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的大姐(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历史军事

我的大姐比我大七岁,三岁以前的事我早已模糊了,没有印象,只记得从我记事起就是姐姐看着我,我小时候特别不省事,爱哭,还爱跟脚,从来没离开过妈妈的怀,吃饭得换着班的抱,妈妈和姐姐。每次妈妈一出门,我就狼哭鬼叫的嚎,而且小脚丫还在炕席上使劲的蹭,直到今天右脚的脚后跟上还留着一块很深的疤痕,姐姐哥哥们都叫我“小哭吧精。小矫矫鬼,磨娘星。”只有在大姐的怀里才会让我找到妈妈的感觉,眼泪虽然依旧流了满面,情绪会慢好起来。

所以渐渐的,我这个矫矫人的人除了妈妈外,只跟我的大姐哄,其它的哥哥姐姐碰一下,我就会嚎一小上午或一个晚上,爸爸也不让抱一下。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八岁了,上学了,大姐也长成了个大姑娘了,而且非常漂亮,由于家里的条件不好,大姐只念到了初中就不念了,我们仨姐妹的文化是一样的,初中都没有毕业,还都是只念了半学期。

姐姐十九岁那年就结婚了,嫁给了本村的一户,家里有九个孩子的一家人,姐夫排行老二。那时的我早已记事,正和姐姐的二小姑子是同学,非常要好。姐姐的婆家就和我家隔一个后墙头,我这下几乎成天长到了姐姐家,放学写作业,写完作业和姐姐的小姑子们玩,姐姐有四个小姑子,一个个挨尖大。

我第一次拿锄头铲地,是十三岁,说什么也不肯念书的我,上到小学五年级就不念了,就和我的大姐学锄地。记得当时是锄我家壕外的那块地,叫三泡子,我拿的锄头比我还高,可我会用左右手来回的铲,两个撇的活。大姐当时向我许愿,说,帮她铲完地里的活,给我买灯笼衫穿。灯笼衫是那时候非常流行的一件短袖。䄂子和全身都是压着细细的百褶,非常好看。说话算话的大姐有一天真的给我买了件雪白的灯笼衫。可我觉得在家干活太累了,一年后又一次走进了学校,降了一级,本来是和二姐同班,她为了等我,十岁才上的学。

一晃我也结婚了,我的每一次经历都离不开大姐,生儿子时,姐姐在我身边,08年手术时,是姐姐扔下了正在做月子的儿媳,来医院陪我。每一年的秋收,都有姐姐的帮忙,我的地多,姐姐和姐夫会在忙完了自家的地,还没有扒玉米皮的情况下,来帮我掰没有弄完的地。

时间的记忆抹去了好多往事,有的已经忘了,但姐妹亲情永远埋在心底。当年的大姐差点和姐夫分手,悄悄的告诉你们,姐夫长得很丑,小眼睛和细米拉的似的。就因为姐夫家过的那四百多块钱的礼钱,让哥哥们上学用了几十块,凑不上,姐姐含着委屈的泪穿上了嫁衣,可是今天的姐姐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姐夫被屯子里的人称为模范丈夫,他对姐姐知疼知热,只要他在家不出去跑买卖,他会包了家里所有的活,做饭,刷碗,拖地。和大姐一起上地干农活回来,大姐只管上炕歇着,什么也不用大姐去做。大姐现在天天忙走在两个儿子家,哄孙子,幸福而开心的生活。

一个男人不论你长得怎样,不论你在外人眼里如何,只要你能让你的妻子感觉到幸福,今生没有遗憾,有个完美的家,你就是成功的。

女人一辈子不求吃什么?穿什么?只要有个真心疼爱她的人,给她一个有温暖的家,比什么都重要。

湖北哪些医院治癫痫病最好武汉治癫痫的费用陕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最专业上海市到哪看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