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菊韵】隐私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精华作品
破坏: 阅读:1519发表时间:2014-11-11 17:14:51


   提起隐私,我要说的这件事一直是我不愿提及的,与其说害怕别人知道,还不如说我一直在逃避这件事情。可是,任我怎么逃避,它依然就那么固执地存在着,仿若一块石头,沉沉的压在我的心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乃至于压榨出深深的痛,让人滴泪成血。还是将它撕开来吧,也许这样会好受点。
   前些日子,我们全家上下一直在忙着张罗一件事情,那就是给父亲选墓地,造墓穴。为了这件事,哥、姐和弟弟他们都回去了,和父母亲商量,找风水先生看地方、定建墓地的日子以及工匠。后来还听说,母亲又安排姐姐为父亲订做了寿衣。而我因为要上班,顾不上回去。另一方面,关于这样的事情,我总是觉得自己就像个白痴一样,没有一点主张,也实在是插不上手。
   关于父亲的病情,我们兄弟姐妹一直瞒着两位老人,不敢告知实情,记得九月份哥嫂领父亲在北京307医院看病时,哥在病房外面偷偷地把拍片的结果撕了下来才拿给父亲。但是我猜想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对自己的病情肯定还是有所了解的。最近一段时间,突然感觉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变得精明了很多,他会计较护士把他的病号服换成了小号,他会自己找到食堂打饭,他还会时不时顽皮的和小护士开玩笑......相信他看到307医院那么多病人,肯定也会对自己的病情有所觉察吧。要不然,这次从哥家回来,为什么要主张为自己造坟墓呢?
   为未亡人造坟墓的事情其实在现在也不是个新鲜事,可是,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总觉得提起这件事就离父亲大去的日子不远了......痛,蚀骨穿心,活了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滋味,以至于每每想到这件事就会泪眼朦胧。可是,我却又是如此的无助与无可奈何,我甚至连伺候父亲的时间都没有。很感谢上苍给了我洛阳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很感激他们的付出,而我,却像个无助的孩子,远远地躲在角落里伤心落泪,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干些什么。
   周末回去看看吧,看看造墓穴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能帮得上什么忙。正好父亲也不放心,随姐姐和弟弟回到老家。老家院子里堆成小山似的玉米已经卖光了,想到母亲终于可以放心的到呼市过冬了,心里不禁踏实了许多。父亲的病情也有所好转,看上去精神状态也比前些日子好多了,面色红润了不少,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为了此次造墓的事情,姐姐还专门请了风水先生,并按风水先生的要求提前准备好了金、木、水、火、土几样东西,说是要放在墓地的。这几样东西也是有讲究的,金是黄金,木是柏木,水是从布达拉宫请回来的圣水,火是香火,土也是从秦岭取回来的。看到一家人很郑重的看待这件事情,也没有悲伤地情绪,我也就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下午,我们一家人和风水先生到墓地安放准备的几样东西。墓地里建造墓地的是父子四人,已经用石头、水泥砌好了东西两堵墙,我们去的正是时候。他们的父亲是个高个子老汉,看到我们的到来,很热情的和父亲攀谈起来,听老汉讲,他们每年最少也得砌十来个墓地,还举了好几个墓地砌好后病人病情好转的例子。随着他们的交谈,我心里的苦涩也慢慢消失了,原先对于建造墓地的排斥也彻底消失了。也许,还是我小心眼了罢,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为生者建造墓地呢。也许,这个举动也会让父亲的病好起来吧。但愿如此。
   这时候,我又想到了曾经参加过的一场基督教的葬礼,在牧师的眼里,逝者不是永远的离开,而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我们的情绪也因为牧师的一番话变得不那么悲哀了。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吧,也许一切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感伤。这样想着,这些日子以来积郁于心中的情绪也不再那么痛了,我也终于有勇气把它写出来了。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正如苏轼所说的那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既然我们没法左右这些,就只能在我们的亲人们在一起的时候,加倍珍惜,好好呵护,这样,才不会留下更多的遗憾。

共 1515 字 1 页荆门老年癫痫病的治疗 西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pn=1" class="pre">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