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来吧,我们谈谈! (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来吧,我们谈谈!

不知,您这样跟自己的孩子说的时候,孩子的反应会是什么样子的。若之前没有注意过,那么,之后请您注意一下,孩子的反应,是一个温度计,真实呈现出您的家庭亲子关系的温度。

我经常和大树聊天。

大树二三年级之前,我们的聊天,大多是争吵。

我曾书写过我和大树的争吵。当时,我以为说:争吵中,认可自己错误的大树,有了改变。那就是我赢了,大树输了。现在回忆起,却是丝丝缕缕的疼。若时光可以倒流,或许,争吵真的不会存在。或许,我们现在都不是此刻的我们。

大树二三年级之后,我们的聊天,大多是探讨。

成长中的大树,将对身边所有事物的好奇,对融入到跟我的谈话之中。

我正在做蛋糕,大树也不写作业,满脸好奇地站在我身边。我适时跟大树说:来,我们谈谈。

大树问:妈妈,这样就可以做出来蛋糕吗?

我说:当然呀,你可以帮妈妈把蛋白和蛋黄分离。

大树问:怎么做呢?

这样,利用碗,或者橱子的边缘,轻轻敲击一下,鸡蛋中间会有凹陷,裂痕。然后,我们用双手将其掰开,掰开的缝隙不要太大,这样,蛋白就会流出去,蛋黄会留在一半的蛋壳中,两个半边蛋壳倒一下,蛋白会被继续分流,这时蛋壳里,只剩下蛋黄了。你可以试试。

妈妈是这样吗?大树拿着鸡蛋尝试,动作极其笨拙。他仿佛在跟自己喊拍子,1,2,3,4,以此反复。也不知道失败多少次,他终于成功地分离了蛋黄和蛋白。

他会继续问:妈妈,怎么打发蛋白呢?在什么样的时候放糖呢?每次放多少?

我们要准备一个无油无水的盆,打蛋器。打发蛋白至大泡泡的状态,就可以添加第一次糖,总量的分之一就好。等到蛋白非常细腻,小泡泡就像牛奶一样稠密的时候,可以放第二次,等到蛋白像画纸,可以被打蛋器画出规律的图案的时候,放第三次。然后打至拎起打蛋器,蛋白可以竖起一个向上的小尖尖,就可以了。

妈妈,是这样吗?

是的。

妈妈,是这样吗?

是的。

妈妈,是这样吗?

是的。

多次的问询,大树终于将蛋白打发好。然后我再逐步地教他做蛋黄糊糊。

这样交谈的过程,他在努力地描述出自己的问题,我在尽力地刻画出答案的模样。当香喷喷的蛋糕出炉时,我还给大树讲解了为什么要将模具倒扣的远离。这时,我感觉差不多了,于是跟大树说:做蛋糕需要用心,做作业也是一样呢?大树,你现在已经体验了蛋糕的制作,现在应该去做什么呢?

大树笑着跑到书房去写作业。我追了一句:等你写完,蛋糕就可以吃喽。大树大声地应:好。

看到放学回家的大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正在做饭的我,将大树叫过来,让他帮忙择菜,说:来,我们谈谈。

妈妈,今天我们考试了。

嗯,好。

我考试之前,听同学说:如果先做大题,那么再做前面的题,会拿到更多的分数。于是,我尝试了一次。

结果呢?

大题我写上了,但我没有注意到考试结束的时间,结果选择题明明都会,但实在没有时间写,只写了一半。这下可麻烦了。

嗯。

妈妈,以后我可不这样干了,还是按照顺序做是最好的。后面的题目分数再多,也不如将前面容易得的分数先拿到手里,然后再根据能力做最后面的题目,争取多拿分更踏实。要不,真是顾此失彼,得不偿失呢!

嗯,是的。想当年妈妈是文科生,高考的时候做数学试卷,就是一道一道顺序做,水平有限,知道最后的大题很难做出来,就是想保证前面的不要出错。结果确实跟妈妈预期的一样,前面的120分,只丢了五分。错误的那道题还是真犹豫了一下,在错误和正确的答案之间。然后后面的大题确实太难了,30分的题目,我只拿到5分。这样,也得到120分,若百分制,算80分呢,对于我当时的成绩,算很高了呢!

嗯,简单的不出错,难题尽量拿,要学会分配时间。通过考试,我还发现,大题是难,但我做出来的时间太长了,如果要顺序的做,我可以做出来,但时间肯定不够用。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有点专业,我感觉,是不是你的知识点运用还不够熟悉呢?但凡是做的慢的题目,多多找一些类似的题目做做,是否可以找到快捷方式呢?你自己多多尝试一下。不要老是认为会做,但没有时间做,是可以存在的现象。你再会做,没有时间写,也是没用呢!

嗯,是这样。我得琢磨一下。

好,这样挺好,不要在意成绩啦!没事的,有收获就好。

嗯嗯,我估计我们老师得找我单独谈话了。

你猜老师会怎么跟你谈话呢?

我准备主动去找老师谈谈,主动说出自己的问题,还有领悟,收获。这样大约就行了。

嗯,是这样。去找吧!

说到这里,大树已经将菜择好,问我,妈妈,怎么切呢?我给他示范后,又做其它事情。偷眼看大树认真切菜的神情中,早就没有了之前的困惑和迷茫。

中考前,大树的书写严重地影响了考试成绩的提高,站在正写作业的大树旁边,看到他蹩脚的字,像一个个小蚂蚁一样爬到试卷上,内心的焦灼真是无法言说。来,大树你休息五分钟,我们谈谈。我这样跟大树说,快到中考了,我们如何在现在的基础上,再提高一些成绩。

恩恩,妈妈,您是想跟我说字的问题吗?大树看到我皱着眉头看他的试卷,就猜透了我的心思。

咦,大树,挺聪明嘛!那字的问题,我们要如何解决呢?

哎,这是老问题了妈妈,我也想写好,但一着急就不行了,如果写得好,就写得慢,那也不行呢!

恩,妈妈知道的,那我们这样,这样说着,我拿出一张作废的试卷,找出作文纸部分,我在不同的位置写了几个字,让大树看:大树,你看,这样的几个字,其实,写的是一样的,但为什么看起来的效果不同呢?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字排列整齐一些。打个比方,地上没有线,让一列人站整齐,很难,但如果让大家比着线站,则很容易。这个时候,不管站在一起是高矮胖瘦,都会看上去整齐很多。这是下面齐整的重要性。做到这些之后,我们再争取让个头也均等一下,看看是否会舒服一些呢?能做到这些,你并不需要改变你的字,只是需要将其弄弄整齐就好。你先尝试几天试试看,到时我们根据你的书写,再继续找问题,想办法。

恩,还真是这样,我试试看吧!

这样沟通过之后,大树的作业确实整齐了一些,过了几天,我们又继续探讨。

大树,中考阅卷是电脑阅卷,如果字蜷缩在一起,那么扫描之后,笔划是重叠的,那么判定你错,你根本没有机会去申辩。所以,我们尽量让字写得大一些,即便难看一些都无妨,起码我们是正确的。对吧。

大树说:字大了,题目留的答题空间就不够了呢!

我说:我们来试验一下,看看你现在的书写是占这么大的地方,我在同样大的地方里,这样写,你看是否会更清楚,同时也不出格呢?

恩,确实是这样,那我以后再注意一下这个方面。

恩,好的。写每一个字都用点心,慢慢就习惯了。

这样探讨之后,我也没有过多的追问,中考结束后,大树说:中考的试卷上,留的空是足够的,可以完全将字写大一些,并且,写整齐的作文纸,真是漂亮许多,自己看看都感觉很舒服呢!

升入高中的大树,偶尔会给我打电话:

大树,最近咋样?

妈妈,有两个事。

什么?

第一个,我需要两本书,你帮我买一下。是**出版社的**。

好的。

第二个,我的闹表坏了,你得支援我一个。

好的。还有其它事情吗?

没啦!最近我课程跟得比之前轻松一些了,你放心吧!有问题的地方,我会查学案,问老师。

好的。没事了,你挂吧,其他同学还要用电话。

好,拜拜。

偶尔,我会去参加大树学校的开放日。看着大树吃饱饭后,我会如常一般说要谈谈。

大树,最近表现咋样呀!我问。

去看看成绩单,就知道咋样啦!大树收拾着书包随口说。

看过之后,我说:有点小进步,要继续保持哈!

大树说:嗯,最近的学习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学的物理是功,跟之前的力学有很大关系,但我力学学得不太好,所以,功这边,也会有点麻烦。

那应该怎么办呢?

我找出力学的课本还有学案研究一下,实在不会的,就及时问问老师,做题由简到难,慢慢适应一下。

嗯,行。

妈妈,你看,这些是我下午的学习资料。

是什么呢?

下午整理错题和试卷。这样,就可以减轻负重啦!

嗯,行。

妈妈,最近我们食堂又增加了好几样菜,可好吃了。还有,我们学校的花有开的了,可好看了,一会儿我带你去瞅瞅,你可以拍照,让大家都看看。

行。吃饭要注意荤素搭配,要多吃菜。

嗯。妈妈,那皮疹已经好了。上周让你们跑了一趟。多累呀!

没事,好了就好,要注意观察,不要复发。

家里没事吧,我爸怎么没来?

你爸爸有事呢!派我来瞅瞅你恢复咋样。既然好了,我们就放心啦!

嗯嗯,我爸没事就好。

站那,照张相,让你爸瞅瞅。省得他惦记。

照啥呀,我这么黑。

开放日第二天的午间静宿前,大树又打来电话。

妈妈,我的手表找不到了,是不是你周末来的时候,给我装回去了呢?

哦,这个,我得翻翻包,妈妈不记得装了呢?

哦,我书桌里,行李箱里都看了,咋找不到呢?我连失物招领处都去了。有表,但不是我的。

我先给你快递一块吧,别耽误用。

嗯,行。没表不方便呢!

好。

放下电话,我就将找到快递,将手表快递出去后,我突然想起开放日帮他拍的照片,于是逐一查看。这不,在教室和教室外的相片里,明明带着手表呢?真是糊涂虫。

下午,大树老师回馈消息说:找到了。

哎,说晚了,手表已经快递出去了呢!这小家伙,就得让他多跑跑,才能记得以后好好整理自己的物品。

晚上大树打电话说:手表掉到了书桌一旁的书袋里,下午找其它东西,才无意间摸到。

书写至此,您会有什么发现呢?

大树考的不好了,大树丢东西了,大树学习出现问题了……诸如这样背景下的谈话。我虽并不聪慧,做不到站在很高的角度去引导他,但我想,如此顺着问题的脉络,跟他谈谈,多么大的事情,也就不是事情了。不管遇到了什么,总是会有自己的收获。

那么,就充分显示了“谈谈”的力量。

曾很多家长看到我和大树,说,看到我们都笑着,不停地说着什么,表示很羡慕。其实,这并非是现在如此,很多年来,一直如此。每一个家长跟孩子“谈谈”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方法,并非是别人的方法就是好的,但我们要注意,如何在“谈谈”的过程中,彼此收获。

若您实在困惑,没关系,来,我们谈谈。

沈阳治疗癫痫的专科长沙癫痫医院有多少老人患上癫痫病怎么治太原有看癫痫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