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背脚_1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摘要:这是我小时候一次背脚的真实经历,脑海里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是我终生不可多得的一笔财富。    每次游览名山,我都会在蜿蜒的山路上,看到挑夫们依然延续着人类最原始的劳作状态——肩扛腰背,用自己的体力换取生存的资本。触景生情,我就会忆起小时候背脚的往事。   在垣曲南山的深山老林里有一个叫七岔的地方,七十年代我们在那里打过毛栗,摘过山核桃,砍过椽,抬过木炭,还有过背脚的经历。   那是一个秋风萧瑟,黄叶飘落的午时,我们几个十一二岁的小学生,聚集在校园大树下,开了个“碰头会”。   芳说:“下午放假我去七岔背木板,一块能挣两块钱!”   团儿说:“我去,换了钱我想买条围巾!”   绸儿说:“我也去,我要扯两尺灯芯绒布,给自已做双新鞋!”   还有两个男生好像头天就准备好了,伸出指头做了个拉勾的样子。她们虽然在“咬耳朵”,但我听清了。一块木板能换两块钱呀,那可不是小数目,我心里痒痒的,有了钱自己可以做主,买想要的东西。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去与不去有点犹豫。等我从书包里翻出那支笔管透水尖儿开叉的钢笔,心湖里掉进了一块秤砣,铁了心,非去不可。   放学了,我们溜着墙根,看见老师刚走出校门,准备上山的几位同学便撒开脚丫过了板涧河。我说:“你们等我会儿,让我喝口水。”于是,我趴在泉边“咕咚、咕咚”灌了一肚子凉水。她们都吃了干粮,只有我干着嘴唇啥也没吃,只觉肚子里沉沉的,打个饱嗝,从嗓子眼冒出一股凉气,不管怎样肚里有水心不慌。   从学校到七岔,先得爬十里蜿蜒上坡的山路,再走五六里的下坡路,才能到达七岔八沟的老林里。时间很紧,大家迈开“十一号”一溜烟赶紧走。我本是以凉水压饥的,没想到凉水在肚子里随着走路的节奏,“咕咚、咕咚”响,把胃和肠子涮了个干净。撒了一泡尿,肚子就开始唱“空城”戏了。走路腿软没力气,满心熬煎在肚里回转,再没心情哼唱小曲。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大伙。离七岔有房子的地方还有百十米远,我们看到一堆锯好的木板,各自挑好一块背上就走。   说到背东西,本来难不倒我,背椽、背柴、抬水都不在话下。可木板平着背比肩膀宽,不好背,立着背又砍得肩膀疼痛,顶头上,又没有朝鲜族姑娘的头功,一会儿脖子就酸得受不了。幸亏我只背了一块小点的。肚子饿了,前心贴后心,脚脖腿肚子软软的,虚汗涔涔。我渐渐落在后面,喘着气紧走几步,方能看到前边的同伴。累得不行,放下木板喘口气,再背起紧跑几步。我心里揣摩着,只要能听到同伴的声音就行。这时,有两只松鼠欢快地叫着上了一棵大橡树。我细细一打量,它们各自捧着橡果吃得正香。我想到母亲用蒜水调好的橡果面凉粉,用嘴一吸就滑进肚里,松果肯定没有毛栗好吃,但既然是松鼠的挚爱,味道肯定错不了,起码不会药死人。即刻,我放下木板一头向橡树钻去。一阵风拂过,松涛阵阵,黄叶纷纷,我极力睁大眼睛寻找那圆溜溜的硬果果。扒开落叶,一会儿就捡拾了一裤袋,用嘴啃开皮乱嚼几下就咽下肚去。   一只山鸡扑棱着翅膀,从我面前飞过,我心里敲了好一阵小鼓!我大声呼喊同学的名字:芳儿——,团儿——,绸儿——只听到风鸣和大山的回音。向四周张望,偌大的林子里,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我这才意识到,谚语“站一站二里半”的真正含义。自己掉队了,我心慌意乱地回头张望,唯恐从背后跑出一只狼,突然咬住自己脖子,那我的小命瞬间就没有了。丢下换钱的木板又舍不得,我眨一眨眼睛,泪水从腮边滑落。我自言自语,埋怨起同学来:都怨芳儿,明知道我没带干粮,还要告诉我背木板能换钱。再怨团儿,我平时在学习上那么帮你,这时也不等等我!还有那面筋腿绸儿,今天怎就跑快了呢?   转念一想,怨天尤人有什么用啊!赶紧走吧,有可能他们在前边等着我呢。再次背起木板,感觉压在肩膀上的是一座小山。从地上捡起一根小棍,以左肩为支撑点,两肩平均用力,轻松了许多。我想控制自己不去想害怕的事,但是心不由已。   这时,脑子里出现了奶奶讲过的故事:山里有家人,妈妈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带孩子到外面拉臭臭,刚放地上,就被狼叼走了……我打了个寒噤,汗毛都竖起来了,感觉身后好像有狼尾随。不回头,不敢回头,抽出小棍在身后晃一晃,算是给自己害怕的心一个支撑。猛跑一阵,脚下一绊,踉踉跄跄差点摔倒,“哐啷”木板掉到地上。狠狠心丢下它朝前跑吧?好歹自己的小命应该不止两块钱!就是木板再值钱,自己被吃到狼肚子里,要钱也没有用了。   往前奔跑一段路,再扭头只看到了丢在小路上的那块木板。原来是自己吓自己,虚惊一场!伸出手掐自己一把:七个岔已翻过五个,干嘛前功尽弃?眨一眨带泪的眼睛,又返回去,正要背起木板,空旷的大山里传来了悠远绵长的叫唤声。我极力竖起耳朵细听:啊,是芳儿的声音。喜极而泣,她们没丢下我!我大声回答:“哎、哎——来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听到同伴的说话声,是芳儿和团儿。她俩异口同声:“燕儿,平时你最麻溜,今天这是怎啦?”我蠕动着干涩的嘴唇,没好意思说话。她俩抬起木板就走,我声音哑哑地说:“我记着你们的好!”她们肩上负重,步伐协调,快速向前走,我空人跟在后面,一溜小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上到坡顶,心里那个轻松,如打了胜仗一样惬意。站在高高的山顶,放眼观看,心旷神怡。桔黄色的太阳已向西山沉去,阳光柔软地抚摸着我的脸庞,几位同伴已经做好了下山的准备。上山容易下山难,负重下山更不易!不过,凡背过脚的人,下山会想办法减负的。两个男生在他们的木板小头上,钉进了一颗钉子,心细的绸儿,在路上已拽好了柔软结实的葛条,他们万事俱备,只等我赶上队,一起下山。   我慷慨地掏出了口袋里的橡果,每人分两颗,大家好奇地看着我有滋有味地咀嚼。因为这东西原来是喂猪的,他们从来没吃过,看我吃得香,也往嘴里送,可还没嚼两下都“呸呸呸”地吐了出来。我说:“哈哈,我就喜欢这种苦味道。”其实,此时我才感觉到嘴里的东西苦得难以下咽。芳儿见我皱着眉头,悄悄地问:“你肯定是饿极了才吃这个的,是吗?”我摇头,点头,又摇头。虚荣心和与生俱来的秉性,让我回答得模棱两可。   因我没有钉子,只好用葛条直接绑到木板上。绑小头还是大头?我想起“老鼠拉木掀大头在后边”这句谚语,绑住小头试一试,可还没走两步葛条就脱套了,木板赖在地上不肯走,眼看着同伴都利利索索走出百十米,我心急火燎。真是急中生智,节骨眼上,我脑海里出现了父亲用钢丝绞木桶的画面。何不试试,我先松绑,再用小棍绞紧,一圈不行拧两圈。这招管用,顺手牵羊,木板乖乖被我拉着走在下坡路上。拉木板“哗啦啦”的声音,与我哼唱的顺嘴小歌,合奏成二重曲子。小鸟欢快地展翅归巢,望一望远处的村庄里已升起袅袅炊烟。我脑门上出了冷汗,直到现在我才想起,中午出发时,没回家,也没有告诉家里人,现在天快黑了,我凭空消失了这么长时间,父母不知要着急成啥样子呢!怎么办,我站在高处对着家的方向,想用高嗓门告诉父母:“我在呢,没丢了。”但是,清了几次嗓子,喉咙还是沙哑得像蚊子哼哼。心里真有点害怕了,父亲发火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边走边在心里盘算,回去怎样向父母交待。嗯,撒个谎吧,这是错上加错。实话实说,又怕父母因心疼而打我!真是心无二用,等我走到最陡的那截路上时,木板的缓冲力砸到了我脚后跟。妈呀,生疼生疼的!拐着脚还得快点跑,没想到我操纵不了,木板不听我指挥,顺着山坡撞了下去。我心里那个恨呀,拾起一块石头,狠狠地砸过去……你个没良心的坏东西,背了你一路还和我作对。而等我睁开泪眼仔细看时,从这面坡上溜下去的木板,走了近路,自个儿溜到坡底河边了。我暗自高兴,省了我的力气了!其他的同伴从我身上受到启发,也把木板从坡上放了下去。   我正得意,一眼看见从对岸搭石上走过一个人来,我睁大眼睛细辨,应该是父亲来接我了。我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步也走不动了,只好顺势坐在一块石头上。父亲用一只胳膊夹起那块木板,抬头叫我赶紧下去,我不应声。说真话,除了没力气以外,我还有点不敢下去的意思!父亲肯定在火气头上,此时下去,还不挨打呀!父亲已过了搭石,我还纹丝没动。父亲大叫:“还不快下来!”我颤着声音说:“您要不打我,我就下去!”“不会打你的!快下来吧!”我站起来,感觉腿如棉花,立不直了,吃力地抖着腿一步一挨下到河边,极力做出轻松的样子。但过搭石时,还是一脚踩进了河里,已露脚丫的布鞋全湿了。父亲没走到跟前,我就大哭着返回头逃跑,父亲紧赶几步,抓住了我说:“傻闺女,跑什么?累成这样,我还舍得打你?”   父亲边说着话,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红薯。我一看,是我最爱吃的那种,张大嘴巴咬一口,但整个口腔一点唾液都没有,死活咽不下去。河里有水,但我知道水不干净,喝不得。父亲爱怜地看着我说:“到河边照一照吧。”   清澈的河水里,映出了一个披头散发,汗道泪痕满面的小丫头,粗布汗衫肩头磨破了一个洞。我为这次行动后悔了,感到有点得不偿失。父亲不仅没有批评我,还表扬我知道担当,会为父母分忧。那时,对于“担当、分忧”的具体含义,似乎还不完全明白,但是我确实切身体会到了,自己劳动所得,心里踏实。我问父亲:“您怎么知道我去背脚了?”父亲说:“鼻子下是嘴巴呀,芳儿妈告诉我的。”   收购站离学校不远,父亲直接把木板送去了,我第一次拿到了自己赚来的一块八毛钱,数了又数,装进口袋怕丢了,攒得手心里出汗。父亲在收购站要了一碗开水,而我感觉水也咽不下去了。父亲说:“饿过晌了,可能肠子黏住了。”我一想,是否喉咙也黏住了,那不是要死了吗?情急之下,我猛喝了一大口,挤住眼睛使劲儿往下咽,哎哟差点噎死,“咔,咔——”脸上憋得通红。父亲边拍我的背边说:“以后做事要量力而行,万万不敢像今天一样蛮干了!”我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   那晚,我是趴在父亲仁慈宽厚的背上回家的。那一块八毛钱,圆了我买一支好钢笔的梦想。   如今想来,这苦难的经历,是我人生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既培养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又磨砺了坚强的意志! 哈尔滨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不同年龄段癫痫的临床症状青海癫痫的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