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久远的婚礼上那些事儿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词歌赋
昨天,在主家反复邀请下参加了婚宴,几个同龄的朋友凑了一桌,席间,大家高谈阔论,推杯换盏,尽叙友情。主家来换酒,礼节地劝大家,多吃多喝!主家一走,大家一坐下,看看眼前的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竟然动得了了,于是大家一起抱怨,现在的酒席质量实在不敢恭维,远远不如小时候参加婚宴时的那碗,用一口大锅炖出来猪肉白菜粉条的大锅菜,一谈论这些,大家津津乐道起来,开始一起久久回味那久远的婚礼的那些事儿。   小时候,村里的生活单调得实在乏味,只有寥寥的几台黑白电视机热播最早的水浒传,屋子内空间狭窄,放不下很多人,只好搬在外面,院子里便像看电影一样,人山人海。要是说那是村子里最大的喜事,就算有结婚的了。   那时结婚的场面感觉比现在排场多了,捧场的人也多。头天晚上叫响门,如果碰上条件好的,雇上喜差,那就更热闹了。喜差中有乐队,当然那时不叫乐队,农村里叫吹哈哈的;也有演唱队,不像现在的,摇滚、通俗、民族,应有尽有,那时只唱戏,唱土生土长的夹杂着怪腔怪调的吕剧。虽然这些土生土气,表演拙劣,但人们总是看得津津有味。吹多长时间,唱多长时间,人们就会瞪大眼珠子盯多长时间,算是比现代还要标准、还要执着的追星族。   那时的婚宴麻烦得很,不像现在只要找个大饭店大排筵宴,准备酒宴的工作就全交给了饭店。这时,我们这些半大小子便派上了用场。家家户户都有方桌和椅子,以及各种生活用品。我们在响门的时候,几个一伙,拿着一个小本,推着农村特有的便捷的地排车挨家挨户地借东西,同时认真记录好,要备还的。   每个结婚的都有一个管事的,也就算总管吧。总管会给我们分配好任务,几个人负责哪几桌。什么都要我们借,方桌、椅子、暖瓶、茶壶……小到汤匙、筷子,等婚事完毕后,还要压上几把喜糖给人家送去,权且给人家回礼了。   忙了一天后,第二天婚宴开始了,我们也就更忙碌了。挑水、择菜、洗刷餐具,收拾酒桌,倒是没有了空闲去看婚礼场面的热闹情景。其中不乏有不尽职的,经不起热闹的“勾引”,也会忙里偷闲地跑到婚礼现场一凑热闹。那时新娘的“花轿”五花八门,在我的印象里有用马车的,有骑马的,有用自行车的,到后来的拖拉机已经算是很先进的了。婚礼形式简单得很,新娘一下轿,就拜堂,行完三叩九拜大礼后,就送入洞房。   送入洞房的新娘算是掉进了深渊,传统的习俗——“闹媳妇”就上演了。那时,平常的时候,男女授受不亲,大姑娘小伙子说上一句话,还要红半天的脸,封建得很!可在这里,那些原始的野性会展露无遗。一帮壮小伙疯似地把新娘裹在其中,一通推推搡搡、一阵粗言秽语下来,新娘子就不成了模样:大红棉袄上所有的扣子全被扯下来,敞胸露怀,头发凌乱不堪,满脸泪迹斑斑。如果碰见几个耍坏的,还要趁机摸上几把,亲上几口,那新娘子就会号啕大哭起来。气得专门“护驾”来的几个娘家的妇人破口大骂,可那些讨了便宜的坏小子一点也不恼怒,依旧是嬉皮笑脸,伺机而动。你哭得越凶,骂得越凶,他们就闹得越凶。   农村的婚宴复杂得多,不像现在大家团坐,各吃各的,吃完各走各的。一张方桌坐六到八人,门口正对的方桌北面,是两个圈椅,这就是所谓的两个正座,主宾和副宾,其他的都是普通的椅子,也就是所谓的陪客的。安排这两个正座,有很多规矩,也是总管最头疼的,因为安排不好他们,桌上其他人就不能坐下。与婚家沾点亲戚的,都想坐正坐,凸显自己的尊贵,若再一斤斤计较,便闹出许多笑话来。   好不容意把酒席安排好了,我们就开始忙活起来。婚宴时,我们要站立旁边,随时伺侯,有端盘子的,有倒水的,有点烟的,侍奉得每一位客人都舒舒服服的。每个客人都是拼命地喝酒,大口地吃菜,直到最后东倒西歪,方肯罢休!期间早已瘫软得顺椅子溜到桌子底下的人也大有人在,于是,我们的地排车又有了另一个任务,送那些烂醉如泥的酒客回家。一碰见这事,我们招摇地从大街上走过,车上醉汉的百出的洋相,引得好事的人们前仰后合。   好不容易忙完婚事上那些琐碎的事情,已经累得腹内空空。当然主家不会给安排那些婚宴上的十大碗和四小碟,只是用大白碗舀上大锅菜——猪肉炖白菜粉条,如果再给厨房里的大师傅说上几句好话,要上一勺猪油渣子拌在碗里,那就更让你回味无穷。一个个蹲在墙根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吃得满嘴油花花的,那种香劲儿,引得几只小狗在周围不停地“呜呜”地小声叫着……   看见了现在的婚礼富丽堂皇,花样百出,倒不怎们提起人们的精神气儿。倒是儿时那个小村落的婚礼上那些事儿,至今让你津津有味……   荆州哪所医院可以治羊角风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儿童癫痫病怎么样治疗哈尔滨做羊羔疯手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