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青藜小学点滴 (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评论

小时候,我总共在学校念过五年半小学,即三年半初小,二年高小。

启蒙的那年,也就是一九六一年的下半年吧。一天,我正在茶盘庄前坪和几位小女孩做“办年饭”的游戏,我们几个小伙伴有的捡柴,有的砌灶有的淘米(泥巴灰尘),有的烧火,忙活得像一个大食堂的炊事员样,满脸都流着汗糊着灰。这时,突然走来一个人,他系一条围裙,脸上长一脸横肉,来人一把抱起我,说是要送我去学校里读书,我怎么也不肯去,他弄坏了我们热气腾腾的食堂,损坏了我这个临时的“家”,气得我大哭大骂,直呼他“南瓜”“倭瓜”“矮子”等一连串的诨号。他可不管这些,一手夹着我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一直夹了我两里多路,将我送到南山小学的学堂里。他给我搬过凳子又将我摁在座位上,等到我老实之后,他就打马回府了。我也立即安静下来,我第一次感到了新奇,学堂里有那么多小朋友,我在茶盘庄才有三四个小伙伴,我今后肯定好玩多了。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到学校念书的读书生涯。

把我夹到学校里去的那个人是生产队长,他的名字叫做枣哥。

头两年在学校里都学了一些什么知识,到底都有谁教过我,我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但是,其间的一些生活片段,我却是清楚记得的。

记忆最深的便是叶劲秋先生的手杖,叶先生是位女教师,她那时戴一副我们乡里人从没见过的眼镜,热天穿着白衬衫,冷天围着一条蓝色的围巾,显得斯文有致。可是,要我们这些山上捉来的野马变成驯服听话的学生,实在是一件令叶先生头痛的事情。

我们所在的这个教室称为大教室,有六十几名孩子,分成四个年级,就叶先生一个教师。工作艰难常使得叶先生在课堂上耍一点小脾气,由于有四个年级,叶先生只能按行间编座位,按行间上课,没课的同学免不了要淘一点气,这时,叶先生就免不了举起她的手杖,用那个尖尖的把头在你的脑壳上砸一下。砸谁一下,就活该谁倒霉,除了你的脑壳会起一个包外,还会听到叶先生一声呵斥:“蠢猪,十足的蠢猪!”

聪明的孩子往往受到老师的宠爱,我就既没有挨过打也没有挨过骂。不会读书的孩子往往要淘气一些,挨打受骂的几率就要高一些。记得有个叫小平的学生,他比我大四岁,他读了四年一册,我初小毕业了,他还在四年一册读,这种学生只能淘气了。

叶先生的手杖并不稀罕,竹做的杆,牛角做的把,那牛角尖利透明,特别好看。这手杖本来是助先生走路用的,想不到成了惩罚淘气学生的武器,于是,便有学生要报复叶先生。

有几次,叶先生忘记了将这手杖和课本在下课的时候带回办公室,立即就被挨过打的学生踩断,要去扔掉还是不敢的。学校后面是一处很大的竹园,叶先生又马上叫大同学去竹园里砍一根来补上,重新给她做好。

除了叶先生外记得最清楚的是怕彭校长了,彭慧如先生是秀水完小的校长,那时候的建制,就是完全小学的校长管着下面村小的学校。彭校长长得人高马大,国字脸上架一副宽边玳瑁眼镜,虎虎有生气。彭校长不苟言笑,一脸的严肃劲。看到他那副尊容,我们那帮小淘气首先就怯了几分。我们怕彭校长,主要是怕他来考试。那时节的读书真是轻松,读一年上头的书,老师从来就不出卷纸考我们,作业也很自由。但是,彭校长来了就不同,他要检查我们的作业,还要考我们,每次来都是如此。有一次,彭校长点了我的名,先是问了我多大,读几册,家里都有什么人。然后问到这学期老师都教了什么,自己又学了点什么。彭校长轻轻松松地问,我惴惴不安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也从容地回答。彭校长待我脸色差不多恢复了平常之后,就开始考我。他和蔼地叫我背课文默生字,亲自报着课文后的生字叫我默写,不会写的就叫我画个圆圈,还要叫我做几道算术题。当我觉得他和蔼可亲并不可怕的时候,我就从他的身边逃回了教室。其实,我们大家仍然是怕他。每当叶先生报告哪天彭校长要来的时候,我们哪天就规规矩矩地坐着也认认真真地学着。有时,当我们没上课在教室里吵翻天的时候,若听到谁喊了一句“彭校长来了”,我们便立即到座位上安静下来,等了一会,没见到彭校长的影子,知道是受骗了,便破口大骂那个制造谣言的人。

再是记得比较清楚的便是我们的调皮和贪玩。叶劲秋先生家是一个教书世家,她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长子在长沙工作,是一位工程师。次子在立新小学代课,早出晚归。长女次女在家待业,满女在读书。叶先生经常外出,有时也是生病,这样的情况下,便让她的女儿代课。她的长女根本上就管不住学生,气得只知道哭,又不能给学生放羊。为了惩办调皮的学生,她便采取留置的办法,要留的学生是多而又多。学校的小礼堂东边有一个小教室,我们习惯上称为二教室。每当叶先生的长女将留置的学生赶到二教室排队读书的时候,她就手握一支长竹鞭,在学生面前走来走去的。就在这时,叶先生在立新小学校代课的儿子回来了,他因为在和他的大姐姐闹别扭,一回来就将留置的学生放回家。这样一来,他的大姐姐又要哭一场。

比较起来,叶先生的二女儿就要会教一些,如果是她来代课,效果就好多了。她会唱歌,教我们唱歌时,是四个年级一块儿教的,大家唱得最斩劲。我记得最清楚的便是她教的《打靶归来》这支歌,还有雷锋日记歌《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们那时候的贪玩和恶作剧是极其无聊的,回想起这些往事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教室里没有老师的时候,我们不但不读书,反而在龙头桌子上跑来跑去,学道士跑桥。有的装扮成老和尚,把手里的书一卷就当唢呐吹,有的做孝子,跟在老和尚的背后转,有的敲击桌子当做敲锣打鼓。女同学则哇啦哇啦地哭丧,真是一个热热闹闹的道场。每做到高潮时,站岗的同学喊“老师来了”,我们就立即归位,一边擦汗,一边做认真读书状。老师也感到纳闷:刚才还闹哄哄的,现在怎么啦!老师对我们也无可奈何,因为没人做奸细。

玩得最痛快的是放风筝,当时有个学生叫做智妹子,他是从新墙集镇转过来的,见过的世面比我们大,至少,放风筝就是他的拿手好戏。我们几十个同学都拜他为师,向他学习。可是,我们却学不像,我们糊的风筝就不如他糊的好,放飞的技术更差。智妹子一天糊一只风筝,一天翻新一个花样,风筝放得老高老高又不掉下来,把我们羡慕死了。我们跟着他跑,尽情地喊他师父,也喊他法官师傅。有时,我们干脆躲到学校的南山坡上,一玩就是一个整午,课都不去上。老师和家长是找不到我们的,玩累了,肚子饿了,才知道已经耽误了课,垂头丧气地往家里走,去弄一点吃的。

最有趣而又最幼稚可笑的一次集体顽皮,莫过于一次找马医官陪手。头天,一个叫马医官的医生,到学校里来为我们每个学生种了痘,当时不痛不痒的谁也没有在意。种痘的时候,我们捋着衣袖,比试着看谁最勇敢。第二天清晨,我们一早来到学校,一个叫专马虎的孩子王拦住大家要检查手,看昨天种痘的地方起坨了没有。专马虎那天起的忒早,到学校也忒早。他把自己的衫袖卷得高高的,将种了痘的地方,也就是已经起了个小坨坨的地方露给同学们看,同学们再一看自己的手,果然都有一个小坨坨。专马虎吓唬大家说,如果不及时诊治,可能就要死人。经他这么一说,大家面面相觑,一脸的死相。大家望着专马虎,叫他拿主意。专马虎似乎早已经成竹在胸,他用手指了指老师的房间,又指了指耳朵,又做手势捂住嘴,意思是叫大家别嚷嚷,让老师知道了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大家便屏声敛气听他说。专马虎说,我们应该去找马医官赔手。大家觉得这个主意高明,只是不知道这个马医官住在那里,怎样才能找到他。专马虎说他全知道,叫大家跟着他走就是了。我们都信专马虎,他虽然读书是个笨蛋,却是一个智多星,歪点子多,总之,他是一个有办法的人。于是,大家蹑手蹑脚去教室里放好书包又溜出教室,溜出老师的视线范围,翻过学校后山,便踏上了去集镇的道路。

一路上,我们几十号人犹如脱了缰的野马,追逐嬉戏,蹦跳狂奔,打斗骂娘,只一眨眼工夫就到了秀水集镇的铁桥边。这支铁桥当时在我们这块小地方算得上是一个奇迹。它总共有两座桥,一座正在使用,南来北往的火车都从上面经过,还一座桥只修了桥墩,没铺上铁轨,是京广铁路复线备用桥。那时,我们还小,只听说过这座桥,从未近距离观察过这座桥。当我们跑近这座桥的时候,便被列车奔驰的壮美景观给迷住了。我们忘记是去找马医官赔手的,不想再往南跑了,大家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火车过桥的时候所发生的一切,有如一种强风拂过,有“铁洞铁洞”的声响。这时,专马虎一声令下:看铁路桥去啊,看大水去啊!我们一窝蜂冲上了陡峭高俊的铁路路基,只见洞庭湖白浪滔天,铁路桥上火车如织。我们惊得目瞪口呆,再也不愿回家,也不想去找马医官了。我们坐在还没有通车的那边铁路桥墩上,把火车过铁路桥的壮美景观看了一遍又一遍。饿了,就把晒在桥墩上的茴丝一把把塞往嘴里。后来,我们胆子大起来了,就在铁路桥上爬上爬下,捡起一截截铁丝放在铁轨上让火车压成小刀片,还有些小孩子捡起路基石去砸飞奔的列车,做了许多后来一想就心惊肉跳的事情。我们玩得忘乎所以,不知西方之既黑。就这样在铁路桥上玩了一整天,学校和家里也没有人来寻找我们,铁路上也没有人来管我们。

在初小读了三年书后,我自动辍学了。为此,父亲拿扁担打我,我至死不从父命,表示坚决不读书了,并且振振有词地说,大舅父也只读了六册书,不照样当记工员、当保管员吗?就这样,我加入了铜盆冲的牧牛军团,当起牛倌先生来。也许是玩得好的孩子都在读书的缘故吧,半年之后,我跳过第七册,依然同原班同学读完了初小最后一期书。这一年,前来南山小学教书的是颜昌树老先生。颜先生是老大学毕业生,文化这么高的人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实属凤毛麟角,让他教小学岂不是大材小用?颜先生刚来铜盆冲,传闻就跟着过来了,说他是一位神经病患者。后来,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们看到他确实不太正常,的确是一位精神病患者。孩子们是很欺侮人的,管颜先生叫做“神经病”或者“颜烧茴”。

颜先生和我家沾亲带故,他是我的二舅妈的父亲,按照辈分,我们兄弟该叫他干爹。颜先生来铜盆冲的时候,我们还在过春节,家里正是一年中最富裕的时候,母亲便请颜先生来家里吃饭。那天,正好是大雪皑皑,全家人困在家里。文兄已经辍学了,正在生产队里帮助父亲挣工分,大雪天,生产队没什么事情做,便坐在家里等颜先生这位尊贵的客人。席间,父亲把我读书烂学的事情告诉颜先生,并提出要求让我复学,还是去原班读书,读完初小最后一学期。颜先生说,没读过七册只怕读不了毕业班。母亲为我打包票,说我聪明,又肯用功,赶上班并不成问题,我亦怕胸脯作保证。后来,颜先生许是吃了我家饭的缘故吧,竟一口答应了我们提出的全部要求。临走时,颜先生拍着我的肩膀说:“今后我们就是老表了,是很亲的亲戚,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啊!”

颜先生走后,我们一家人很是笑了一阵子。我跟他差了几辈,他竟说成是一辈的老表,还对学生说出那种哀求的话,实属神经有点不正常。我那时才十岁的样子,当然也弄不清辈分的大小,父母说错了就肯定就是错了。

就这样,我又重新开始了自己的读书生涯。

颜先生教书挺认真,一笔字也写得实在是漂亮,可是,他的口才太差,还经常说错话,组织教学能力又很差。这样一位先生在一个教室里教四个年级,终日只知道贪玩的学生娃真好比水里的摁浮萍,摁下这个又浮起那个。日复一日,学生便更加不怕老师了,所以就有许多学生公开欺侮颜先生。有一个叫剑泡桐的伢仔,年龄比我差不多大了一岁,却一点也不会读书,他那时还低我两个年级。剑泡桐说话口吃,在学校里尽做一些淘气的事情,出尽了洋相。他不会读书,又不认真读书,坐着做菩萨又十分难捱时间,于是,他每天上演许多耍戏令我们开心。

颜先生在专心致志地给我们毕业班的学生上课,其余三个年级或自习或作业,剑泡桐坐在离我们两行的最前排。这时,他悄无声息地滑下凳子,从桌子底下钻过去,蹑手蹑脚地走到颜先生的背后,举起弯着指头的右手作丁弓婆状,两只脚同时蹬起,在颜先生后脑上作敲击状,下面的学生忍不住要笑,可是大家偏偏忍住不笑,因为还有好戏在后头。讲台上,一老一少两个人似乎在耍着把戏。颜先生当然不知道自己在扮演着一个角色,剑泡桐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

第一个节目演完了,剑泡桐就开始上演第二个节目。

颜先生讲课时总要走动的,剑泡桐如影随形在他后面跟着走动。待颜先生叉开双脚站定,剑泡桐便瞅准机会,一只手作抠卵状从颜先生胯下伸过来,伸过来的五个手指还在做着动作。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样子,并不真正碰上颜先生身体的。剑泡桐这样的放肆,颜先生却一点都没有发觉,下面的学生群里却是有了一点骚动。

我们的同学那时候来自两个屋场,我们铜盆冲是一个大屋场,学生占了四分之三。一个屋场的孩子自然有孩子王,大家都怕孩子王。只要孩子王与老师作对,便不敢有人告密。

对颜先生的这种侮辱,一天总有几次,谁也不忍去说穿去笑穿。因为大家不光是怕孩子王的揍,还要自己寻开心,何况颜先生又是一个有病的人。也有几次,剑泡桐的恶行还是被颜先生发觉了,有时是剑泡桐自己忍不住笑被发觉的,有时是颜先生在讲台上有急转身的动作,剑泡桐就自然暴露了。颜先生这时就揪着剑泡桐的耳朵,将他摁在座位上坐好。

颜先生一惩罚剑泡桐便招来学生们更加疯狂的报复。

同学们想尽了种种作恶的办法,有的直呼其名,不叫老师或者先生,有的干脆就叫他一连串的诨名:神经、芋头、烧茴。还有几个同学却做了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每到星期天,颜先生便回老家了,那几个学生便撬开先生的门,把屎尿都屙到先生的饭锅里、水缸里,还跑到菜园里挖开先生种的南瓜,屙到南瓜里,又把挖下的那块南瓜糊上去。这样的恶行,害得先生每个星期来了就要清洗一次。

颜先生并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他苦于无法发现作恶者。有一次,他在后山竹园里斫了一根很长的竹子,放到教室里做专政工具。竹竿粗的那头就放在讲台上,尾梢那头则可以放到教室最后一排座位上。颜先生的想法是,不管教室里哪个方位出现捣乱者,他抬手就可以镇压。一次,中排有两个同学在打架,颜先生二话没说,双手举起竹竿,对着吵架的那行学生就扑打下来,眼明手快的就快往桌子底下躲起来,一个正在专心致志做作业的叫连伢仔的男生却挨了一竿,耳朵都被竹节打出了血,连伢仔“哎哟”一声跳起脚来就骂娘,颜先生连赔不是,肇事者却在桌子底下哈哈大笑,教室里的学生也哄堂大笑起来。

……

一九六五年上半年,我在极为混乱的学校环境中结束了初小读书生涯。尽管那段时光已经渐行渐远了,但它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难以忘却!

长春市到哪治羊角风最好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