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在路上(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文章,是案头的山水;山水,是地上的文章;行走,是全方位的阅读。

一、忆江南

我古诗词学得并不好,但却对描写江南的诗词情有独钟,总以为江南是烟柳繁华之地,是温柔浪漫之乡,故而才会有“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等绝妙诗句来。也许是受了这些诗句的影响,虽然自小身在北方,却一直对江南魂牵梦萦。

2005年4月,我有幸去江南寻梦。回来后却一直不敢提笔,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对江南赞誉的文字太多了,我这样一位文字浅薄而又步履匆忙者想要写出江南之风情显然力不从心,但我又不愿放弃,趁自己还有些记忆,就匆匆写了这篇文字。

江南的山是丰腴的,郁郁葱葱的树和草将其遮盖得严严实实的,极少有裸露的地表。漫步山中,密树遮荫,雾气笼罩,树绿得浓重,花艳得眩目,林中的空气清新潮湿而甜腻,吸一口如饮甘霖,心中畅然。不时有红墙碧瓦掩映其中,有晨钟暮鼓悄然而至,有缕缕青烟袅袅升起,那便是山中的名刹古寺了。静谧的禅寺和如丝如烟的峦气,在眼前凝聚着,又忽地荡然散去,心中豁然开朗,江南的山就是这般富有灵气。

江南是有名的水乡,河湖交错,水网纵横。江南的水灵秀温婉,有环绕如带的小溪,有清澈见底的小河,有波光粼粼的碧潭。西湖便是这里的大家闺秀了,它宛若妙龄女子的眼睛,荡漾着勾人的秋波。堤边杨柳依依,水中荷叶田田,清风徐来,湖面涟漪微荡。湖旁飞阁垂檐、九曲回廊,远处画桥如虹、帆影点点,恍若入了一幅长长的画卷。在乌镇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古朴的木屋与青石碧瓦相互交映,精致的石桥错落有致地横卧在水上。傍水而居的人家,或临窗而望,或水旁浣纱。乌蓬小舟从水中悠悠穿过,戴着斗笠的妇女一边摇橹一边唱着绵甜的渡船小调,悦耳动听。夜泊秦淮时,浆声灯影歌舞升平,醉眼迷离之时竟怀疑自已身在仙境了。

江南自然离不开烟雨的。江南的雨是细腻的,细密的雨滴串成线,织成一幅天然的雨帘,那倚窗而望的少女像是隔着一层纱,似是触手可及,却又看不真切。那石桥,那垂柳,那画廊,那乌篷,笼罩于水雾中,如一幅浓淡相宜的泼墨山水画。斜风细雨中隐隐看到一苗条女子,着一身蓝花碎布,撑一把小巧的油纸伞,站时亭亭玉立,走时婀娜多姿,真个是风情万种!“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江南的雨是温柔的,像一只绵软的手轻抚着我的面庞;江南的雨是多情的,令我心里痒痒的湿湿的,平添了几许感慨与愁肠。

江南的女子在我眼里是最美的,因为她们都是水做的,潮湿温和的气候令她们的肌肤洁白无暇、晶莹剔透,纵然不施粉黛也清新美丽。她们身材小巧玲珑,她们的性格温良贤淑,她们不似北方的女子大大咧咧、快言快语,她们总是低吟浅唱,微微地露齿,淡淡地皱眉,柔柔地说着吴侬细语。她们的美有如碧玉温润,她们的身材,她们的步态,天性中带着柔。她们是扶窗而倚的少女,是摇橹漫歌的娇娘,是轻拢琵琶的佳人……莫愁湖边的莫愁女,瓜洲古渡的杜十娘,西冷桥畔的苏小小,无不温婉细腻、柔肠百转,于是便有了“蒹葭苍苍,白露茫茫,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动人诗篇。

这便是我记忆中的江南,水似明眸,山若青黛,诗般浪漫,梦般迷离。可惜此次游历太过匆匆,只能拾捡串连些许碎片聊以自慰。江南,是我一直在做的粉红梦境,也是我永远挥之不去的情结……

二、阅重庆

三峡之行,印象最深的城市是重庆了。

朝天门是重庆最大的水码头,樯帆林立,舟楫穿梭,江边码头密布,一字排开,那阵势,非一般城市可比的。嘉陵江与长江在此撞击交融,形成了如野马分鬃式的清浊景观,一边是碧绿的嘉陵江水,一边是黄褐色的长江水,而让我颇感兴趣的是那错落有致的山城布局。洪崖洞,是重庆著名的人文商业景观区,它依山就势临江而建,附着在山体上的吊脚楼群,似是被雕琢出来的,回廊飞檐,镂窗曲梁,如铺陈在坡壁之上的一件件艺术品。

在洪崖洞,明明感觉坐电梯登到了顶部,期待着“凌绝顶”,走出去,却看到平整的街道、狂奔的汽车。不甘心,继续再乘电梯攀升,出去后,依然是街道和汽车,真是车在楼顶走,楼在路底隐。重庆城中,道路起伏不平,盘旋迂回,但司机们却如履平地,速度极快又得心应手。搭乘的过程中,有种坐过山车般的快感。

以前听说重庆是雾都,又是火炉之一,以为生在北方的我会不适应。到达后,才知这是种误解,开始羡慕上天对重庆的偏爱。六月的重庆,天气淡淡的阴着,太阳如同调皮的婴孩,即使出来也是做个鬼脸便迅速钻入云层中,江上总是雾蒙蒙一片,气候十分舒适,夜晚睡眠的时候都不用开空调,盖的棉被比在内蒙还稍厚一点呢。

虽然整体色调看起来是灰蒙蒙的,但不时闯入眼帘的美女,增添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美丽,是一种稀缺资源,而重庆却奢侈地拥有着大批美女。她们身材苗条,皮肤白皙,极少浓妆艳抹,却清秀动人,花朵般遍地绽放,令人目不暇接,如果有雾,便成了雾里看花,美丽之中更添了一份隐约的神秘和意犹未尽的味道。

重庆的小吃早已声名在外,让我没想到的是,重庆的饮食居然如此物美价廉,这让生在塞外的我不免惆怅,明明是偏远地区,却一直承受着并不轻松的物价。不过这种惆怅很快便被重庆的火锅冲淡了,重庆的火锅太好吃了。辣汤不烈,油汤不腻,清汤不寡。看似用料简单,却味道醇香,可涮的东西也极为丰富,即便是和我们那里相同的东西,吃起来却是别样的味道,一桌人吃得热火朝天,连呼过瘾。

重庆的夜景堪称一绝。曾在上海感叹外滩的五彩缤纷,也曾在南京领略秦淮的浆声灯影,而重庆的夜景又是另一番味道。因为是山城,重庆的建筑高低交错,到了晚上便形成错落有致的灯光。乘船在两江间前进,如同在星河中穿行,巍峨辉煌的高楼大厦,彩虹般的大桥,迷离的万家灯火,交相辉映,远近互衬,倒映水中,一时分不清是天上还是人间了。

温润的气候,也造就了重庆人相对谦和的性格,而嗜辣的习俗,又让他们有着火热直爽的一面。很喜欢听重庆人说话,声调拖得长长的,像唱歌一般,很有节奏,富有弹性。面对我们的询问,总是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当地人聊天时偶尔语速也会加快,却绝不会有我们北方人那种似石头落地的冲劲与刀子出鞘的犀利。

重庆,人多地少,为了生计,人们都十分勤劳。除了像磁器口、洪崖洞那样的小商品集散地外,许多小巷里也布满了杂货铺,大街上随处可见摆地摊的。重庆人心灵手巧,隔不远就会有做手工的,还有一些人筐里挑些土特产走动着卖。江边簇拥着一些皮肤黝黑的人,完全靠出卖自己的体力谋生,扛着长长的扁担,争先恐后地为下船的人挑行李。他们生活在城市的边缘、社会的底层,与这座时髦的城市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或许,每座城市都是这样,既有表面的风光,更有背后的沧桑。

两天后,我们开始返程。乘坐着黄色的出租车,眼睛依旧贪婪地盯着窗外。嘉陵江里的渔船一点点远逝了,富丽堂皇的大礼堂退去了,洪崖洞的吊脚楼消失了,花儿般的姑娘们走散了,火锅的香味渐行渐远了。

终究,只是过客,再见了,美丽的重庆!

三、听壶口

陕北之行,最期待的便是壶口瀑布了,因为这是此次旅行中唯一的一处纯粹的自然景观。

之所以说它纯粹,是因为其它景点或是沾上了浓重的商业气息,或是附上了猖獗的迷信活动,或是涂上了浓厚的政治色彩。而在我看来,任何地方,一旦沾染上了这三样东西,大都已变得面目全非了。

壶口瀑布在宜川县境内,车子在山顶上迂回盘旋了2个小时后,还未看到瀑布,一阵声响已经由远及近。车子最后停在一处开阔的平台,此时的声响已经惊天动地了,那是一种让人既渴望走近又害怕被吞噬的动静。

随声望去,远远的看到沟谷里正冒着黄烟。走近才看清,那正是众多急流咆哮着冲到沟底溅起的烟尘。镶嵌在陕西、山西两山之间的黄河,似一条巨龙,从上游呼啸而来,沿悬崖绝壁上飞流直下,又顺着千里河槽奔涌而去,脑中不由地就浮出《黄河大合唱》那首气吞山河的歌曲,精神为之一振。

冒黄烟的地方最为壮观,水面原本宽阔的黄河水突然紧缩成了一股,从山崖上倾注下来,那种气势,有如千军万马在奔腾,波涛拍岸,吼声如雷;又像是刚刚烧开的一壶水,突然从天而倒,热气腾腾,烟雾缭绕。溅起的巨大的黄色浪头,撞击到两面的山崖上,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粘水后的清新气息,这是我最熟悉的味道。这是黄河水的味道,它是浇灌着我们河套平原的母亲河。

瀑布落下,汇成了浩浩荡荡的水流,沿着河槽向下游奔涌而去。河槽弯弯曲曲,忽窄忽阔,河水冲刷击打着两旁的石面,收缩离散,翻滚跳跃,不时掀起一个个小浪头,有时还会形成一个个小漩涡。我和朋友受这种诱惑,追随着黄河水的步伐,离开了主瀑区,到了河槽下方的一侧,在那里竟然又有无数小型瀑布,不过低调平缓了许多,烟雾小了许多,水稍清澈一些。透过瀑帘,能够看到黄褐色的崖壁,又是另一种景象、另一番乐趣了。

与其它瀑布的灵动清秀相比,壶口瀑布俨然是瀑布中的铿锵汉子。他有着健康的容颜,山崖和水流均是纯粹的黄色,远远望去山水融为一体,正如我们黄色的肌肤一样,显得亲切质朴而又温暖。他有着粗犷的性格,不管不顾地横冲直撞,拒绝红花绿草的陪衬羁绊,沿直白而裸露的河槽一路奔涌;他又有着最为独特的嗓门,他向来拒绝低吟浅唱,高歌呐喊都不能令他过瘾。对,他一直在咆哮,他像土生土长的陕北汉子,面对深谷高坡肆无忌惮地扯开了嗓子,直喊得地动山摇,这是土得掉渣却又美得雄奇的自然原声。

壶口的美,美在其雄浑壮观,美在其粗犷奔放,难怪历代诗人会留下“收来一曲水,放出半天云”、“浪花喷五色,湍势吼千牛”、“涌来万岛排空势,卷作千雷震地声”、“万里洪流声怒号,天开一堑势雄豪”、“吐吞万壑百川浩,出纳千流九曲雄。水底有龙掀巨浪,岸旁无雨挂长虹。”、“石堑横吞薄烟雾,天瓢倒泻吼雷霆”等无数首充满激情、令人澎湃的诗句来。

面对壶口瀑布,是久违的震撼。身陷机关多年,工作不紧不慢,日子不咸不淡,习惯了波澜不惊,习惯了麻木不仁,任自己淹没在平庸的光阴中,心日渐疲软了。但是此时此刻,多么想剥掉厚厚的心灵之茧,挣脱重重的束缚枷锁,一任自己的青春,如黄河水般激情澎湃、热血沸腾,奔涌不息。

生命本该这样!

武汉治癫痫病到哪个医院好鹤壁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