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女人与长发(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诗词歌赋

长发是上帝给女人的一件羽衣,不但放飞着女人童话般的瑰丽梦想,还是一部厚重的史书。

——题记

女人的美丽,一直是和长发有染的。街边的女孩娉娉婷婷行走在路上,一头如月光轻盈的秀发,随着走路的韵律摇摆着,那是一道多么引人瞩目的靓丽风景啊!

女人有一头长发,无端平添了几分妩媚。无论是秀发半挽,或是直泻流云,都是一种掩不住的风情。青丝如黛、绿鬓低垂之类的,也总是惹人遐思半天。

女人的长发,是最容易引起男人们共鸣的梦幻。一把木梳从上至下细细篦来,菱花镜前多少心事藏在这缕缕青丝中,一把梳子能梳出多少光阴、多少故事、多少思念?多少柔情缠绕在指间,颔首低眉之间渴望着有位王子穿过悠悠的岁月,眼里是满满的柔情蜜意,一梳一梳地将黑夜拉长,陪你度过今生今世直至青丝变白。

男人说:长发的女人更像女人,和长发女人走在一起的男人更像男人。

男人都有恋发的情结,长发是女子公主玫瑰般的梦,也是男人一直走不出的怀恋,于是男人说:女人只有长发飘飘才更有女人味。

未婚的女子如绸缎似的秀发,随意地披在腰间,纵使不是倾国倾城,把长发放下来,拖得一胸一肩一枕,这时的长发,无疑成了一种无声的情话。眼里蔓起秋波,那种风情,委实让人心旌摇荡,这可是个“劫”,男人大抵都逃不过的。

读红楼时,尤其喜爱那个舌头打了个结、一个劲叫“爱哥哥”的史湘云。据说她也深得男人心,是最受读者欢喜的女子。我想,除了她醉卧芍药旁的娇憨,大约还有一点,即她跟黛玉同卧一床时,骨子里流淌出来的风情。书中写道,“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

每读到此处,连我也要心生层层涟漪,不消说男人。这样一弯雪白的脖子,一把拖在枕畔的青丝,怕是哪个男人也抵挡不住的。

难怪董桥说,女人的长发,是情欲的符号。

《十里红妆》里有这样一句话: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大意是待你长发及腰,娶你可好?我有位同事叫黎黎发不只及腰而到了腿弯,每每到夜里把白日里盘着的发髻解开,顿时细细密密、光滑如丝的青丝如瀑布直泻而下,让我看得目瞪口呆、羡慕不已,恨不能据为己有;可惜我的头发总是长不长,稀稀拉拉几根黄发就如缺少水分枯草,于是再看黎黎的长发竟生出几分嫉意来。黎黎大概也知道那头青丝是自己骄傲的资本,如惜命一般珍惜,日常用比我们多出几倍时间打理保养,一道道工序做下来也是不堪其扰。有时候耐不住性子抱怨:“真想去理发店一剪绞了才好。”说归说,却也舍不得。以她的话讲:“总要用它来挽住一个可心的男人才甘心,这青丝便成了婚姻的一道成本。”多年后再见黎黎,却是高挑的身材配着清爽的短发。我问她:“怎么舍得把‘命根子’剪去?”她笑意盈盈地拉过身边老公:“有了他,就不用那样繁琐了,生活还是要有烟火气才好呢!”说罢哈哈大笑,倒是我想起那一头乌发,替她唏嘘不已。

这样说来,觉得做理发师很残忍的,每天把一缕缕青丝剪去,让它落于红尘、辗转成泥,我若是黛玉会不会也肩扛一把花锄,也做个花冢去埋葬那些曾经有过生命的青丝,花是花,青丝亦是花。

长发若是和一个名字连在一起,就如一部传奇小说,极尽缠绵,极富浪漫,“三千发若雪飘飘,眸中泪滴蹙渺渺。”、“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读到这样缠绵的句子,我瞬间被那样的场景感化了,宋朝也好,唐朝也罢,徽宗也好,玄宗也罢,总是逃不出女人用这三千烦恼编织的网,或是颓唐,或是昌盛,历史总是与女人有关,女人总是离不开着千千结。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总是离不开这细细青丝的。高兴时秀发隆重登场,花团锦簇,这边杜鹃,那边芍药;生气时一把扯开发髻,任凭这青丝跟着主人一起凌乱成凋谢的花,湮没在后宫冷院的尘埃里。那埋葬的不只是青丝,或者更是一段流云叠起的典故。

穿过历史的女子乌云如积,荆钗摇曳,环佩叮咚沿着青石小路,如青花瓷一样从一朝一朝硝烟中一路走来那是景;青丝素素,不染铅尘在喧闹中蓦然回首却是情,电视剧里你侬我侬煽情的男主人公,总是喜欢把这女孩子飘在脸上的长发拂开,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教人不忍怜爱。

记得第一次看郭凯敏主演的电视《小街》,对我的心灵很是震动的。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因为其父母成分原因,被剃成“阴阳头”,而男主人公因为帮她偷假发结果遭遇了悲惨结局,忧伤的故事,引人共鸣心生同情。她的长发不只代表了美丽,更代表一种女性的渴望和尊重,以及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抗争。

华丽的秀发穿越朝代逶迤而来,到了五十年代后风行起麻花辫,那些散开的长发一夜之间变成三股麻花辫,一根别致的麻花辫用红丝线细细拴住,带着一种清纯和纯真像一股清风顿时席卷开来。记得那时的妈妈就是两根乌油油的麻花辫,一根搭在胸前,一根搭在背后辫子很长到臀部,走起路来辫子左右摇摆煞是好看,在我的眼里妈妈是最漂亮的。后来我上课时妈妈也给我编过麻花辫,可惜我的头发稀少,编出来的辫子怎么看都像一根没有光泽的马鞭,上课时又会有男孩子无聊之极,时不时地向我辫子里面塞些火柴梗,对着同学戏称我是“喜儿”,气得我哭了鼻子后就剪短了,一直到长大后才慢慢留起来,却总也不尽人意。

现在的女孩比起以前更加钟爱头发,或烫成波浪卷,或编成几根小辫隐在乌发里,或者向仿古一样盘起各种发髻,而时代的发展中各种理发工具及各种染发剂也悄悄渗透到女人的思维中,改变着一些传统固有的观念,打破一些陈旧束缚,比如现在实行的各种染发烫发,五颜六色,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理发店里各种颜色五花八门、从浅至深,而各种技术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高科技在走进千家万户也悄然给女人的审美增添了几分神秘、几分诱惑。但是无论世界怎么变,女人的欣赏群最多的还是男人,男人在女人审美观里起了潜移默化不可小觑的作用。新鲜的东西接受多了,男人最终还是怀念起女人清汤挂面似的长发,它不做作、不张扬,却永远贴心、暖心……

岁月轮回的脚步中,关于长发的故事却一直在延续,从未停歇。这个世界有美丽,就有女人,有了女人,才有这缤纷斑斓的世界。女人的长发是上帝赐给的一件羽衣,放飞着关于女人的梦想。在细数着彼此的青丝间,不知不觉发现第一根白发时,才知道属于我们最好的年华就在这懵懂岁月中渐渐溜走,而我们的长发却如撕掉的日历般,一直在那里低吟浅唱、轻诉流年……

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病发病的原因是什么昆明癫痫病医院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