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八一】穿过稻穗的时光(散文·家园)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评论

无论春夏秋冬,只要周末回到胡家小镇的家,我都要按惯例起早床,穿过场镇一千多米的百兴街,到镇边上的水泥板小路走走,顺道看一看田园山坡生长的禾苗与树木。从破土而出的鹅黄到随手可触的碧绿再到落叶遍地的金黄,缤纷的四季极大地缓解了在电脑前工作一周的视觉疲劳。吐纳出堆积心田的浊气,吸收田园里散发出的新鲜空气,感受着乡村大自然的那份清爽,让人心里无比的惬意。

九月八日那个周六的早上,我还没来得及走出百兴街尽头,就听见秋天里的田野发出“隆隆”的响声,从田园深处穿透密集的大楼直奔耳鼓。走到街头望去,小河对面一片金黄色的稻田中间,三台收割机正在不同的田块里来回穿梭。我好久没有看到收获稻谷的场景了,大脑一阵兴奋,下意识支配着我跨过缓缓流淌的小溪,通过狭窄的田坎来到田园深处的金色海洋中。目光近距离在收割机身上不停游移,只见收割机唱着欢快的歌拼命地往前跑,张开的大嘴一路吃掉站在田里的稻子,屁股吐出飞扬的稻杆,饱满的稻粒则被它自私地留在了肚里。不一会,一块约四五分面积的稻田被收割完毕,司机师傅从收割机上卸下七八袋沉重的稻粒。一边等候的大妈赶紧上前绑紧袋口,吆喝着老伴快点把稻谷背回院坝晾晒。

那一刻,我目睹了大妈丰收的笑容,耳闻了大妈话语中的喜悦。收割机收获稻谷事半功倍,既价格低廉,又快速收割了稻谷,还减少了劳动强度。机器又开始轰鸣,我看见成群的燕子和三三两两的蜻蜓围着收割机穿梭,燕子吃着收割机撵出来的飞虫,蜻蜓陪伴着收割机翩翩起舞,就是不见收割机后有孩童捡拾稻穗的影子,惹得我思绪不禁倒回过去,一直走到了我儿时的故乡,那些个不一样的秋天。

我居住的家乡,儿时的大地名叫陇溪沟,现在叫陇溪村。那时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她隐藏在大巴山深处的一个角落里。而我居住的小地名叫桂花坪,从小到大没有见到一棵桂花树,只有三合院背后栽有一片两百来亩的苹果树。大集体时代桂花坪是非常有名的,都说这里的苹果抿抿甜,个头大。因此,我童年的秋天一半是在苹果林里,一半是在大集体时代的拌桶后面度过的。

那些年的秋天,是我们这些山里孩童盼望很久的幸福时光:山坡上有板栗开裂掉下树;有红红的柿子,可以上树摘;有绿黄色的柑桔酸酸的甜;有地里的红苕可以刨……我那时很幸运,晚上到屋后的苹果园里,看守的叔叔伯伯每晚摘上一两个让我吃。这些树上的东西只能够让我高兴一阵,填充一下肚皮。最让我感到心灵震憾的是“嘭嘭、嘭嘭”拌桶的声音,脑海兴奋的第一反应,就是秋天到了,大人们又在开始打谷子了。过几天生产队晒干了稻谷,分到家里,就可以不吃红苕、洋芋、玉米糊糊和野菜,可以吃上白白的,香喷喷的大米饭了。

那个时候,我家里有5口人,父母双亲,我和妹妹还有弟弟。我们三个孩子正是长身体费粮食的时候,分来的粮食全家人根本不够吃。每年至少有一两个月的大米断顿。为了确保全家一年中这一两个月有大米吃,不断顿,父母除了平时自己勒紧裤腰带,一方面对我和妹妹、弟弟唠叨不要叼嘴,多吃些红苕、洋芋、苞谷及坡上挖来的葛根等粗粮和野菜;一方面就是鼓励我和妹妹勤快些,跟在拌桶后面去捡拾掉在田里的稻穗,弥补大米不够吃的缺口。

每年的秋天,田园里一片金黄,成熟的稻谷让人垂涎。生产队为了赶在梅雨前及时收割这些成熟的粮食,就召开社员大会,要求每家每户的大人们起早贪黑、争分夺秒地抢收粮食。这段时间,我和妹妹跟父母一样早早起床。父亲扛着拌桶,母亲扛着晒席,他们前面走,我们跟在后面,来到稻田不远的地方候着。等着父母和各家的大人们挥镰割倒一片稻谷,拌桶开始响起嘭嘭的声响时,我们就一阵小跑快速跨进田间,一起寻找散落在田里的稻穗。每当这时,为了多捡拾稻穗,我就和妹妹进行分工,刚开始只有一架拌桶收割时,我和妹妹在一起。而出现多个拌桶收割时,一人承包一架拌桶外,我当哥的率先垂范,奔走在多个拌桶之间的后面,落实了承包责任制。这样,捡拾的稻穗也很丰裕,我的提篮很快捡满,就提到放在田埂上的小背兜里。捡完回家时,我往往比妹妹捡得多,父母收工回家经常夸奖我。

那些年里,捡拾稻穗也是父母的精打细算和合理安排。上小学的我,每天早上随大人一起天不亮就起床,到田间捡上个把小时的稻穗后才去上学,中午和下午放学回家也从不敢延误,放下书包就背起小背篼赶到收割完的田块里找寻稻穗。好在每年秋天稻谷收割的旺季,恰是学校放暑假的时候,于是我和妹妹就专门担当起捡拾稻穗的“专业户”,跑遍全队所有的稻田,一直到秋天全队所有的稻谷全部收割完毕。

那个年代,家家户户人口多,大米不够吃的也不是我们一家,全队像我们这么大的孩子很多都去捡拾稻穗。因此,在我们捡拾稻穗的时候,小孩经常会为了抢占“地盘”、抢拾稻穗而吵闹不休,甚至出手争夺打起架来。

记得在李家湾捡拾稻穗时,我和妹妹已经抢先在拌桶后面寻找大人们遗留下的稻穗,而这时来了一个比我们大一些的小伙伴,他不讲理不说,还跑到妹妹的前面把她向后推了一把,妹妹没有想到会有人推她,一下子被推倒在水田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听见妹妹的哭声,从另一头跑了过去,把她拉了起来,转身与那位小伙伴扭打起来。那天,要不是大人们把我们拉开,我就要吃亏了,年龄的悬殊,我斗不过他。现在想起,不禁哑言失笑,不过是为了争夺一两枝稻穗,一件鸡毛蒜皮都不值的小事!

那些年的秋天,捡拾稻穗也存在安全隐患。有一天,我从一块田里捡拾完稻穗返回到另一块稻田时,干扰了田坡上隐藏在草丛里的野蜂,我的头上、手上被野蜂刺伤多处,又痒又疼,伤口处迅速红肿起来。母亲闻讯后立即把我带回家,到院子里刚生孩子的表婶娘处找来奶水,涂在我刺伤的伤口上。我只觉得一阵冰凉,疼痛减轻了许多。为了保险起见,母亲把我送到村上的赤脚医生处进行治疗,但由于刺伤在头部居多,我又被送到乡卫生院。幸亏到卫生院消炎解毒及时,不然就没有今天的我了。打那以后,我每天在捡拾稻穗时,都要绕道随着田坎走,不敢大意从田坡上茂密的草丛里走捷径,以免再次被野蜂刺伤。

记忆中的童年和少年,我都是在拌桶的“嘭嘭”声中捡拾稻穗长大的。那时虽然感觉很累很辛苦,却也有着收获的快乐,因为,幼小年纪的我,能够力所能及做些事,为父母和家里分忧,并从小养成了节约粮食的习惯。

前几年一个秋天我到家乡采访,晚上顺便回到老家留宿,和父母摆着采访秋收的话题,其中就摆着机械化收割好处多,收割快,稻谷浪费少,节约劳动力,工钱价廉。七十多岁的父亲接口说道:“我们那时收稻谷,拌桶在我肩上都扛起了茧巴,结果一年分的稻子还不够吃,要不是你和你妹妹每年捡上三百来斤稻子的话,全家人就要饿两个月的肚子了!”随即,母亲接口说道:“现在的娃儿不知道粮食的珍贵,不节约粮食不说,更没有人到田里捡拾稻穗了。”一旁站着的弟弟说:“现在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我们农村人跟城里人没多少区别,哪个还有闲时间去捡拾那几枝稻穗!”父亲接口否认弟弟的话:“你娃说得不对。我们的国家是发展了,科技也让粮食增产,是不缺粮食了,但国家这么大,人口这么多,还得倡导勤俭节约。珍惜粮食这个传统不能丢,粮食是祖祖辈辈的命根啊……”

一阵电话铃声震醒了我幸福的回忆,原来是妻子已经煮好了午饭。离开田园,收割机还在身后的稻田里奔跑,收获着乡亲们的希望!中午吃着在胡家认识的姐姐送来的新米,那叫一个滋润,那白白的、香喷喷的新米饭哟,满口秋天的香甜!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靠谱治癫痫哪些方法好癫痫患者意识丧失是怎么回事贵州省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