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时光里飘来的暖(外一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感文字

一、时光里飘来的暖

腊月,冷的干燥,空气中好似凝结着永远化不开的冰。坐在屋里,却有种身在囧途的感觉。于是,步履匆匆,形成了日夜不停的苦旅。

十几年前,我在南方某座城市里打工。当时的农民工居住条件很糟糕,就像电视里的贫民窟一般无二。房子的墙体是竹子破开结成竹簸,脚底用水泥固定,屋顶是牛毛毡,一拉溜有十几二十几间。中间依旧用竹簸隔开,然后一间一间租出去。这样的房子一间每月一百多块,还得一次性交半年。去打工的农民工,首先要解决的便是居住的问题了。

那年,怀揣着希望和憧憬,丢下孩子,去打工了。原以为江南满地黄金,去了只需要弯腰捡来即可。到了才知道,人生地不熟的,两眼一抹黑,想要找个合适的工作竟是那么的艰难。

在劳务介绍所流浪了一个星期,怀里那点钱也被折腾一空,最后连住旅馆的钱也没有了。无可奈何之下,去老乡那里借宿。仅仅住了三天,那个原本就眼睛很大的老乡就瞪着眼睛了,虽然他没有说什么,我们依然感觉到了寄人篱下的窝囊。

最后,实在没办法,随便找了一工作,在一家电子厂学焊锡。尽管工资不高,好歹也算安顿了。然而,电子厂不管吃住,衣食住行,少了两样。就只好舔着脸问老乡借钱租房子。这次,大眼睛老乡没有眨眼,一下子就借了几百。

房子是竹子盖的,建在一个垃圾池子旁边,房子后边还有一道长长的臭水沟。捏着鼻子走进屋子,四面透风的墙,就像凉棚一样。我想扭头而去,却发现先生咬着嘴唇。于是,把委屈的泪水咽下,故作轻松地说:“就这了,再买一张床,买个液化气灶,再弄张花塑料单子,遮挡一下,也算是个家了。”

事实就是这么布置的。从此,这个窝棚便成了南方打工的第一个家。尽管住着,我的心却像布满了寒冰,时常无缘无故发脾气,先生总是低着头不说什么。他的无声态度,越发让我愤懑,像一头河东狮,咆哮着内心的不满。

有一天,夜班回来,走到窝棚门口,看到我旁边的屋子门口一个女孩正在洗头,黄色的洗脸盘放在水桶上,她把头插进洗脸盆,就那么泡着,也不见其它动作,就那么低着头,等了好几分钟,她似乎感觉到我在盯着她,忽然把头从脸盆里扬起,然后用力一甩,那满头的水珠扑棱棱散开。恰好,早晨的太阳照射下来,那水珠在阳光下,四散开花,女孩脸上的笑意,好似一朵花在我眼前绽开。

“早,下班了。”她先打了招呼,“我昨晚才搬来的,以后咱们是邻居了,我在袜子厂做,下午去换班。”

“哦。”我恍然大悟,上了一夜班,来了新邻居,怪不得没有见过。“你怎么也住这儿?”我看着女孩问,又看了看我们住的竹房子。

她还是笑,青春洋溢在脸上,又极其自然地摇了摇湿漉漉的头发,拿毛巾在头上搓着,说:“住这儿挺好啊,出门扔垃圾,屋后倒脏水,顺带观察下老鼠打打架,最重要的一点是价钱便宜还凉快,你看,连空调都省了!”女孩说完,呵呵笑了起来。

我也被她的一番幽默风趣的话逗得笑了。

笑了好久,我发现,自己一度阴暗的心境竟然开阔了许多,眼前的雾霾似乎一下就散开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住在窝棚而感到丢人了。每天和那个如花的女孩一起骑自行车上下班,穿越一个又一个小巷,沿着泛着光的青石板,闻着那些湮没在红尘的味道……

而后,命运沙漏下的幸运,也日渐眷恋着我,找到了比较适合自己的工作,搬了新家。慢慢地,日子终于过成了一朵花儿。

多年后的今天,我静静地坐着,曾经的一切,像是划过心尖的海,似遥远,又似在眼前。幽幽的时光里,不时地飘来一朵朵花儿,慢慢地染暖了这个清冷的季节,也暖融了我的心房。我轻握纤毫,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幅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二、希望是温暖心灵的花

那天,本来焦虑的心情猛然开阔,因一束光的植入,温暖生动起来。

天上有厚重的雾霭,身边是清冷的空气,我茫然无措地走在街头,像一只失去魂魄的幽灵,耳边不断有零星的叫卖声,断断续续地塞进耳朵。

午后,街道上没有洒水的痕迹,干燥得像心底粗糙的陈年往事,被时间挤压得失去了水分,搁置在心口。这时,看见人行道上站着一个卖甘蔗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削皮刀,把一截又一截甘蔗削得干干净净的,递给每一个站在他身边的小孩子,那带着清甜的味道,氤氲在四周,不大的范围内,顿时甜气缭绕,那味道争先恐后挤进我的鼻子,沁入我的心扉。

卖甘蔗的男人,继续削皮,刀子划下,再划下,那皮子就像一朵盛开的花儿,在他手中荡漾着。

那一刻,我浑身感到了一阵轻松。仿佛那些经年的爱与哀愁、挫败与失意,也都被那刀子划开了一条缝隙,层层暖意从心间涌起,弥漫了身心,周围的寒冷与萧条,似乎也变得遥远而去了。

在这冰冷的街头,卖甘蔗的男人不断辗转地朝着人多的地方去,把一份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脸上因冷而冻得黑红黑红,但是,每次把削好的甘蔗递给孩子们的时候,却是一脸的笑意,还客气地来一句“下次再来!”

这是在招揽回头客吗?我以为,不是。他的摊位不是固定的,怎么下次能来呢?他只是把一句话不停地重复着,再重复着,就像重复日子一样。

回首望去,自己的人生,曾经经历的那些坎坷和所谓的磨难,已经遥远了,却还是自怨自怜,硬生生地把痛苦罩在头顶,导致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消极抱怨起命运来。

直到看到那个男人一脸的微笑和听了那一句“下次再来”,刹那间,我茅塞顿开,自己内心缺少的恰好是下次再来,那是一份希望,那是一种期待,那是一种动力。没了希望,就好比鱼儿离开了水,花儿离开了根,天空没有了太阳。

昨天傍晚,阳光很暖,绕道去广场接母亲。雪后的小城,得了水汽的滋润,洋溢着一片喜气。广场上人声鼎沸。举目所测,几百个老年人,站的站,坐的坐,把一个偌大的广场堆积得满满当当的。东一群,西一圈,吹拉弹唱,玩得自得其乐、津津有味。

一个拉二胡的大爷,坐在凳子上闭目拉着曲子。一个大爷拉着大妈的一只手,不时地高举起胳膊,大妈便从那胳膊下穿过,或左,或右,前走一步,后走一步,再拉着手靠在他的胸前。舞步慢得我分不清是慢三还是慢四,也听不出鼓点,找不出节奏感了,可他们依然跳得悠然自得,两个人的脸上满是幸福。一缕斜阳照射下来,恰好大妈回首顾盼,微微一笑,在斜阳的映射下,那么的慈祥,那么的幸福。大妈那慈祥幸福的微笑,在我的眼前不断地扩大,扩大,好像一朵朵美丽耀目的花儿,正在慢慢地绽放、绽放……

这些暮色中的老人们,但是他们依然把今天活得那么的潇洒、那么的快乐,用如霞的生命,认真地演绎好每一天,把希望放在每一天。

我再次顿悟了,我眼前,那花不是花,那花亦是花,那花是明天,那花是希望!

女性癫痫病人该怎么护理?杭州癫痫重点医院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土方法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需要多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