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雨中断想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一、   斜风,唰唰啦啦,在茂盛的法桐上,浅吟低唱;细雨,淅淅沥沥,穿过法桐,在积水处打出片片水花。雨很小,却很温情。   上周末回家,老父亲蹲在地头,用自来水浇灌蔫头耷脑的黄瓜。“这水,一方5块钱啊。”见我回来,叹口气说,“这天,唉,井都干了……”   想起小时候,为了解决一家人的油盐酱醋衣食住行,父亲除了编筐编篓,主要的就是种菜。那时候,我最盼望的就是风调雨顺。一旦遇上干旱,我可就倒霉了。   十几垄大葱,两畦芹菜,一片大白菜,需要一口井的水。拔干了,我就下到井底,一瓢一瓢往桶里舀。蹲在六七米深的井底,心中发怵,万一井塌了咋办?   仰望井口大的蓝天,一种渺小感油然而生,对“坐井观天”有了更深的理解。多年以后走出乡井,置身泰山之巅、黄河之滨、长城之上……想起当初那只蹲在井底的小“青蛙”,不禁哑然失笑。   舀满了,再爬上井沿,把水提上去……如此往返。   井边有棵高大的法桐,热得受不了了,就坐在下面休息一下。茂密宽大的法桐叶子将炽热的阳光搓碎了,扔向远处,洒下一地清凉。望着抖起了精神的蔬菜,仿佛看到了父亲赶集回来,笑眯眯,一张一张数毛票的样子。   直到井底再也渗不出水,用湿透了的毛巾擦干酸楚的汗水,太阳依旧火辣辣地炙烤着,树上的蝉儿不耐烦地嘶鸣,你是在替我抱不平吧?   晚饭时,父亲把我夸奖了一番。我压根就高兴不起来,上炕就睡了。梦中,天干了,哗哗啦啦就下起了雨。我高兴地在雨中奔跑着,欢笑着……   第二天早晨起来,竟然真的下了一夜的雨。父亲一大早就到菜园去放水去了,说,这下可别再涝死了。摸着酸痛的臂膀,捶了捶酸痛的腰,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为什么?   走出屋门,雨已经小了,就像今天的,淅淅沥沥的。我拿起铁锨向菜园走去,一路上,各家园子里都是水汪汪白晃晃的。   二龙家的菜园里各种蔬菜神气活现的,昨中午蔫头耷脑的样子踪影皆无。二龙昨天见我大汗淋漓,笑嘻嘻朝我翻白眼儿:“这么个天儿,浇上那点水有啥用呢?一会儿又让老天爷收回去了。”   “那你就等着把白菜当柴火烧吧。”我可不喜欢吊儿郎当的。   “哈哈,吉人自有天相,老天饿不死瞎眼的家雀儿。”二龙摇头晃脑地走了。   来到菜园,父亲把存水基本都放干了,两腿都被泥巴裹满了。父亲叫我站在法桐下避雨:“没有几下了,你昨天累坏了。”   看着在地头忙碌的父亲,我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个头不高,块头不大,父亲真的不像个出大力流大汗的。可惜,已经在黄土地里摸爬滚打30多个年头了。30多年,除了一儿两女,似乎再也没有收获什么。   细雨从枝桠间垂落下来,打在我的脸上,凉凉的。伸手摸了一下,眼泪也跟着流出来了。昨天被我淘干了的井差不多都满了,二龙轻飘飘的身影在远处跃动。   不知何时,父亲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是不是觉得,昨天的累白受了?”   “我……这……”我心里真的埋怨父亲。   “人哪,没有白干的活。你想啊,昨天没吃饭,今天吃饱了,能算是两天都吃了吗?”   跟在父亲后面回了家,我也没明白父亲的意思。   现在,细雨穿过楼前的法桐,也穿过老井边上的法桐,也穿过老父亲的眼帘,滋润着翠绿的黄瓜、茁壮的茄子、满架的芸豆……   我是不是懂得父亲的意思了呢?      二、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在北方这个异常干燥的环境里,这场雨来的很意外,不禁让我有些想念我的家乡。   一直很喜欢淋雨,现在也还是一样的喜欢,但却不会再那样做了,只是痴痴的想,痴痴的怀念那些能够淋雨的日子。   今天的心情有些复杂,有些痛,有些伤,有些徘徊,有些迷惘。我睁大了双眼,透过如烟的雨,我想看最终的最终,我们是否都能够如愿以偿?我想看明天的明天,等待我们的,究竟是荆棘?是鲜花?是风雨?还是阳光?   我没有过人的智慧,我看不透人世沉浮,我只看到了细雨中的苍凉。可是,颓废不是我的性格,就算是风雨兼程,我依然会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有雨走过,铺天盖地,却又细密无声。不会知道,心里,亦是这样一场雨。在这样的季节里,烟雨蒙蒙里追忆往事,心里藏着一个海,漾满了温柔与痛楚,终于明白,眼泪可以这样流。   放来一个人,不会明白,那需要多大的勇气,没有未来的故事,没有弹完的曲子,没人走过这段路。知道,不该这么笨。还以为,是冰,总不能拒绝熔化,却忘了,不是春天。   天空,自然有蝴蝶;心里,自然只容投影,从一开始,就迟到了,更没能在最美丽的季节里相遇。起风了,海潮远处是一支支渔歌,轻灵如花,悠远如尔。伸手,心异常空旷,转身,泪纷飞如雨。   这样一个日子,阳光如刚睡去的婴儿,远处看在,一朵美丽的微笑,眼角眉梢。在更远处看,也笑,亦有亦幻。也许,也许什么也不会发生,我走开,一如一粒最轻的尘埃。   背影模模糊糊,温柔的怀旧颜色。不知道,其实一直是一个爱伤感的人,就像离开,知道不该在乎,只是忍不住问:雁过无痕,可水流过,影还会在吗?而春天来了,船还会在吗?   想起那些灿烂的阳光,想起那些苍凉的石头,想起那只泊在河心的船,只是风来了,手已穿不过这些距里去抚摸旧忆。   也许有一天,会忘记,但不会是今天,所以今天,我仍然受伤,仍然不快乐。   我转身,身后的落叶萧萧而下……   北京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好医院要怎么选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