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热泪长流送恩师

来源:合肥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散文
(一)      昨天夜里张永义从合肥打来长途电话,竟是我师傅汪和平不幸车祸罹难的噩耗。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他那时只说“出大事了,出大事了,你可能马上要回来……”却始终不肯说具体究竟出了什么样的“大事”。我刚从单位办理“停薪留职”手续回到常州老家,听了这样一头雾水的消息,误以为本企业发生了什么大变故,并且很可能与自己有关。惊诧莫名之际,我忙打电话给我师傅,他是我们集团公司的总经济师,真要有个山高水低风吹草动的情况,他肯定最清楚。然而电话接通之后被告知,师傅今天刚去山东出差,本单位一切正常。那么,究竟出了什么“大事”呢?从那之后直到今天上午九点半钟,我始终都处于懵里懵懂忐忐忑忑云山雾罩状态之中,脑子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问号,做梦都未料到,九点半钟时,好朋友叶少春打来长途电话,无比悲痛地告诉我:“你的师傅走了!”。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我师傅昨天不是去山东出差了吗?叶少春哽咽着说:“是的,是在去山东的路上,车祸……”   我师傅,他可是太阳底下最好最好的好人啊!他秉性真率、他心地仁厚、聪明能干、他胸怀宽广。他以诚待人,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纯纯粹粹大写的人。为什么这样的不幸会降临到他的身上,残酷的命运要夺走他的生命?   当我此刻开始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手,不,我整个的心都在剧烈颤抖,在饮泣悲鸣。我的眼眶里,早已噙满了哀伤凄怆的泪水。当我天使般的爱人从她所在单位打电话回来询问我刚才打电话找她有什么事情时,我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伤痛,眼泪像大堤决口般流了出来。我哭着告诉她,我的师傅走了,我要赶回合肥去奔丧,去见我师傅最后一面,去为他送行,去在他灵前深深祈祷:愿我的这位不是亲人却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万万倍胜过亲人的良师益友和仁厚兄长,在去天国的路上,从此平安无恙!我接着心情沉重地对我的爱人说,你远离家乡亲人跟我来常州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未曾回家看望过父母双亲,原本打算趁国庆放假几天,让你回去一次――本该俩人共同前往的,无奈家里有一个将近九十岁的老人需要照料――且车票都已预先买好,但这样一来……我的心地善良纯美的爱人打断我的话说:“你什么都别再说了,去把买好的车票退掉,我留下来照顾老人,你现在就抓紧时间去合肥吧。”   就这样,我搭乘当天的长途客车,于傍晚时分抵达了合肥。尽管我一路马不停蹄心急火燎地赶往合肥,但我内心深处却始终无法相信更无法承认和接受这样的事实,直到我跌跌撞撞地来到我师傅住的那幢楼前,远远地望见那幢楼道门前摆放着的一长串花圈,似乎也唯有到了这时候,我才不得不相信,我的师傅他真的出了大事,真的已经离开了我们,真的已经永远都不再存在了。我的心不由猛地一阵抽搐悸痛起来。我快步冲上前去,师傅的好友鲁庆远迎上来,极其伤悲地与我双手相握。那一刻,我们相对凝咽无语。我随即转身走进了师傅家,走到了师傅的灵堂。当我向师傅的英灵深深鞠了三个躬之后,我早已泪流满面。命运这样残酷,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能说殁就殁了。难道这就叫“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为什么那么多该死的人不死,而不该死的人却偏偏过早地离开我们?   那一刻,望着罩在黑纱下面,从此永远沉默无语的师傅,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失声哭了起来。在我基本形同孤儿的漂泊人生中,始终对我亲切如长兄、关爱如师长、照顾如哥哥的长者中,我师傅就是其中之一。记得我刚进厂那些年,每逢节假日,他总是把我叫到他家,让我跟他们一起共享欢乐。在工作学习生活诸方面,他更是给予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帮助。今年三月初,我决定停薪留职回常州老家时,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文学基础虽然不错,但想指靠写作谋生则太难太难,对此你一定要有足够的准备。”后见我去意已决,他又主动为我办理善后事宜,为我联系搬家的车辆,并同时将一条皖烟硬塞到我手上,说是到时用作招待帮忙的司机等人。临别的那天,作为集团公司的副总,他又丢开繁忙的工作,亲自赶来为我送行,与我们一起忙着将家用器具一件一件往汽车上搬……谁知这一别,竟成为永远!想起这些,我再次悲不自禁,失声痛哭。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在我耳畔轻声道:你看,旁边坐着的都是汪总的弟弟妹妹们,你这样哭个不停,岂不是更让他们悲伤么?千万克制一点,啊?我当即点头擦泪,并提议去看看戴师傅――传统的规矩应该叫师娘。戴师傅的好友王芬说:她刚服了安定睡下,还是等一会再说吧。你那么远赶来,也很辛苦了,赶紧坐下来休息休息吧。于是我一边在他人让出的空位上坐下来,一边凝视着师傅的遗像深深叹息。面对如此残酷无情的事实,我们除了“江阔惟回首,天高但抚膺”(李商隐诗)之外,还能怎么样?抗议?谴责?诅咒?痛骂?争斗?管用吗?只能仰天长叹了啊!   夜里十点多钟以后,师傅家里的人渐渐少了下来。他的弟弟妹妹们都被安排到四方宾馆休息去了,戴师傅房里,也只剩下她的一个妹妹留下来照料陪伴她们母女俩。这时候,与师傅同时进厂参加工作的高朝奇师傅,点燃一支烟,然后恭恭敬敬地摆到香炉上,接着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无限悲痛地感慨道:在咱们集团公司现任副总一级的领导干部中,凡是抽烟的,几乎都抽“伸手牌”,且都是“名特优”系列。只有汪和平,每天都是自己掏腰包,他还对此自嘲说:“我烟瘾大,抽不起高档的,只能一般化将就。”如果说抽几包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话,那么请问,在他这一级领导干部中,有几个是真正时时刻刻跟职工群众心连心,时时刻刻将职工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的?又有几个是真正敢讲真话、敢办实事的?要讲谁真正忠实实践了“三个代表“的话,那就是他汪和平。说到这里,高师傅已经泣不成声,我们众人更是唏嘘不已,紧接着就是一片沉默,只有灵台上燃烧着的烛光和檀香,在闪耀跳跃着,喁喁呢喃着。许久之后,我师兄周龙符指着悬贴在墙上的挽联“德才兼备为工作鞠躬尽瘁,英年早逝追往昔含笑人间”开口道:他这一走,对我们企业,对他整个家庭都是巨大损失。他今年刚满五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黄金时段。完全可以这么说,在咱们集团公司,他现在所起的正是一种呈上启下继往开来的无人能够替代的作用。谁知道偏偏天不从人愿……周龙符说到这里,已经哽咽无语。我的另一位师兄张厚刚说,的确如此,我们的师傅可以称得上是能文能武的全才了。抓生产搞管理他是内行,搞经济促发展他讲起来更是条分缕析如数家珍。为了加快咱们企业的发展步伐,他这次去山东考察,真可谓是任重道远啊,谁知道会招来这场飞来横祸。   又是一片唏嘘。又是一片沉默。   夜越来越深沉,我们伤痛愀怆的心也在跟着一点一点往下沉。那灵台上摇曳的烛光,似乎也在应和着我们悲戚沉重的叹息而呻吟着、呜咽着,长流不止的烛泪更是其情切切,其声哀哀,显得凄然惨然,令人黯然销魂。   时间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接近第二天的零点。搬运师傅遗体的灵车正在赶往合肥的途中,明天该安排该落实的各项事务都已经安排落实好,周龙符对大家安排着,除了留下守灵的,其他人都早点回去休息了。      (二)      零点十五分,除了周龙符、张厚刚和我三个人之外,其他的人终于依依不舍地一一离去了。我们三个人是师兄弟。我们都十分敬仰和爱戴我们的师傅。现在突然面对这样无情的事实,我们三个人的悲痛之情简直难以言表。我们,尤其是我,那时候静静地面对师傅的遗像,往事又潮水般涌向脑际。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失恋的时候,由于年轻,由于太投入,抑或应该说由于太幼稚,我受不了突然被人抛弃的无情打击,冲动之下,我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我师傅得知消息后,立即叫周龙符和程辉将我送到他家,然后一把将我紧紧揽入怀中,那感人至深的一幕,我至今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他对我说的那番话我更是铭记肺腑没齿难忘。他说:“想想你的不幸身世,想想你艰难成长的历程,你应该比一般人更懂得如何善待自己如何好好珍惜这宝贵的生命呀!……”如今,他的玉石之声言犹在耳,他却从此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所爱的人和所有敬爱他的人,想到这一点,我不禁再次潸然泪下。那一刻,我是多么想放声大哭,以此来表达我对师傅的一片片拳拳之忱啊,但理智告诉我,现在不行,现在已经夜静更深,角声寒,夜阑珊。   凌晨四时许,戴师傅突然从卧室出来,望着满脸泪痕、???凄的她,我们三个人都哀怜心痛不已。我们言辞恳切地劝说着,现在才四点钟,你应该再去睡一会。她摇摇头说,她实在睡不着。我们连忙补充说让他无补觉,即便睡不着,躺在床上养养神也是好的。她再次摇摇头。她说你们不要劝我,你们三个都是汪和平的徒弟,我想跟你们一起陪陪他,一起跟他讲讲话,这样我心里反而会好受些。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们三人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们忙搬来一张靠椅,让她坐下。   “唉,谁能想到啊,前几天我还对他说,你与书记关系不错,他刚接替老总的位置,各方面都要有一个熟悉适应过程,你一定要好好协助他,把咱们的企业搞好。他回答说,戴圣璋你放心,我会尽全力的。可是才过几天啊,他就这样走了……”刚说到这里,戴师傅早已泪如泉涌,泣不成声了。   周龙符见状忙劝阻道:“戴师傅,您已经哭了整整一天了,这时候千万不能再哭了。”我则泪眼婆娑地补充说:“戴师傅您若再这样哭,我们可真要硬赶您去睡了。”张厚刚年龄最大,经见的事情比我们多,说话也更有分寸,他说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戴师傅能这样讲讲话不比憋着掖着好吗?不过戴师傅,有一点咱们现在得说清楚,你想讲什么只管讲,但不能哭,哭对身体不好这你应该知道。戴师傅点点头说,“是的,我知道,我尽量不哭。”她接着面对我说,“你二十八日夜里打来那个电话之后,我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以往他每次出差在外,都会打电话回来的,唯独这次没有。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头。于是我让汪静打她爸爸的手机,一次、二次、三次……打了无数次,都是关机,于是我又叫汪静打其他人的手机,结果全都是关机。我当时就想,肯定出事了。那时我和汪静想的最多最坏的,就是他伤在哪里了,而且伤得不轻。我对汪静说,只要你爸爸活着,哪怕他已经变成了植物人,我们也要精心服伺他,没想到他竟然就……”   这时候,戴师傅已经哭成了泪人。我们三人尽管也是泪水涟涟,但我们都强忍悲痛,一声声呼唤着戴师傅,恳请她务必节哀务必克制。我们说,汪师傅已然走了,您若再垮下去,汪静怎么办?一提她女儿,她立即一边擦泪一边说,“你们放心,为了汪静,为了汪和平的这个宝贝女儿,我会克制,我会坚强的。”   过了一会,戴师傅果然显得比刚才平静许多。周龙符站起来拿剪刀剪烛花续香时,她开始从他们夫妻关系,父女关系,直到师傅工作上、学习上、生活上等等的一系列情况,向我们一一道来,她最后概括道:“在父母面前他是孝子;在妻子面前他是知冷知热的好男人好丈夫;在女儿面前她是慈父是人生楷模;在同事面前他是弟兄是朋友;在事业上他是拼命三郎……天地良心,天底下像他这样的人真是不多啊!你们都是他的徒弟,你们应该最清楚,他从一个普通工人、一个连初中一年级都没读完的‘老三届’,直到走上今天的领导岗位,他所付出的是怎样艰辛的努力啊!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那真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啊!”   凌晨五时许,汪静醒来不见她妈妈,立刻出来,乖觉地依偎在她妈妈身旁。汪静已经临近大学毕业,正全身心投入考研的紧张准备阶段,她爸爸突然不幸罹难,这对她的打击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戴师傅望着满脸憔悴的女儿,心痛地说:“静静你再去睡一会儿。妈妈睡不着,陪着叔叔他们讲讲话。”汪静把头埋在她妈怀里,一字一顿道:“妈妈你不睡,我又怎么睡得着?”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劝说,戴师傅这才为了汪静,勉为其难地站起来,与汪静一起离开了我们。   清晨六时许,师兄周龙符的手机响起来。电话是工会的许庆章打来的,许庆章是我们单位的工会干部,专门负责职工及其家属的养老送终,尤其后者――即善后事宜,几乎成了他的专职。这次我师傅不幸罹难,噩耗传到合肥后,他照例登上汽车,一路颠簸五六百公里到达事发地,办妥一切交割手续后,又陪同我师傅(的遗体)一路风尘地往回赶。他打电话给周龙符时,他们的汽车离合肥已经只有一小时的路程了。得知这一情况后,我连忙催促周龙符赶快按昨晚的计划安排通知高朝奇和鲁庆元他们――师傅远道回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去迎接他的。周龙符点点头,他神情异样地附在我耳边说,许庆章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师傅的样子很难看。一听这话,我顿时抑止不住失声哭了起来。张厚刚一旁连忙小声劝阻道戴师傅,她们已经起来,你可千万得控制住自己啊!我一想,是的,我此刻这么一哭,万一给戴师傅和汪静看见了,岂不要误大事!我连忙找纸巾将眼泪擦干了。过去人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过去人还说,看在什么什么份上,你们就开开恩成全成全他给他一个全尸吧。可是,我的师傅,他德才双馨,人品卓越,有口皆碑,最终竟落得如此下场,那天理昭彰四个字岂不是从此要改作天理糟脏了么? 武汉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癫痫能治疗吗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哪些