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东北】大兴安岭的冬天(散文)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科幻小说

八二年高考落榜,父母不让我再复习考学,叫我去大哥那儿找个工作,以后再找个林业工人成家。冷雨的十月,村子正收割,我带忧愁和留恋上路了,不知为什么还带了所有的课本。我没出过远门,也没坐过火车,松花江平原金色的田野向后退,而后嫩江平原,逐渐看到山脉,山脉越来越长。车走到第三天的时候,看到山坡上有雪,这是阴历八月份,我一下想起"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诗。才知道大兴安岭和当时的"胡地"一样。之后车一直在雪中行进,感觉车那么慢,呼中很远很远似的。

下火车时是早上,呼中镇正升着炊烟,那些木壳楞和红砖的房子上面一排排电视天线,这是几天来第一次有的暖意。因为有雪的原因,小镇干净素洁,被群山环抱着。这是一个林场,到处堆着木头,家家有劈材柈子垛,木板条的栅栏。

大嫂来接我了,我随着她一直向西走,是两间木壳楞的房子,进了大门有院子,有小园,这是大哥的家。

第二天早晨,刚一出门,外面在下雪,我站在雪中,不紧不慢的雪花并不凉,身上也不觉得冷。再一会儿出去,雪花变成沙粒子雪,雪落到地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天仍然是不很厚的灰云,没有变化,雪怎么变了。待我出来晾洗的衣服时,沙粒子雪又变成鹅毛大雪,真令人惊奇。第三天早晨还是下雪,天空飘着疏疏落落的雪花,天上的云彩厚的是灰云,薄的是白云,云缝中露出蓝蓝的天,太阳在云里时,把白云渡成金黄色,太阳出来时,雪花有细碎的银光。下雪的时候,空气清新湿润,远处黛色的山峦蜿蜒起伏,朦朦胧胧,近外的山又特别清晰明朗,山上片片黄了针叶的小松树,衬着白雪,像托下来的彩缎一样。在家乡时喜欢下雪,这儿的雪更好看。

林场人生活比农村好多了,和小我几岁的侄女小静一起去河边玩,去书店、电影院,很快就没有了陌生感。周围的景物很新鲜,这里十月的雪虽然下得多,下完就化掉了,只山上的雪存下来。人们穿着毛衣,外面套个厚点的外套就行了。小园子里的土豆刚起出来,又白又大,我们用铁丝编的筐装着,去挨着哥哥家的西小河,放在水里一晃,土豆就干净了。

西小河的水很浅,又清又凉,河底全是鹅卵石,上面长着水草,水碰上较大的石头或斜坡,发出哗哗的响声。它往北流很远,一路含着树木的影子,响着,绕过人家,穿过大桥,和呼玛河汇合,去更远的地方。

过了西小河是河套,河套的河指的是呼玛河,呼玛河紧挨着山,是大兴安岭最长的河,水很清,边上能看到很深的水底,水量很大,流速也很快。它呼啸着向北,急速地从大山里流出,又流进大山,扎骨冰凉,河面翻着浪花,打着旋,泛着白沬,流来的方向发出很大的哗哗声,流去的地方听到的是呜呜声,声音传很远,让人震撼和敬畏。

西河套是另一番景象,这里到处是茂密的柳树林,夹杂着榆树、杨树和小松树。松树细细的针叶黄黄的,和其它蒿草的叶子一样,还没等落下来,就被霜雪冻僵在树上,所以仍保持着蓬勃的姿态,在里面慢慢走,恍惚在秋天里。柳树的下面长着一丛丛红毛柳,柳枝殷红发亮,并带有白色的斑点。我和小静搅下一根红毛柳枝,向树上的黄叶一抽,唰--干叶落下来像下雨一样。一人多高的野玫瑰枝子上,结一串串红得发亮的浆果,非常好看,我们摘下来,看上一阵,掰开舔舔,很甜。河套走几步就出现一条小河,有的细细浅浅,淙淙地响,有的镜子般平静,里面有天空、云彩、树。很多倒木躺在河上面,它们外层已腐,成了天然的桥,有种原始的荒凉的美。

跟小静每天出去,回来后把看到的用散文的方式写下来,同时开始复习我带来的那些课本。快一个月了,催哥嫂给我找活干,哥嫂并没有给我找活。大哥说:"你不就是数学不好吗?给你找个数学老师在家教你"。我不愿在家,想去学校。

大哥托前院的小张老师给说说,我就上学了。学校要顺着西小河向北走好远才到,每天天不亮就在路上了,放学的时候,依然是在月下走,可能是这儿夜太长,雪太多的缘故,觉得有月的时候特别多,月也特别地亮。月下淡淡的山影,黑黑的树,响着水声,我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为了减少寂寞和害怕,我边走边背唐诗宋词,但家乡和模糊的前途仍在朦胧之外:踏月雪上行/寂寞脚步声/极目朦胧处/不尽悠悠情。这是我人生的第一首诗。

兴安岭的冬天越来越冷,哥哥家的木克楞房子,在炉子燃着熊熊的木头拌子时,是暖和的,学习到十一点,十二点时,炉火灭了,腿和脚都冻得不行。我把一棵白菜的根放到小碟子里,倒些水,放到房间的窗台上,慢慢地白菜根长出绿生生的叶子,并打了小小的骨朵,在兴安岭最冷的一月份,开出小黄花,这让我惊喜和鼓舞。

西小河开始被冰截成几段,在窄窄的没冻上的地方,仍看到它在冰下流出,再流入冰。后来,它冻上又鼓开,鼓开又冻上,反复几次,最后在一月几号才完全封上,我被小河的坚强深深地感染。

早上西小河的冰上有一堆堆好看的霜花,有的像花布上的图案,有的像扩大了的雪花,像树枝草叶,图案匀称完整,越接近没封冻的河面越清晰。有时,河岸上的树枝差不多整个上午都挂满霜,有的霜花闪闪发亮,不论从近处远处,正面还是反面看都是这样,像圣诞树上挂的小星星,这是家乡叫的树挂,学名雾凇。

兴安岭的人要比其它地方的人多承受许多,这里隆冬时节,白天温度都是零下三十多度,早晚就更高了。大哥每天四点多钟就出车,路又窄又滑,要跑到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山上拉木头,回来装上满满一大卡车,这样下山时就不能开快了,所以每天回来都七点来钟,星斗满天了。我早上上学,在冻住的冰面上走,穿在家时穿的棉袄冷得受不住,就把哥哥的尼子大衣穿上。从我身旁驶过的一辆辆卡车顶上,站着一些起早上山清林的人,车行驶中带起强劲的冷风,他们怎么能受得了呢,每每看到他们,我都感觉他们的脸一定冻得很疼,因为我的脸和手正冻得疼。

我很想到真正的大山里看看,在春节前的一天,哥哥终于让我去了。驾驶室里穿着大衣还很冷,走好一阵才热乎一些,但还是冻脚。大兴安岭的山脉低缓,绵长,山坡和宽阔的山间平地上,长满树,车开进山里,真正行驶在林海。这里到处是高大笔直的松树,一会儿是一大片落叶松,一会儿又是一大片苍翠的樟松、马尾松,榆树、杨树、柳树等树只有在河畔沟漟里才能看到。到了离呼中一百多里地飞虎岭,我下了车,在松林里,绕着一些两三个人合抱不过来,仰头才能看到高高树冠的大松树,置身这原始森林里,惊叹不已。这些大松树每天伐,每天往外运,为国家做了多少事啊,又想它们伐一点森林就小一点,又有些心疼。

车拐过一个弯,大片的桦树扑向眼前,又一片,雪白的树干,极其纯净。寂静遥远的山林,白桦这样站着,朴素纯美,如雪似雾。我很想抚摸它们,似乎感觉到它们摇头,叶子小声响……夜晚,它们在月光下朦胧安静,雪比它们先睡着了……

看看这些树,才想到身旁开车的哥哥,他和他的战友们,在祖国最北的边疆,付出了很多。他们六几年在这里当兵,在荒无人烟天寒地冻的山林里修铁路,公路,所有的苦都吃过,甚至付出了生命。哥哥告诉我在修一个遂道时,有几个战友被砸死,就埋在我来时经过的铁路旁边。转业后,哥哥他们又响应号召,留在这里,他们是大兴安岭首批开发和建设者。哥哥很重情,常常想家,教我唱《苏武牧羊》的歌,"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渴饮雪,饥呑毡,牧羊北海边……白发娘,望儿归,日日守空帏,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梦谁……"这饱含了哥哥他们一批军人身体和心里的苦。我知道娘是怎样想念哥哥的,她总是向北望,哥哥通常三五年才能回家一次,她每到过年过节都要哭,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哥哥在老远的地方。因为想大哥,她不让其它的哥哥弟弟再当兵。

到了拉木头的地方了,有一排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的房子,哥哥说这叫地窨子,房子越矮越暖和,山上要比镇上冷的多。进到屋子里,伐木工人和清林的人都已经上山了,在炕沿上坐着或倚着的几个人,是专门等着车来装木头的,他们的脸和衣服都像好久没洗的样子。灶里和地中间的大铁筒里,都有红红的火,屋里很暖和,只是很筒陋。谈话中知道,他们一冬天都住在这里,由于路远,又没有客车,很难回一趟家,多在过年时才下山,还得让这些拉木头的司机捎脚。雪大的时候,没有拉木头的车,他们就多少天见不到山下的人影。这里没有水,吃饭洗漱全是用雪水,菜只有白菜土豆,很少吃到肉,生活清苦又单调。他们开始装车,大木头很沉,由于配合的好,他们装得非常麻利。听哥哥说过,有伐木被砸死的事,装车也有被砸着的。

车站上,一车皮又一车皮的木头被运走,这些日日在寒冷的大森林里背井离乡的林业工人,牺牲了多少啊。

下山的时候,路边有招手要搭车的人,在大山中间,孤伶伶的。

春节快到了,小镇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表哥从山上打回狍子,飞龙,还拿回熊掌,鹿肉准备过年。西小河冻上了,呼玛河也安静地藏在冰底下,但它们的流淌,一刻没停。披着雪的大兴安山脉安静地浴日光、月光。

小镇民风纯朴,夜晚从不用锁门,自行车,一些工具等就放在院子里。

这里大多外地人,谁上谁家住一晚,吃顿饭,借点钱都是很正常的事,谁家有困难有事情,邻里朋友主动上门帮忙。这里的人不光是来自天南海北的退伍军人,还有上海或其它地方的知青,反正家乡亲人都在很远的地方,所以他们成为朋友,互相帮助。前院有个山东老太太,孤身一人,哥哥对她像自己的母亲一样,我喜欢睡她家的热炕,听她讲花生和地瓜干。

我上学的学校没有收钱,学校也没问我呆多久,我坐在课堂上,就是他们的学生了。语文老师是四十多岁的男老师,不记得和他交流过什么,只是每次作文讲评,他只念我的作文。好朋友张秋娟,我在她家吃过饭,我回到木兰的学校后,她给我寄过钱;同学邓小兰早晨一起上学,从她家拿的唐诗宋词一下喜欢上,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古典诗词,放学路上背,算是我诗歌的启萌。

我在那儿上了五个月的学,过年后就回来了,大兴安岭的风景,和人们,留在了我的生命里。后来考上学去外地上学,一次梦见那里的山,是绿的,绿得要滴下来的样子,醒来禁不住哭了。

癫痫由什么引发的武汉哪个医院癫痫好天津市癫痫医院怎样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