔扮次夫妻,我们两家可是联盟”二叔声音急促并颤抖着,手开始不安分的在萍瘦弱的身子上疯狂的乱摸,萍懵了,她撕扯不过这个男人,她的家庭背景不好,那时讲究阶级成份,萍家是富农,以前挨过批斗,小时候的萍在外面经常被人欺负,总是二叔帮着她,她知道惹不起这个男人   “萍,让叔好好和你扮次夫妻,是真夫妻”此时的手便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萍的衣服,如玉般的酮体更加让他欲火焚身。   “啊”随着萍的一生尖叫,他得逞了,过后萍却一脸稚气的哭着问“流血了,扮夫妻怎么这么疼啊”她只知道疼,什么感觉都没有,可怜的农村娃子。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以后咱们两家就是铁打的联盟了”其实二叔所说的联盟不过是游戏而已,唉,可怜的农村娃子!就这样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   萍对那次的事没往心里去,毕竟那时她还小,什么都不太懂,只知道二叔会对他们家好。光阴荏苒,转眼萍就初中毕业了,毕业后的萍无事可做,大哥在外打工,长期不回家。父亲给她二哥贷款买了辆拖拉机,于是她便和她二哥一起开拖拉机在村里拉运输,看似娇弱的萍干起活来不比男人差,她热心,厚道的性格使得很多男孩子都看在眼里,喜欢在心上,由于那个年代还比较封建,所以喜欢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变相的找机会接近萍。可是萍都无动于衷。   转眼三年过去了,由于勤劳的付出,家庭条件也日益好起来了。这时,在跑运输的同行里有个外村的男孩子,他叫柱,比萍大两岁,家离萍家五里地,他看上了萍,很想娶萍做媳妇,可是萍的母亲看得她很严,闲时根本不让她单独外出,毕竟那时的思想比较封建,闺女大了怕惹闲话。   柱家庭条件还不错,对萍也是积极献媚讨好,什么都豁出去了,到至今为止,除了二叔,柱是第二个对他这么好的男人,可是萍的哥哥还没成家是不会让萍处对象的,于是,柱便神经质的自己决定去萍家提亲,当他坐到了萍家的炕头上时,换来的是萍父母对他鄙夷的白眼。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还自己提亲,慢说我们不乐意,就是乐意是不是也得有媒人说和,你算什么东西”,滚……萍父母把柱赶了出去,首战告败。   柱不死心,也是凑巧,柱的一个姑妈和萍家一个村,而且离萍家也不太远,但是两家的关系不是很好,柱的表姐非常嫉妒萍的风姿卓越,和萍相比她就是丑小鸭,萍是白天鹅,萍总让她觉得很自卑,所以她决定帮助柱得到萍,也让自己在择偶的问题上少个竞争对手,原来柱表姐喜欢的男孩子喜欢萍,总是对她带搭不理的,这让她恨透了萍,于是,她假意的讨好接近萍,装做好姐妹似的,让萍的父母放松了警惕,毕竟都是女孩子,一起出去玩什么的也不会多想。   “萍,我妈招呼你去玩牌呢”一天晚上,柱的表姐去叫萍   “婶子,今天我们会玩的很晚,就让她在我们家住吧”   晚上的牌局肯定少不了柱,玩了一会儿,柱说出去买盒烟,便带萍出去了,姑妈家里人都心知肚明,便各自散了。   “我们终于可以单独呆会了”柱拉着萍的手,夜色里他显得很激动   “我们在外面多呆会吧”萍没有反对,两人都值豆蔻年华,彼此都有懵懂的心,对异性都有着朦胧的好奇心,他们走到了林荫深处   “歇会吧,把我的上衣垫底下,省得脏了你的衣服回去不好交待”柱呵护有加的招呼着萍坐下来。两个开始唠嗑,说未来,聊人生,月光下,柱望着萍那张迷人的脸忍不住把萍揽在了怀里,萍的心快跳出来了,柱浓重的男人气息缠的她喘不过气来,虽说她有过一次和二叔的经历,可那时她毕竟还小,发生的一切都跟做梦是的。可此时的柱和他正值情窦初开之时,彼此也有着爱意   “萍,我一定要娶你,今生只认定你做我的妻子”柱深情的望着萍,萍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两个人的唇粘在了一起,狂热的吻让他们都难以自制,青春的荷尔蒙瞬间滋长,柱再也控制不住了,她的手伸进了萍的衣服里,萍没有反抗,把柱抱的紧紧的,喘息着,这次,她真正的做了柱的女人……激情过后,柱把萍温柔的楼在怀里“别怕,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肯定会娶你,对你好”萍惶恐又温顺的靠在柱的怀里,说着自己的担心和顾虑,萍满眼含泪,更是惹柱疼惜,柱一再表态,安慰萍的情绪,动情处,俩人又吻在了一起……   柱表姐帮柱达到了目的,这样她就不必觉得竞争不过萍了,毕竟喜欢萍的男孩子太多了,有萍在都不会多看她一眼。看生米已煮成熟饭,接下来的日子,柱的父亲和他姑妈便托媒人去萍家里保媒,因为萍的父母一直不知道他们已有夫妻之实这件事,所以还是拒绝了。也是农村里都是哥哥先成亲,妹妹先成亲怕压了哥哥的婚事,那样哥哥就不好说媳妇,萍的父母可是很重男轻女的。   局面的僵持让两个年轻人很苦恼,偷吃了禁果的两个人都想尽快在一起,柱去萍家看她,可是一次次的都被拒之门外,就差没挨揍了,万般无奈又找到了她表姐,希望她能给想个办法,因为此时的萍已被父母看起来了,家门都不让走出去,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姑妈两家关系又不是很好,即便出面说和萍家也不会给好脸色,况且出了此事萍的父母更加罪于柱姑妈一家,认为这事就是他姑妈从中使的坏。无奈之下柱表姐对柱说“要不你们私奔吧”这句话可是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之后便是她表姐在萍和柱之间艰难的传信阶段,柱表姐和萍聊天时总是暗示萍要争取自己的幸福,不要老听父母的……   萍是自己住一屋,父母和二哥住一屋,一天晚上,萍一觉醒来听见那屋里有说话声,可能父母和哥哥都还没睡,仔细侧耳一听好像是在议论自己和柱的事,便蹑手蹑脚的去他们门口偷听   “这事闹的这么满城风雨的,全村都知道有个死不要脸的来咱家自己提亲,丢死人了”是哥哥的声音   “唉,你那妹妹也是不争气,我们根本就不看好那个柱,礼数啥的都不懂,哪有自己来人家炕头给自己保媒的,该同意也不同意了”父亲的声音   “就是,现在我都不敢出门了,街坊邻居见我就问这事,该死的丫头净给我丢人,往后就天天锁着她,不让她出去现眼”母亲没好拉气的说   “嗯!是得好好管管她了”父亲说   “小点声,别让萍听见”哥哥提醒父母   萍回到自己屋里很泄气,本来还希望父母消消气,能同意这门婚事呢,现在看来根本就不行了,萍思来想去非常生气,自己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以后谁还愿意娶我呀,(要是这个年代,别说是熟饭,就是煮烂了该拉倒还是拉倒),自己名声已经让家里人闹的都这么样了,出去怎么见人呢,有别人说的,你们不能这么说。萍开始埋怨父母不理解自己,长这么大什么事都听他们的,没顺过自己,加上柱表姐的怂恿,思虑再三于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和柱私奔。   经过柱表姐的精心安排,这一天,好几个小伙伴来招呼萍去山上砍柴禾,因为农村是灶台需要生火做饭,柴禾是家居必备之物,每年刚到伏天就得上山去砍柴,备足过冬时烧炕取暖用的柴禾。于是萍的母亲放松了戒备心,让萍跟着一起去了,离开家的萍就像小鸟离笼是的,即高兴又紧张害怕,因为这一天将是她一生的转折点。萍和伙伴们到了山上便各自散开,去寻找自己心仪的砍柴地点,趁伙伴们不注意,萍迅速离开,顺着山路向柱居住村子的方向摸索,很快便脱离了伙伴们的视线范围,安全了,萍长嘘一口气,她此时的心情也非常复杂,不知道这一步迈出去等待她的未来究竟会怎么样,都是未知,走好了与柱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走错了自己这一辈子可就都悔柱手里了。   “算了,不想了,听天由命,爱咋咋地吧”萍自语着,摸索着方向蹒跚着脚步一路前行,可是山路好难走,又联系不到柱,可怎么办呢,既然这样了就豁出去吧,还是尽快找到柱,什么事就有主心骨了。实在走累了她就坐石头上歇会,渴了就摘些山里的野果子吃,五里地的路程走山路变得好漫长,萍早上从家走的,快到晚上了才打听到了柱的家。柱在家,看到了萍欣喜若狂,柱的父母对萍也非常热情,招呼她坐下后,就听萍讲述了她怎么到的这,柱的父母也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做好应对的准备吧。柱哥三个,他是老三,两个哥哥都已成家,于是柱的母亲便把萍带到了柱大嫂家,一来是让将来的妯娌们见个面,二来怕萍家里肯定要找来要人,把萍先藏起来,真找来了也好不起正面冲突。果然,九点多种,萍的家里来了好多人,柱的父母好生招待着,边端茶倒水边装做根本没见过萍的样子,此时萍的二叔看家里没有萍的影子,便灵机一动说“咱们去柱的大哥家去看看”。这句话可吓坏了柱母亲,想拦可是又拦不住,还好柱的大嫂平静的说“没事,走吧,去我家呆会,难得有这么多客人来”。于是便带他们往自己家走,期间柱的父亲赶紧告诉柱和萍,“在你大嫂西屋呆着,把门关死,不到万不得已就别出去”。此时的柱哪管那么多,多日不见的相思之苦终得解脱了,柱把萍抱到炕上,开始亲她的眉,亲她的眼,嘴,脖子,从温柔到狂野的热吻起来,两人滚躺在了炕上,久别盛新婚,原始的冲动让柱什么都不顾了……   此时柱的大嫂把萍家人带到了东屋,斟茶倒水,一阵忙乎,谈论间还和萍母亲潘上了远房的亲戚关系,这使得萍母亲对柱大嫂非常信任,对她说如果萍在这一定要告诉她,让她们带回去,家里人都急坏了,可是柱的大嫂怎么都是向着柱的,一直说没看见,如果看见了肯定会让萍回去,萍的家人呆了一会儿,见没什么结果于是就想回去了,出门的时候二叔突然说“萍不会躲西屋了吧”。柱大嫂赶快接过话说西屋是仓库,不住人,其实萍的母亲也很怀疑,可是毕竟自己是客人,也就没坚持去西屋看,就这样也把躲在西屋的柱和萍吓的够呛。就这样萍的家人们心知肚明的走了,没办法,你无权搜查人家屋子,人家若告你个私闯民宅罪也是成立的,只能暗气暗憋的回家等消息了。以后的日子柱和萍就住在了一起。过后萍的父母也来了两次,萍也没有躲避,可就是不和父母回去,一定要父母承认了这门亲事才回去。父母坚持己见,也只好无奈的离开。   “萍,外甥女在哪,三姨来看你了”柱家门外传来了萍三姨熟悉的声音,萍和三姨最亲,柱父母和萍把三姨迎进屋子,对望间娘俩都哭了   “可怜的孩子,准是上火了,都折磨成啥样了,这样可不行,必须得有个说法,这事交给我了”三姨胸有成竹的说。   “是啊,俩孩子都乐意,可萍父母怎么说都不同意,事已至此就劳烦你去和萍父母说和一下吧!能答应的条件我们绝不会亏待孩子”柱母亲祈求的声音,毕竟这种事在农村也算是轰轰烈烈的了,柱父母也不想这事老悬着。   湖北癫痫病病因是什么武汉专治癫痫延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昆明医院有什么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