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湘鄂行之高峡出平湖(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科幻小说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喜欢李太白的绝美名诗,更憧憬向往三峡奇特的景观。偶至宜昌,自当拜访三峡了。

至旅游咨询处查询,游三峡很是方便,乘游轮上溯,三日内可览尽三峡风光至重庆。可受行程所限,既没有三日时光供挥霍,最终目的地也不是重庆,看来还是要错过三峡了。旅行社工作人员看出我的心思,就给我推荐了“两坝一峡”一日游,“两坝”指葛洲坝和三峡大坝,“一峡”指西陵峡。还说西陵峡是三峡最险处,滩多流急,两岸怪石横陈。我想了想,至少可以游览三峡之景观,也算是略慰失望之情,遂决定结伴参加这次“两坝一峡”一日游。

翌日上午八时,冒着大雨赶到长江宜昌段九号码头匆匆办好手续,我们一行六人登上了“长江六号”游轮。船分三层,我们一上船就沿着走道直奔第三层,只见网球场大小的后甲板分三列安放了若干排座椅,我们并没有坐下来而是直奔船尾,俯瞰螺旋浆激起一层层的浪花,卷起一个个的旋涡,划过一道深深的水沟。

八时三十分游轮准时起航,游轮开起来非常平稳。远眺长江两岸是连绵起伏的山峰,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偶尔才可见高楼出于山峰之上。船行了一会儿,一直淅淅沥沥的雨竟然停了,只是太阳不肯露出笑脸来。船行一小时游船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大坝,广播里通知说已经到了葛洲坝,望着眼前这雄伟的大坝,让我兴奋不已,“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我想只有这句诗可以形容我眼前的一切了。广播里接着介绍葛洲坝水利枢纽是长江上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低水头大流量、径流式水电站,年发电量157亿千瓦时,同时提醒旅客注意,需要过船闸翻越葛洲坝大坝。

要过船闸?这一消息顿时让没有亲睹这个场景的我兴趣盎然,眼睛紧紧盯着渐渐逼近的大坝坝体,想要发现过船闸与平常行驶的不同。游轮缓缓的驶进葛洲坝船闸,后面还跟着一艘较小消防船,我们仿佛置身于狭窄的胡同里,船头正对两扇钢铁大门,门缝里还渗着缕缕江水,两边的闸体离船舷仅有两米左右,犹如山崖一般耸立,让人感觉像被关进了笼子,不由自主有些慌乱,又有些莫名的兴奋。随着船尾闸门关闭,船闸开始注水了,江水从左右两面的闸体上的水孔同时流进船闸,游轮随着水面直线抬升,仅仅五分钟水面就抬升了五十米,与坝后的水面一样高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发出尖叫声,眼都不眨地盯着游轮由坝底提升到坝顶,这一过程好像是在坐电梯。如此庞大的游轮随之水面的一步步抬升平稳而迅速地抬升,顺利地过了一个个闸关,让我惊叹中国人的智慧和现代技术的神奇,为身为中国人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船头巨大的闸门徐徐打开,游轮驶进了葛洲坝后的江面,我们算是正式进了西陵峡。西陵峡西起秭归县香溪河口,东至宜昌市南津关,是长江三峡中最长的峡谷。江面因大坝而开阔了,与之前行驶的江面相比,至少扩大了十余倍,是一个真正的湖了。两岸青山连绵、奇秀险峻、清翠欲滴。游轮犁开江面,一路前行,经过了“三峡人家”、“巴国古寨”,由于旅游项目中没有相关景点的游览安排,我们也只能在游轮里远观,至于“兵书宝剑峡”、“牛肝马肺峡”、“崆岭峡”、“灯影峡”,就只能是听听名字了。随着游轮缓缓前行,江面逐渐变得窄了,两岸的山越来越险峻,悬崖峭壁越来越高,山峰婀娜多姿,舟移景动,变化万千,好像移动的一幅幅炫美壁画,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此刻天空又下起细雨来,蒙蒙细雨中两岸不时出现一些前人的摩崖石刻,惊叹这千年的各类文字石刻、石刻造像,留给后人可以触摸的人文脉络。流连沉浸于山光水色间,船却在不知不觉间靠岸了,此刻已是中午十二时左右要进午餐了。

午餐后却是不再坐船了,要坐旅游大巴游览三峡库区。此刻,雨越下越大了,我们坐车直上三峡大坝坝顶。雨中的三峡库区一眼望不到边,水波不兴,远山茫茫,大坝下的发电站、通航建筑物等部分也掩映在烟雨中,仔细听着导游的介绍:“长江三峡工程是当今世界上最大水利枢纽工程,库区总面积1084平方公里,大坝总长3035米,坝顶最高185米,正常蓄水位175米;总库容393亿立方米,电站安装32台单机容量为70万千瓦的水电机组,年发电量847亿千瓦时;安装双线5级船闸1座,可通过万吨级船队,垂直升船机1座,可快速通过3000吨级轮船,年单向通航能力5000万吨……”随后,我们又来到了185观景平台,台上已有了不少的观光客。在观景台中央竖立着水文标尺,上标262.48米。导游告诉我们,这里是大坝建筑的勘测点,也是观赏三峡工程全景的最佳位置。站在观景台上鸟瞰,三峡工程全貌、高峡平湖尽收眼底。此刻,愈发真切地感受到“当惊世界殊”的惊喜。

今天我无法游历瞿塘峡、巫峡,也无法穿透云雾欣赏三峡上游风光,但我深知,广袤的三峡库区不仅仅改变了三峡旧日风光,也排除了三峡艰险,彰显了三峡的雄险秀丽,巫山十二峰更显精神!

随同车的旅伴们在雨中又游览了三峡大坝下的截流纪念公园,下午五时我们乘大巴返回宜昌市区。

“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雄伟的三峡大坝,神奇的三峡大坝,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有时间我一定会再来看你!

天津哪家医院治癫痫效果好小儿癫痫病治疗法湖北正规癫痫医院那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