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今日巴别塔(散文)_1

    欧洲,在某些人看来,就是一座大型博物馆,壮阔、古老、斑驳。从教堂皇城到迷宫陵墓,从地表到地下,呈现处处斑斓。宗教哲学、建筑雕塑、绘画音乐,戏剧舞蹈,文学及至天文地理,实在辉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父亲最后的日子(散文)

    父亲生命中最后的日子我把它定位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那是春二三月,我左脚裂纹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刚好点就去给九年级毕业班同学上课。毕业班呀,我已经耽误了孩子不少课程。那天中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走过】夏风起处,云不歇雨不住(散文)

    要想感受夏天的味道,还是得走进乡村。乡下的风,从田野里掠过,带来的不是城市里的干燥与彷徨,而是湿润与温情。你只有走进田野,才能辨别出哪是真正的花香,哪是真正的草香。就像只有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觅知音(散文)

    (一)蝴蝶飞进我的心口“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不知能作几日停留,我们已经分别的太久太久……”耳边回荡着毛阿敏的《思念》,我也开始思念那个与一起走过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落雪无声(散文)

    快要下班的时候,不知是谁轻轻地说了一声:“下雪了!”办公室里的我不由得抬起头来,目光转向窗外,哇!天上地下早已是一片银白了,外面洁净而肃穆,似乎没有寒风在肆虐,那小小的轻盈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人烧包是要付出代价的(散文)

    人心都是肉长的,可肉长的不一定都是人心。当然也不一定都是狗心。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吐出象牙的不一定没有狗嘴。如果不能够逃避,那干脆还不如硬起头皮。——我原来的一个手下因为恋爱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酒家】如初(征文散文)_5

    当风儿吹过这里,双脚踏在故乡的土地。说是故乡,其实是先生的老家,江汉平原深处的一个小村庄。村庄无山。白蒙蒙的天空罩在头顶。举目望去,视线不是被排成行的房屋挡住,就是被田边地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掬一捧诗意,何处安放(散文)

    你是我翰墨渲染的画卷,诗意挥洒了浪漫,灵动,在水的柔媚里嬗变。——题记一、淡雅我常流连在江河山川,只为等你,等一场不经意的遇见。“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粉粉淡淡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蓝翠雀(散文)

    蓝翠雀是一种山野草花的名字。是最近几天才知道那种花叫蓝翠雀的。认识蓝翠雀时我恰童年。童年的我穿碎花布衣梳翘翘辫。那时候有好多如蓝翠雀一样美丽却总也叫不上名的草花花开在我身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花事五题(散文)

    倒勾花山花烂漫的季节,开得最疯最野的要数倒勾花了。倒勾花枝条上布满勾勾刺,横生斜长纵横交错,密密的纠结在一起,牲畜近不了,樵夫樵婆绕着走。早春二月,刮起了东风,空气湿润起来了...[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