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踱(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评论

小店门前,有条林阴小路,没有顾客的闲暇中,我就在这小路上踱来踱去。

一步、两步、三步……心里默默地数着,每数到二十步的时候,必回转身,再踱回去。时间久了,不再数那步子,而变成了思绪的张扬与整理。因那二十步,于我,已经是习惯,多一步不走,少一步不转身——除非有顾客光临。二十步,十余米的方寸间,限定的是身影,思绪却可无限扩展,在时空与地域中自由穿行……

小时候,因体质弱,总被大人告之:“在家好好玩,别往外跑”。特别是冬天,这句话就是必需遵从的“圣旨”。弱小的我,就比强壮的哥哥多了一项“玩法”——透过窗口看风景。那一米多宽的窗口,被窗扇格成几个小方块,透过某一个方块上的玻璃,看着窗外的小院,那栅栏外,总会有人急匆匆地走过,或从左向右,或从右向左,每每上下班的时候,这向左或是向右的人会连成一片,甚至我都来不及数清楚从窗前走过了几个人。数不清也没关系,没人会问,这只是我自己跟自己在心里做的一个小小的游戏,也算是个小秘密吧。有时,也会偷偷地一笑,虽然有些傻,却很开心。

数来数去,那些经过窗前的,都是邻居的叔叔大爷,大娘大婶,哥哥姐姐甚至还有弟弟妹妹或是爷爷奶奶,都是我所熟悉的。渐渐地,每天哪个人什么时间从窗口经过,什么时间再次经过窗口我都一清二楚,哪天哪个人没经过窗口,我就会问:为什么今天他(她)没有出门(没有回家)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会格外注意这个人是否经过窗口。

一天,一个高高的、瘦瘦的人微驼着背,低着头经过窗口,从右向左,慢慢地,一步、两步、三步……这是个我从来没看到过的人,从身高到衣服再到神态,都是我不熟悉的,特别是那顶深蓝色的帽子,在我看来,好看极了,因为那时不是冬天,之前,我只见过在冬天里戴的狗皮帽子。通常,个子高的人经过窗口时,小院的栅栏只掩住胸部以下的部位;个子矮的,能看到头在栅栏上端一高一低地快速移动,身上穿的衣服只能从栅栏的空隙看得见一闪而过的颜色……而这个瘦高的人经过我的窗口时,我却能从栅栏上面看到他穿的制服下兜兜盖上的扣子。那是反着光亮的扣子,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人的制服也是深蓝的,透过栅栏的缝隙,看到他的裤子还是深蓝色的(后来才知道那叫“套服”,是城里人穿的极讲究的一种衣服)。这个陌生人的闯入,让缩在家里不能出去玩的我有了惊喜。我忙跳下炕,搬个小凳放在窗台下,手扒着窗台,光着的小脚踩在小凳上,脸贴在玻璃上向左极力张望,却只看见栅栏和栅栏缝隙间的地面,再无一个人影。好久,眼睛瞪得疼了,小手有些麻了,才看见那个瘦高的人从左慢慢地走过来,向右走去,又慢慢地消失在我极力向右张望的视线之外。说不上是满足还是失望,只觉得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植入了心里,挥之不去。我也慢慢地从小凳上下来,慢慢地回到炕上,这才感觉到光着的小脚已经很凉了,就把小脚慢慢地伸进炕角的被垛下……

从那天起,我总能看到那个瘦高的人经过我的窗口,很慢地经过,又要过很长时间,再很慢地经过窗口走回去。一步、两步、三步……那个瘦高的人经过我的窗口正好二十步。

经过的次数多了,也就不觉得那速度慢了,也不觉得那等待的时间长了,其实也就是那个人走到左边的大路上站一会儿,呼吸点新鲜空气,换换脑子就走回来了。这些,都是后来听大人说的,因为大人们说,他是位作家,而且很有名气,写了好多书的那种“能人”。是从城市“放下”来的,在我们这里体验生活,感受淳朴的民风,而且他的身体不太好,也需要我们这里清新的空气。

这位城里来的作家,在我的窗口从右走到左,又从左走到右,伴随着我度过了童年的一段美好时光。那慢慢踱着的步子,那微微低着的深思的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底。幼小的我有了一个梦,当个作家真好,可以那么从容地慢慢地踱着步子,不用匆匆又匆匆地赶路……

一步、两步、三步……小店前的踱步早已成了每天必作的功课,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也在这踱步中,清晰地映在脑海中,心里,一直在问:作家,你还好吗?小时候,没人能回答,也不敢跑出去近距离地把作家的模样看个仔细,只是隔着窗子默默地展开稚嫩的想象;成长中,没人能回答,那个作家早已在人们的记忆里抹得不留痕迹,书写得好不好,可以忽略,柴米油盐才是最真实的需要;长大了,还是没人能回答,就连自己,也无法回答,那位作家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如今,已到了作家当年的年岁,仍然无法回答,只是如作家那样踱着步子,为了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换换脑子,以便回到电脑前,继续自己的“文字飞扬”。

也许,我读过的书里,就有那个高高瘦瘦的作家写的,只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没看到过他的面容,只有那低着头的侧影,连同那二十个踱步,铭刻下来,任时光流转,那刻痕依旧。

急匆匆走过人生路上很长的一段坎坷,世事多变,写在脸上的沧桑连同脚下放慢的步子,让我明白,那位经过我窗口的作家,那慢慢的踱步,是深思熟虑的表象,是对内心涌动的激情的克制与疏导,是换个视角重新诠释的出口……人生的脚步在这由快到慢的改变中,稚嫩成长为成熟,浮躁沉淀为厚重,浅薄修炼为深遂,从而,作为记忆符号的文字,才有可能变成流传久远的作品——以书的形式或是以人生的精彩定格。

一步、两步、三步……哦,此时的我,微低着头,慢慢地踱着步子,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任思绪在飞翔中重组。目之所及的景色,从太阳初升到夕阳西下,再到星月满天,唯独没有见过那“黎明前的黑暗”,因为,我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算是错过还是避开了呢?无论怎样,满怀光亮,低头看月光,抬头观星斗,总比“一片黑暗”要好的,不是吗?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是的!哦,是您吗?经过我窗口的作家,谢谢您,因为这踱步的习惯,我才远离那“黎明前的黑暗”,据说,那是一种无可比拟的黑之极。

一步、两步、三步……春天,我盼着北面的那棵柳树早些发出生命的绿色,妆点一下枯了大半年的树冠,也为邻家的门前多撑起一片阴凉,以迎接下一季的热烈;夏天,我盼着东面高大茂密的杨树挡着的风能吹得更起劲些,让热得汗流满面的人们透口气,消消暑,虽然,我是不怕热的,就算烈日当空,我依然慢慢地踱着步子,想着心事,感受着阳光的热烈——那是一种浸到心底的温度;秋天,我盼着落叶的飘零慢点再慢点,多一些与枝干的亲近,怜惜那曾经火热的相伴,尽管枯叶听不到我的心声,随那秋风越来越急的脚步,完成着“化作春泥总护花”的准备;冬天,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仰望那枯瘦的树,偶尔有树挂,妆点出的美,如昙花一现般脆弱,经不起一丝风,受不得一缕阳光的亲切,虽然冬日暖阳的温度可以略去……

一步、两步、三步……踱着,踱着,走过晨昏,走过四季,走过人生,迎来的,逝去的,欣喜的,悲伤的,日月交替,春华秋实,夏暖冬寒,只有那高高瘦瘦的侧影一直在。那是一种默默的存在,不用问姓名,姓名只是个符号,不用记住长相,长相只是时光的划痕,只有那慢慢地踱步中深沉的思索,以特有的方式记录下来,得以传承,才是价值所在。我一直记得您,踱步的作家!

原发性癫痫产生的原因有哪一些北京哪里有癫痫医院黑龙江癫痫病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鹤壁市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