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西风】笨嘴堂弟闯商海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文字
无破坏:无 阅读:1207发表时间:2015-11-09 23:02:19    我有个堂弟,只有小学文化,在人多的场合里少言寡语,说话时总是声音很低,当与别人说法不一致时,就低下头不说了,从不与人争辩论是非。早年他做木工,木工是个手艺活,不仅要技术好,而且要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只要有东家雇你,除了开工资之外,还要一天一包烟两顿酒好吃好喝地招待。堂弟的木工手艺是他父亲(即我的伯伯)一手带出来的,技术是没说的,而且不抽烟不喝酒,为东家节省了不少开支,本村人有什么木工活,都喜欢雇他来做。只是他这样的木纳憨厚之人,好口碑仅仅局限于本村或周边熟知他底细的人,外村就少有人知晓了,而小圈子里木工活终究是有限的,难勉有接不上活的时候。他有木工活时做木工,没有木工活时种田和砍柴,日子不愠不火,几年之后娶妻生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东风劲吹,内地农村劳力纷纷涌向广东等沿海开放地区打工,我家乡的很多青壮劳力在广东东莞的几家制鞋厂里找到了活干。堂弟也心动了,扔了木工手艺,加入打工大军,在东莞的一家制鞋厂里干轧鞋底的活。堂弟打了几年工,觉得比在老家做木工或种地好,就把他妻子也带去了。夫妻俩又打了几年工,虽然收入是比在老家时好多了,但两个女儿都在老家,大的读小学,小的还没有上学,而父亲去世,母亲年事已高,都需要人照料,于是,夫妻俩辞工返乡。   返乡之后继续做木工已不现实了,堂弟用打工积蓄购置了一辆中巴车,办来营业执照,跑起了乡村客运。   我和堂弟虽然小的时候一起长大,但自从我参军离开家乡,而他外出打工之后,天各一方,见面的机会是很少的。2003年春节,也就是他返乡发展的第一个春节,我回老家玩,没有见到他。我问弟弟:“岁清连过年都没看见他人影,是不是春运生意旺,忙昏了?”   弟弟陕西癫痫能彻底治疗吗说:“哪里呀?亏本了!”   “啊?”我着实吃了一惊,“怎么刚起步就亏了呢?”   “中巴车都贱卖出去了,不做了呗。”   “这是怎么回事?”   “生意是靠嘴巴做出来的,不是靠力气做出来的。乡村客运是要抢客源的,你看人家跑客运的,个个都是油嘴滑舌的,要怎么吹嘘就来怎么吹嘘,吹破牛皮一点不脸红,明拉不行就来暗抢,像他这样空长着一张不会说话的嘴的老实疙瘩,客源怎抢得过人家?个别特别偏远的乘客,人家要么要乘客付包车费,要么拒载,他倒好,没收到包车费却专车送一个乘客到目的地;对于挑担上车的,人家都是按两个人卖票,他见乘客不情愿就不好意思开口了;一次两次是不要紧的,问题是人家看他这个人太老实,逃票赖票的人特别多,正当乘客都被别人抢去了,爱沾小便宜的乘客不请自来了;逃票赖票的都没有脸红,他倒脸红得说不出话来了;他雇的驾驶员也没有雇好,半道上有客上车他不停车,还将营运车的汽油灌到自己摩托车上,发现好几次了,也不敢说人家;如今是什么世道噢,经得起几下成都那家医院癫痫好这样折腾?不亏老本才怪呢。”弟弟顿了顿补充道,“广东打工赚到的钱,回来开了半年中巴就全亏完了。不单是跑客运,做其他生意,心肠太软,嘴巴太笨,都是做不好的,岁清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他在东莞轧鞋底做得好好的,同村同乡出去那么多人,就数他赚得多。哎,一回来开中巴就亏本,真是可惜啊!”   “在东莞打工他赚了蛮多钱是不假,但你知道他钱是怎么赚来的?轧鞋底不用嘴说,不与人打交道,赚的是力气钱,赚得是勤快钱,他不打牌不抽烟不喝酒,连上街都很少,只知道死做,没日没夜的加班做,当然赚得比别人多了。轧鞋底你没做过不知道,鞋胶散发一种毒气,据说是致癌物质,非常难闻,做一个小时头就会发昏,做久了谁都吃不消;别人只要找得到活干,是不会来轧鞋底的,唯独他接别人不做的活做,当然赚得比别人多了。”弟弟手往桌子上轻轻一拍,下了个结论,“岁清这笨嘴疙瘩做做轧鞋底的活还行,做生意一准失败。”   “那不开中巴了他干什么去?”   “再去东莞轧鞋底呗,除了这,还能干什么呢?反正那里需要人,民工返乡过年就更需要人。这两天我都没看见他,兴许他年初二就走了,夫妻俩一起走的。”   虽然堂弟的面没见着,但现代发达的通讯技术,使得他在东莞的动向我都有所了解。在他重返东莞的第二年,承包了厂里的一条生产线(作坊),从老家这边招去十来个劳力给他打工,他成了小包工头。他的胞兄胞姐以及我的大妹和妹夫也都是那个时候去的,在他承包的生产线上打工。做包工头可不是打工时那样简单,人工和材料的管理,内外关系的协调,制成品的销售结算等等,都是要靠脑筋想点子,靠嘴巴去沟通的。而他是所有熟识他的人公认的笨嘴疙瘩,经营乡村客运遭人算计就是活生生的教训,怎就敢包下一条生产线呢?我不得不为他捏一把汗。然而,堂弟是幸运的,订单应接不暇,生产红红火火,我妹夫他们打工赚到了钱,他这个包工头更加赚到了钱。   2008年爆发了一场全球金融危机,沿海的很多外贸加工企业因为海外市场萎缩而破产倒闭。堂弟所包的生产线订单直线下降,我大妹和妹夫等人因为接不到活干而返乡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堂弟作出了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决定:坚守!不但要留在东莞坚守,还要买下生产线,自己当老板,扩大再生产。这次可是拿鸡蛋碰石头呀,太不自量力了,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说来奇怪,幸运之神再次垂青于他,我不相信又不得不信的、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源源不断传来:在短暂的订单下滑之后开工了;其他制鞋厂接不到订单,他接到的订单却源源不断;其他制鞋厂停产或半停产,他的小厂却整天机声隆隆,一片繁忙兴旺之象;后来,他买地盖起了作为办公和住宿合用的小洋楼;后来,又兼并了几家小作坊;后来,新盖了厂房;后来,更新了生产设备……   当初的笨嘴疙瘩,众人眼中“不是经商的料”,现在是一家制鞋厂的老板,是本村本乡外出民工中的佼佼者,命运真会开玩笑啊。我在暗自庆幸他时来运转的同时也不无疑惑:比他能干的多了去了,成功的机会为什么偏偏垂青于他呢?难道真的是运气所致吗?   由于老家这边母亲还健在,堂弟在老家也盖了一栋三层半的小楼,今年春节前完工。新屋落成,农村习俗要举行入住新屋庆典。大年初六,堂弟宴请亲朋乡邻。当我前去时,多年不见的他老远就从新屋迎了出来。进屋,落坐,寒喧几句之后,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东莞我没有去过,我们村里乡里这么多人在那里打拼,就你混得最好。08年那么多人都找不到活干而返乡了,你是怎么混过来的?”   他略略停顿,轻声细气地说:“08年之前,还是四宝做得好。”   总以为经过这多年的商海历练,他会一改以前的笨嘴疙瘩模样,会夸夸其谈他的奋斗历程或成功经验,哪知道还是一副不自夸不张扬的谦恭模样。话又说回来,他说08年金融危机之前,四宝做得比他好,这是实话。我早就听说四宝包了一条生产线,一年能挣四五十万,只是挣了点钱就飘起来了,且迷上了赌博;金融危机一来,订单直线下降,四宝彻彻底底沦为穷光蛋。我说:“四宝是可惜了,一旦赚钱就会发飘,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阿标也做得很好的。”堂弟还是要将话题引到别十堰治癫痫的土方法人身上。   阿标也拥有自己的生产线,但他好吹好夸,终因言过其实而不被外贸公司的订单看好。危机之前产品需求量大,质量稍微差点也能蒙混过关,危机之后外贸公司加强了质量把关,产品质量差、生产规模小的作坊就淘汰出局,所以阿标不得不关停了自己的生产线而去给他人打工,勉勉强强在东莞混着日子。“阿标哪有你做得好啊?”我继续问道,“那年金融风暴,你不但不撤退,反而盘下生产线扩大再生产,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堂弟用手搔了一会头皮,含含糊糊地说:“胆子嘛,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哪来的胆子……”   堂弟没有答出个所以然来,我又抛出第二问:“人家的厂接不到订单,你的厂生意忙不过来,难道你特别能公关吗?”   “怎么说呢,订单嘛,边干边争取……”堂弟嚅嚅嗫嗫说不出囫囵话,就一圈圈地给大家添茶水和散烟,尽管自己不抽烟。   我哥也是在堂弟的作坊里打过工的,见堂弟半天也没有说明白,接口道:“还是我来说吧。不是岁清特别能公关,而是一贯以来特别老实,干活不偷懒,做工不减料,定货不耍滑,外贸公司的订单当然不下给别人而下给他了。要说公关,不需要用嘴去说的,鞋子质量放在那里,产品自身会去公关的,嘴皮子能干又有多大作用呢?有了订单,胆子当然就大了。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岁清拿鸡蛋碰石头,其实他心里早就有底的。”   只读了几年小学,表达能力有限的堂弟,呵呵笑着朝我哥连连点头,因为我哥把他表达不出来的意思一下给说清楚了。   “是这个理,讲得没错!”在场的人也都觉得我哥说得在理。   我弟也点着头笑得很开心,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十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岁清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那场金融危机,对于善于自我吹嘘的人,对于偷奸耍滑的人,对于所谓的能人或聪明人,都是灭顶之灾;而对于堂弟,却是非常难得的做大做强的发展机遇啊。我蓦然明白一个道理:吹嘘自夸,投机取巧,只能得一时之利;踏实做事,诚信做人,却能一生立于不败之地。   2015年11月   共 35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