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晓荷-人间百态】默默的乐骚 _1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词歌赋
无破坏:无 阅读:637发表时间:2017-07-26 10:41:39 摘要:我听到的是圣人当年在梅里雪山的激情,至今仍在世人耳畔燃烧。在这样的火里,我们凡人眼晴看清了伟大爱情的纯度,心灵触摸到了她的容颜。她的质地和光辉,让我相信,爱情才是天宇间最永恒最炽热的能量。    我的童年没有歌声,院子里好像没人会唱歌,因为,当时的年代不富裕,录音机、卡拉OK也没有,只有“话屉子”收音机。所以小朋友在一起玩时除了学狗叫、鸡叫和各种的鸟叫,有时也学风的声音。那些伴我成长而风行一时的歌,现在我半首都记不起,似乎当初它们就不曾存在。   我丝毫没有受影响,虽然偶尔也觉得好听,哼几句,但毕竟谈不上感动。我学的第一首歌叫《苏武牧羊》,是首古歌,曲调幽雅,词意高远。隐约记得第一段开头是“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春毡,牦落犹未还。”   第二首歌便是样板戏,叫《红灯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歌词写道:“提蓝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古曲唱不好,样板戏也跑调的音乐老师,真纳闷,他是学什么毕业的,反过来却训斥我们唱不好。   我们笑了,他很生气,越唱越嘶哑,最后唱到“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时突然间停下,用教鞭(一个破柳条棍)指着我,说我音调不准,跟不上节奏。我大受伤害,以为曾做过小手术影响,中邪一般真的音调不准了,而且越来越没有自信心,便从此缄口不言。   二十多年来,我对歌曲无动于衷。我从未被它们感动过,因此也不会唱任何一首。我甚至顽固地认为歌曲是人类真情的弃婴,不管怎么啼哭都无法找到母亲。尤其是国内那些因过分革命化而泯灭个性的战歌响彻云宵的时候,或是粤语夹杂英文缠绵着伪装感的港台歌曲在卡拉0k中撕扯的时候,我更把它看作全民体育运动。   当偶像化倾向日益严重的今天,刘德华穿着闪亮的紧身皮裤和透明的黑纱贴胸背心,一只手举着麦克风唱“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真实……。”另一只手随着节奏往外死命地推推推,很多女孩子却为之疯狂。   我终于隐约地相信,男人令女人情难自制的手段不是真诚而是欺骗,哈尔滨癫痫病医院不是实在而是表演,时代变了。   我对歌曲的偏见和歌唱才能的丧失缘于那次打击。自认为我的嗓音还河北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不错是我中年时候,此间,我在在海南生活了三年。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开着车子往乡下跑,那时车上没有安装VcD,而是录音带,跟着卡带一边学歌,一边欣赏走过的红土地,欣赏高高的椰子树挺抜威武,比直的槟榔树亭亭玉立,都能唤起我唱歌的热情和欲望。   周末闲暇,常去卡拉0k歌厅唱歌,用来检验、校准歌曲演唱的水平,一首、二首、三首……,就这样我学会许多首。   在纯属爱好唱歌的日子里,最让我感动的是朱哲琴,她的第二张专辑《央金玛》,很奇怪的是在《央金玛》中,我不喜欢的是《央金玛》这首主打歌,而是喜欢《六世达赖喇嘛情歌》。   歌中唱的是仓央嘉措离开布达拉宫,冒着雷雨,脚步匆匆与心上人相会。在歌声中有人从中听出了情欲,有人听出了圣洁,有人兼而有之。   我听到的是圣人当年在梅里雪山的激情,至今仍在世人耳畔燃烧。在这样的火里,我们凡人眼晴看清了伟大爱情的纯度,心灵触摸到了她的容颜。她的质地和光辉,让我相信,爱情才是天宇间最永恒最炽热的能量。   此后,我默默的乐骚在歌曲里,享受天籁一般歌声给人带来的纯净。同时也陶冶我的情操,净化我的心灵,更重要的是由于感动而改变对歌曲,尤其对古歌、民族歌曲的最初印象,成为能初懂歌词的认同者,永远的音乐爱好者,这也是二十多年来默默的乐骚给我带来无穷的力量和快乐。 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 共 13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