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城市里的知了声(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历史军事

离开乡村,久居小城,听到的知了声少了,不只是少了,感觉也大不一样了。

有着乡村、城市双重经历的人,一听就听出了知了叫声的不同。城里知了少,自然叫声就少。有时像一位歌唱家在独唱,显得太孤单,自觉无味,唱着唱着就不唱了,“吱”的一声洒下一泡尿就飞走了,徒留下一片沉寂;有时像两位歌唱家二重唱,你唱三两句,我唱三两句,算是有点味道,可还是有些单调不成气候。进城已二十多年,我从未听过大片的知了叫声。

知了少、知了声少的个种原因,是因为城里的土地大都被楼房、水泥遮盖了,土地少了,树木少了,知了赖以繁衍生息的空间少了,连个地方不给它,还想听它更多美妙的歌唱吗?

和小城比起来,乡村就不同了。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土地辽阔,树林繁多,给了这些“乡村歌唱家”提供了广阔的舞台,任由它们放声高歌,歌唱乡村,唱响夏天,每到夏天。无论你闲坐时、驻足间、行走中,不经意间就会听到“吱、吱”的知了声。有时一只领唱,众蝉合鸣,接着就是一片片声音。那悦耳的知了声带着乡土的气息,夹着泥土的芳香,沾着树叶的露珠,缠绵而来,响成一片,唱出了无比欢乐的歌,唱出了天籁之音,唱响了乡民内心深处的声音,真可谓是:知了声声惹人醉,百姓心里那个美!

乡村知了叫声热烈奔放,时而高亢,时而低吟,时而激越,时而婉转。知了的门类不同,都有着不同的唱法,假若对知了见得多了,听得叫声多了,也就分辨的很清了。有一种结柳儿,“吱、吱”叫着,声音特大,它是通俗唱法;一种叫知子的,个儿很小,就像结柳儿的子女,叫起来发出很小的“吱子、吱子”声音,它是童声唱法;名字乌悠叫起来发出“乌悠、乌悠、乌悠”的声音,抑扬顿挫,委婉动听,它是美声唱法。还有一种叫噪的知了,叫起来始终是“噪、噪……”的长音,就像笛子等乐器发出的声音,它是民族唱法。

要说城市里的知了声,即便同在小城在不同的时空也会听到不同的知了声,我曾在闲坐时、驻足间、漫步中聆听知了声,种种听法,韵味悠长。

我曾在假日里独坐家中听知了声。那天我坐在电脑旁正在写一篇文章,忽听窗外传来一阵知了声,“乌悠、乌悠、乌悠”,美妙的知了声瞬即打乱了我的思路,我也就没心思往下写了。我猜测知了是栖在阳台窗外的某一棵大树上,就索性悄默声地坐到阳台竹椅上静听,可它又不叫了,等我回到电脑旁它又叫起来,且叫得更动听了,我往阳台走去,还没走到它又不叫了,好像故意捉弄人似的。

我曾站在站点等车时听知了声。因我迁新居后离单位较远,常常坐公交车上班,也就多了些接触外界声息的机会。一次,我正站在站点旁一片绿荫下等车时,忽听前方树上响起嘹亮的知了声,“噪……噪……”叫着,我完全沉浸在知了这美妙歌声里,勾起了我对儿时美好的回忆,公交车驶过了,我才恍然,赶紧向司机师傅招手,相识的司机师傅赶紧停下了车。

我曾漫步在公园、植物园、公路边听知了声。这些地方的树林一片片一溜溜,知了叫声此起彼伏,娓娓动听,虽比不上乡村里的知了声叫得响叫得欢,但也震动了我的心弦,感觉心情好极了。前些天我正沿着小区附近公路旁的树林下从南往北行走着,一边走一边听着高枝上的欢声。这时迎面走过来四五个男女,因天黑看不清模样。走近时,听一高个青年女子低声说:“知了产卵在地下埋三年才能长成知了猴,知了猴出土后才能蜕变为知了。”她刚说完,就打开手机上的手电模式低着头到旁边的树林下寻挖知了猴去了。我当时就在寻思,明知道知了的生长不易,却反其道而行之,断了它的后路。小城里像她这样热衷于挖知了猴的大有人在,难怪知了猴越来越少了,知了越来越少了,知了声越来越少了。

久居钢筋、水泥组合的方块里,偶尔听听知了声,是那么的美妙动听,慢慢回味着,沉醉其中……

乌鲁木齐哪家治癫痫病好治疗癫痫卡马西平郑州能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漯河市治疗癫痫病靠谱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